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其实每个人都很鸟

据说《鸟人》是这样诞生的……

电影开拍两周前,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与迈克·尼科尔斯(《毕业生》导演)共进晚餐。

伊纳里图:“嘿,我准备拍部电影。”

尼科尔斯:“叫什么?”

伊纳里图:“《鸟人》。”

尼科尔斯:“怎么拍?”

伊纳里图:“一镜到底。”

尼科尔斯饭喷了,道:“那是灾难。”

一镜到底,很容易令人陷入昏迷,而且单一的场景可能勾起视觉疲劳。当代观众习惯了多重场景不断切换的常态式拍摄手法,忽然要看一部小众拍摄法的电影,颇有种复古怀旧之风,也许并不买账。因此,大导演尼科尔斯如此告诫。

当然,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导演伊纳里图早有心理准备,在开拍前,他给一众大牌们展现出知名杂技演员菲利浦·佩帝在双子塔之间走钢丝的照片,说了句,“伙计们,这就是我们将要拍摄的电影。我们如果跌倒,将一败涂地”,往往预先谋败的人取得成功的概率更大。这也看得出来,演员演技多好,导演导功多强。

GOOD

GOOD

人家一个“Birdman”单指男主角曾经饰演的超级英雄名,而在咱这儿,“鸟”有骂人之意,常常对鄙夷之人呼之“鸟人”,同时,“鸟”又有赞扬之意,比如说这人很牛逼,“好鸟啊!” 一只鸟,既有褒义,又有贬义,不得不慨叹汉语言博大精深。正是汉语言妙趣横生,才能用《鸟人》的片名囊括出影片所展现的正反双重意义。

说到《鸟人》,一镜到底是技术层面的出类拔萃,但是,倘若把《鸟人》的成功只看做是一镜到底的功劳,那就大错特错。实际上,《鸟人》是一部非常出彩的都市寓言。为了达到最真实的喻示效果,导演对核心故事的编排非常简单,一位饰演过超级英雄而声名大噪的过气明星希望用一部百老汇剧挽救事业,并且特意挑选迈克尔·基顿出演,因为迈克尔·基顿有着类似经历,演了两部《蝙蝠侠》红极一时,随后星途暗淡。

“鸟人”作为画外音贯穿全线,男主角从深受困扰到结尾的“不翼而飞”,是一次痊愈的治疗,是一场蜕变的过程,影片正是要表现这段治疗的过程。“鸟人”既暗指男主角昔日的辉煌,也指代男主角不愿忘却的虚荣,这与当代人常提当年勇是一个道理,当年之勇,今日之悲,二者之差,造成了内心的苦闷烦忧,所以,男主角给人一种神经病的感觉,有种毛骨悚然的可怕。

影片的开场白便是主旨,“鸟人”是刻画主旨的道具,男主角反复歇斯底里的内心戏是借鸟人抒怀的自白,如同他站在舞台上的深情入戏地自我伤害一样。自我伤害是突破瓶颈的勇气,敢于面对惨淡现实的跨步,咱们每个人又何尝不是“鸟人”呢?有某种角度来说,“鸟人”一角,才是影片真正的男主角。

鸟是人的心头肉,时间长了,人便成为鸟人。原因很简单,谁都有不想割舍的灿烂千阳,谁也都有不想隐瞒的光辉岁月,关键是,谁他妈都有不想清除的贪慕虚荣。

《《鸟人》:其实每个人都很鸟》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超能陆战队》:知识改变命运
《天将雄师》:个人英雄主义造的孽
《饥饿游戏3(上)》:嘲笑的过渡
《心花路放》:用喜剧讲爱情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