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妈妈落泪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有删节,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德福巷的前尘今世》。】

一天早晨,我出门下楼,准备到医院去。匆匆之间,发现来辉武先生从美国打来了电话,便拐至街角一个僻静之处按键接听。彼此寒暄,略作问候。其声宏亮,其嗓朗润,显然精神是很好的。

闲聊片刻,他说:“这一段我在思考老人的保健问题。中国的老人会越来越多的,保健是非常重要的。”他顿了一下,提高腔调说:“我认为呀,一个老人千万不敢生气,一个老人一定要知足戒贪,一个老人不能不给自己留一笔钱——颐养天年是要靠钱的。”

统统在理,做到颇难。其一,并非谁都能有所积蓄,钱之多,累万叠亿,贯朽而不可校,更没有普通人的份儿。其二,普通人不易知足,特殊人知足也不易;普通人贪而无途,特殊人得贪且贪,也无法戒之。其三,生气是刀是毒,可以害命的,然而人生于世,谁能免除!大约道行极高的圣贤才能不生气吧!可惜浩浩天下,谁是圣贤?不过既然统统在理,难也应该赞之从之,鼓而励之,以不逆朋友。

母亲

来辉武先生的电话稍有停歇,他迟迟地说:“我爸是生气得病的,我妈也是生气得病的,所以老人千万不敢生气。我妈生了10个,成了8个。1994年春天,我妈因感冒住进了户县医院,马上就转为偏瘫。脑中风,生气导致的。从此以后,我妈在床上躺了两年。开始由我的姐妹照顾,不料她们竟为迟到早退吵架。尤其让我生气的,不知道是谁用热水袋烫伤了我妈的脚。谁也不承认,问不出是谁。古谚说,自古痴心父母多,孝顺子孙谁见过。又说久在床前无孝子。这些总结真对啊!我一怒之下,把照顾我妈的姐妹都赶走了。怎么办?我从5家医院共请了8个护士照顾我妈。两年之间,她没有染过褥疮。小时候我出门,我妈总是半夜起来给我烙馍让我带上,我在外,不能赶天黑回家,我妈会摇着纺车等我到天明。疼我者母亲也!知我者母亲也!我妈是1996年逝世的。如果我妈还活着,今年她103岁了…”

不料来辉武先生忽然失声大哭,一泣一泣的,使我不知所措。他65岁的悲音苍凉沉痛,隔海触心,我在街角也不禁落泪。我赶紧劝他:“保重,保重!”

电话挂断,我赶往医院。我母亲15年前患脑血栓,今年一月又患脑出血,正在重症监护室,我怕我也没有妈了!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七日附记:我母亲住院近乎两月出院,脑出血后遗症很是严重,然而度过了危险期,生命状态颇为平稳。感谢神!

我为妈妈落泪 二维码相关阅读
妈妈在 家就在
母亲哭了三次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妈妈 我爱你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