我对西安的爱恨情仇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陈锵锵》,感谢作者“陈锵锵”的原创分享。】

1、小时候来过一次西安,除了无休止的晕车之外,留着的是划过长空的鸽哨声以及色彩绚丽的滑翔翼划过早晨的天空,地上的人们咣叽咣叽的拎着水桶排队提水,遇见熟人了打个招呼,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第二次到西安就是上大学了,还是晕车,不过没吐。彼时的西安已是另外的一番模样,高楼林立,人、车都急匆匆的。喜欢这座城市,所以毕业了也顺理成章的留在这城市,这么些年,还是会想起小时候初见西安的模样,便觉得现在的西安比较讨厌。

2、师兄前两日在坐车的时候手机不幸被小偷摸走,哀嚎不已,留言已对西安这城市越来越恨了。该师兄在西安读的大学,那时候他喜欢这座城市,以至于毕业后在外地工作一年后,经不住思念重新杀回西安,到现在恨这座城市,由爱生恨期间感情变化尚不足三年时间。

3、大学时期,师妹说西安这地方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我由最初的愤怒,到最后苦口婆心地替西安洗地,这座城市是与南方城市有着明显区别的北方城市,有不同的风物人情,你得仔细体悟。到现在我还是不同意师妹的观点,但却不想反驳什么。不喜欢了,当然懒得辩驳。

配图

4、年前西部网报道了曲江管委会在城墙内部建办公室一事,同一天还有一条新闻叫做严打有偿删帖,非法传谣的新闻。又,同一天本地微博“@在西安”、“@IN直播”消失(2240期之1)。当晚,微博账号“@西安发布”辟谣称:西部网关于城墙被掏建一事属于假新闻,理由是朝阳门一段不是文物,属于延伸段,又,当时城墙修复段在设计的时候内部便是空的。所以你这新闻是假新闻。当晚“@在西安”的周边账号发布一条消息:账号消失一事,新浪那边正在调查原因,具体的三天以后见。又,某账号在“@在西安”消失以后发微博庆祝:本地最大的传谣账号终于消失啦!

5、这些事儿当然有后续啦!“@在西安”终于还是消失了,如当年在西安的网站一般,都是咻的一声就消失了,我市有关部门又一次取得了网络上甘岭战役的胜利,留下如朝鲜一般的烂摊子。李安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有这么一句:人生就是在不断的告别,遗憾的是,还没好好的说一声珍重(大意如此)。所以,对于“@在西安”想说一句珍重,但连最后的道别都没有来得及。政府追寻和谐不是这么追寻的,就好比砍了姚明你郭敬明就高了?

6、后续二:城墙一事在“@西安发布”辟谣之后,“@西部网”微博评论出现大量的辱骂性评论。无论是哪条微博,和城墙有无关系,都是一致的惊人:“狗媒体,记者就是妓者,就这智商也能当记者,造谣必须道歉。”接连好几天,颇为壮观。我就想问:那你妈逼的曲江管委会到底有没有钻进城墙里?那你妈逼的之前修复城墙被设计成中空的到底你妈逼的是不是违规?那你妈逼的的“@西安发布”你们请五毛能有点儿水平不?又,你妈逼的还招聘五毛不,这事儿我能干!

7、看到这两天西安市开始吹牛逼春节期间天气状况良好,其主要原因是因为限制过年放鞭炮啦,禁止没节制的啪啪啪才有了这份好成绩。哈哈哈,那全年禁止啪啪啪,是不是全年都能是蓝天?想想这几年变化真快,那些年我们晒在西安哪里游玩的照片,这两年我们疯狂的晒西安哪天天是蓝的。

8、我不喜欢西安是有原因的,头两年是不想晚上外出被横冲直撞的拉土车给干掉了。现在主要是不想边跑步边大口吸雾霾,以及处处防贼,坐车的时候小心小偷,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反锁大门以免被撬,骑个电动车完了一定要锁好,免得被偷,因为你知道报了警…丢失的东西也不一定找得回,当然,如果是外国友人,那丢失的东西一定能够找回。你可以说,哪里都有小偷,但你见过那里的小偷有西安这么多?哪里都有雾霾,但当北京出现雾霾的时候我还能在微博上给点根蜡烛,但当有人在微博上给西安点蜡烛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比较沉重的。

9、写了这么多,说点儿好玩的。前两天去火车站接同学,路上给我分享一则事情:火车站那位拉皮条的大姐看起来好生面熟呀,好像是我在西安上大学时候在火车站见到的那位拉皮条的大姐。少侠,你真是好眼力好独特的记忆力啊。现在大家都在讲创业,跳槽跟放个屁一样说放就放,西安发展日新月异,唯有那位拉皮条的大姐却依然如故的坚守着火车站永不消失的风景,这是什么?这特么是真爱!

10、最后,再一次向已经消失的“@在西安”道一声珍重。感谢一下记者的勇敢。感谢雾霾让我更清醒,让我更有知识,让我更幽默,让西安人更团结,让西安人更平等;感谢贼城的小偷,让我加强防范意识。

我对西安的爱恨情仇 二维码相关阅读
写在@在西安@IN直播被封之后
爱在西安
编辑部的故事
故人云散尽,我亦等轻尘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