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日记]小车迷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岚皋的皮影》。上篇回顾《我的外孙刘邵阳》。】

从西安把刘昭阳接到岚皋,已经熬了一年零六个月。苦虽苦,熬过来也就不苦了。苦没了,就剩乐了,就有趣了。

对车的偏爱,是男孩的天性,刘昭阳也不例外。回岚皋的时候,一辆高档手推车撂在了西安,他妈只好向她在岚皋的同学马骞借。刚推了几次,刘昭阳新鲜劲一过就不乐意了,每次从外面回来,就急不可耐地把车弄个底朝天,不是转动轮子,就是这儿敲敲打打,车轮子上的尘土一点不剩全揩到手上,衣服裤子也未能幸免。

出门,我们干脆弃车不用,或背,或抱,或骑在脖子上,刘昭阳一点未感到失落,反而得意洋洋:怎么样?我这是因祸得福呢。当然,车并未闲着,我把该擦的地方全擦干净,专门找了合适的地方,铺上海绵垫子,不要人教,不用训练,刘昭阳每天都要当几小时义务修理工。有一天,我在街上遇到真正的修车场面,便指着让他看,街不逛了,马上闹着要回,进门就朝车跟前跑,仰躺在地,头直往车缝隙里拱,还非要我找来修理工具——一把木刀。

妈妈的同学李莎来玩,送他一辆仿真儿童警车,上了电池,一摁开关,不仅自动开门,警笛轰鸣,还有大声吆喝:不许动,我是警察!每次听到,刘昭阳就会大惊失色:赶快关了!然后就抱着警车,用力想把门打开,恨不能把自己变小钻进去。不到半月,终于掰下一只轮子,三条腿虽然能叫能跑,行驶起来不是原地打圈,就是东倒西歪,真正有些警风不整了。再过半月,他又把里面的电线弄断,好端端一辆“警车”,还未过磨合期,只好报废。

小车迷

有一段时间,在街上碰见挖掘机或推土车,就撵着看,抱都抱不走。打这之后,睡觉前要我们为他数车,如:摩托车、公交车、自行车、洒水车、三轮车、工程车、搅拌车、蹦蹦车、摇摇车,连水车、风车、纺车都上了,实在没辙了,就胡编乱造,他也不计较,只要有车就行,哪怕你重复多遍。有时见我不出声了,他还狗尾续貂,补上几辆。就这样数着数着,迷糊了,半寐了,睡着了。我知道,刘昭阳是把数车当成儿歌了,当成摇篮曲了。

他和其它小孩一样,喜欢坐超市门前摆放的摇摇车,投一元硬币,玩几分钟。每当在家有这个要求,我就翘起二郎腿,让他坐在脚背上,摇晃几下。他说不是,这是挖掘机。我赶紧说:挖呀挖,挖起一块大泥巴。然后把他往起一提,一下子就到了我的怀中,问:泥巴扔不扔?他说:扔!我就站起来,把他扔在沙发上。他爬起来,下了地,拢来说:大泥巴又来了。我只好又“挖”几下,扔几回。

刘昭阳在慢慢长大,心也大起来,有了自己的主见,再不想任人摆布,给什么要什么、给多少要多少了。比如红薯、馒头、苹果,甚至肉片,总要大,若是两块差不多,他并不轻言放弃,拿过去比较一番。我们就问:刘昭阳,你长大了开啥车呀?他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开大工程车,开大推土机,还要开大吊车,开好大好大的大卡车!我们忍不住哈哈大笑,他疑惑不解,那眼神好像在说:笑什么笑,我就是要大!

[育儿日记]小车迷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与孩子共同成长
以男人的方式教育儿子
至少我努力了
人是怎么繁殖的?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