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是部好剧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别去讲理》。】

最近又重新温习了一遍《潜伏》,仍然觉得很好看。孙红雷饰演的余则成展现了一个完整立体的角色形象。噢对了,似乎每一个能够被称之为“天才”、“英雄”的主角,在踏入战场之前都是受了心中女神的感召。樱木花道如此,余则成也不例外。

他一开始仅仅是站在摇摆不定的立场上,继而因女友的政治立场开始同情共产党,最后成功转而投靠共产党。真正将余心里那杆天平倾斜的砝码不是来自共产党的说服教育,而是国民党官员的中饱私囊。打着国家民族的旗号,为自身权力和财富牟利,余内心曾经的信仰土崩瓦解。

虽然余从来都没有到过陕北延安,但他的那颗心却如此赤诚纯粹。每到夜里,打开广播,电波中那个女人的声音波澜不惊,清楚地喊出一连串的电文和数字,这个时刻是余和远在延安的同志在夜空中相会的时刻。

那是怎样的一种生活状态?在精神信仰完全敌对的环境中每天不动声色地活着,身体笔直,拎着公文包,每天面无表情地出入保密局的大楼,辗转在同事和领导之间。在这棋局迷雾之中,找出最关键的情报,送到素未谋面的同志手中。抗战胜利后,内战打响。国民党节节败退后,也到了他全身而退的时刻,谁知没走成,晚上在军用机场里,他和翠平的那次重逢让人潸然泪下。即便是隔着一条街的宽度,也不能过去打招呼。夜空中不断晃动的探照灯,身边往来的军人急匆匆的脚步都在告诉他们:此时只能相望,不能做得更多。

配图

女友看到最后红了眼睛,我安慰她说,往好的地方想,虽然余没有重新回到他信仰的国度,但起码他去的是一个更加纯粹的资本主义的社会,过起了上等人的生活,最起码他不用在 49年以后,在农村的鸡窝猪圈中生活,更不会在未来,在那个他曾经用生命搏出来的未来中,为了那个他曾经在无数个夜里辗转反侧激动难眠的信仰,身上绑起木板,插起稻草,深陷千人踩万人踏的噩梦中。

那应该是最痛苦的痛苦,比之爱人的离别,比之国民党的腐败堕落更加痛苦。如果《潜伏》有续集,我们也许能够看到一个老了的余则成,在海峡对岸如何面对大陆的种种争斗和磨难。有些时候,站在历史长河中去看个人命运的颠簸和流离,真的是让人不胜唏嘘。大时代的风云际会,让每个人如在风高浪急中颠簸前行的小船,有些时候把人推向了某个他完全不想要去的方向,但事实上却对他最为有利。

这也许就是命运最为滑稽,也是最为讽刺的地方吧。

《潜伏》是部好剧 二维码相关阅读
《爆裂鼓手》:用生命演绎生命
《推拿》:欢迎走入噩梦
从《绣春刀》到《织冬剑》
那燃烧着的雄性之魂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