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乾县的美食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 關中生活》,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在地坑窑中吃浇汤面》】

美食是要吃的,同时也是要聊的,只有聊得好才会吃得香,因为饮食文化的精髓不一定在书本里,反而是民间闲聊中透露出真实的情况。

仲乐兄,乾县人氏,现就职于高校,是一位爱吃爱谝的人,和他聊天是一种享受。我们在一起所谝的虽然都是即兴之作,但最后都会提到吃,尤其是他老家乾县的吃,那就刹不住了。以他对乾县饮食的了解,胜过一些专家,让我非常佩服。

说到乾县的吃,莫过于锅盔和浇汤面,这两样大家差不多都了解,而且历史典故也都能知道个大概,无非是相传在为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修筑合葬墓乾陵时,因工程浩大而征用的数十万民工,吃饭成了问题,工匠们因陋就简用头盔烙馍,因而得名“锅盔”,可与现代的“压缩饼干”相媲美。

但锅盔到仲乐兄嘴里一说就不一样了。同样是锅盔,外地人也就干嚼了,但乾县人除了干吃,主要是与羊肉泡搭配。他回忆说:“当年小时候,一进县城,满城都是羊肉汤味,那个时候人们都兴吃这个,一般在上午九、十点前后,家家几乎都吃,吃了很顶饱,一天不饿。乾县的羊肉泡类似清真的水盆,把锅盔掰成小块泡在汤里,先吃肉,后吃馍,香得很。”说着说着,眼中充满了向往。

再谝这个浇汤面,更是有说道。乾县四方的口味都不一样。以乾陵为界,陵北靠近永寿,口味偏重,辣子多,大油多,面少,又辣又汪,因此当地不叫浇汤面,而叫辣子面,待客都用这个。陵南的人嘲笑陵北边的人粮食少,小气,不舍得让人吃,所以把辣椒和油放得多,哄人呢,但陵北的人可是把这当宝贝,吃得口水直流。陵南的人做浇汤面一般用植物油和芝麻油,口味比较轻。做好,端出来,你看碗里面搁的多,菜多,颜色鲜亮,看着清清爽爽。

县城以西靠近扶风,就有宝鸡风味了,搁醋了,偏酸辣。面制作的方法都一样,一种是挂面,一种是现压现擀;县城以东的口味比较杂,大油、青油都搁,偏咸。

所以外地人或不了解的人说起乾县浇汤面认为都是一样的,没有差别,但在当地人的口中,差异是非常明显地。

馇酥

馇酥

再说到乾县四宝中的馇酥,这个小吃虽然小但很有讲究,在历史上不是一般百姓吃得起的,因为这个点心的制作主要配料是马油。你想,在农村马主要耕地和运输用的,非常珍贵,不能随便杀的,也是不偖杀的,更不是随便敢杀的。所以要做这个点心非小民所为,能做能吃的都是大户人家。但这大户人家也不是天天吃,过年过节过大事的时候才会请厨师来做,是个很贵重的点心。1949年前,乾县有几家很有名的餐馆能做这个馇酥,平时也不太卖,也是逢年过节时做一些。

谝到乾县的餐馆为什么不像三原县还保留下一些老字号,可能是革命的比较彻底,这是开玩笑的话。据仲乐兄说乾县有个姓李的厨师,是三代祖传的手艺,以前祖上开过店,1949年后店没了。他考学后在县上当了老师,但手艺还在。不上课的时候经常带着儿子,带着厨具到处帮厨,县里知名的饭店和村上过事的时候就能见到他父子,很有名气。

乾县还有宴席,叫“乾州十三花”,主要是凉菜,里面有个菜叫“五凤楼”,很有特色。大户人家过事,或农村红白事的时候都会摆这个宴席,以示隆重。这个“十三花”我在渭南见过,在旬邑也有类似的,但这么多年来我在乾县没听过也没见过,这也是属于昔有今无的了。这都是乾县美食在仲乐兄脑中的记忆。

乾县因为乾陵而知名,其实乾县很早就以美食闻名了,只是时光流逝,大家忘却了。不过,有仲乐兄这样的有心人,乾县的美食一定会传承下去的。

《聊聊乾县的美食》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乾县削筋面 饮食活化石
咸阳加馍之锅盔牙子加馍
浅水塬上咥血条汤
九嵕山下烙面香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