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葱

原文首发于《这一天》,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十月围城>: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

中午和几个学车的同伴在驾校附近的面馆吃饭。轰鸣卡车一闪而过的路边,空气里煤烟与尘灰焦灼缠绵,几个人挤在逼仄的小店,埋头对付面前堆积如小丘的碗面。店主的幼子独守着一个电视,盯着芒果台的《我是歌手》重播,神情肃穆,像是参加一次神秘的宗教仪式。就在周遭吸溜溜的吞咽声里,我听到健哥的歌声响起,宛如从黝黑粗重的犀牛群闪出一头优雅轻盈的白鹿,迎着雾霭深重的云间射出的一道金光,舒缓地发出初春第一声清越之音。一瞬间鸡皮疙瘩从手臂向全身蔓延,我几乎能听到如花朵绽放的脆响。

李健在我是歌手上
李健在《我是歌手》上(图片来自网络)

就在这么一个时刻,我更加意识到一个人能谨守自己的本分,不糟蹋,不张扬,徐徐而行,我行我素的可贵。陪媳妇看芒果台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李健的存在,水木清华的歌大学一度爱听,弥漫其间的俄罗斯曲调如俄罗斯文学一样令我心仪,但也止步于此。我怀着看一档娱乐节目的松懈之心与电视及某人虚与委蛇,一边琢磨着明天的客户和迟迟不来的AE催工电话。然后健哥就这么缓缓走来,温文有礼,不动声色。别人在唱歌,他抒情,别人在文艺,他表达观点,别人在拗造型,他演示风度。他的歌喉很美,但更令人欣赏的是内敛的智性,举手投足间的分寸,和不扬不抑的文艺之风。走到今天之前,他一定有过许多的历练与修为;接受更多的人喝彩之前,他一定不缺朋友的赞许与同行;即使抹去当下的追捧,他也能安然做一个歌者与书生,不打算取悦世界,却能感染同类。

这就是一个人个体价值最优雅的体现。

我喜欢的作家李海鹏相信自己和仰慕的前辈们是一类人,都算一棵葱,即使不能学塞林格、厄普代克这些大葱一样包饺子,作为一株小葱也有拌豆腐的功用。我欣赏这样的态度,限于禀赋、际遇、执念和拖延症,没有几个人能长成参天大葱,逗引全世界的牛肉馅羊肉馅蜂拥而来,但不管如何渺小,都不应忘了自己葱的本性,即使与茂林修竹为伍,也不必在清幽一室里遮掩身上的辛辣味道,事实是,根本遮掩不了。

投靠房地产之初,除了把“初心”献给开发商的郁闷,我更深怀行业会侵袭自我的恐惧,一度挣扎在挣许多钱与保持本色的对抗之中,一株小葱的忧愁也总是忧愁不是?如今我已能伪装成务实,愿意以更职业的态度对待这份工作,将之归为一个成年人为生活所做的取舍。我甚至能举出《少年时代》的例子,儿子问搞音乐的父亲为什么去做保险,文艺爹回答:因为生活很贵。这是两年的从业经验赋予我的第一个礼物,第二个礼物是唾面自干的本领,在迎接了如此多甲方的口水之后,驾校教练的一点唾沫实在不值我一哂。

如今我从地产行业里暂时抽身,未来何去何从依然未知。内心的小男孩时不时喊一声你是葱啊你是葱啊,但每天路过的菜市场也挂满了生活很贵的警示牌。过想要的生活是一个艰难的挑战,我不确定会赢,只希望最后不要输得太惨。但两年前入行时对自己的约法三章依然有效,那就是保持锐气,保持热血,保持英俊。

这就是一株小葱历经一早上倒车入库的磨难之后,在一个苦闷的中午听到健哥天籁之音时悸动的缘由,看到一株茁壮成长的大葱香飘万里,小葱总难免心潮澎湃,像狭路相逢的小狗忍不住对同类摇摇尾巴,希图从对方抬起的前爪上,看到自己未来的足迹。

小葱 二维码相关阅读
逝去的情怀
当我们谈励志时,我们谈什么
屌丝也励志
丧家犬的乡愁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