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容忍八卦媒体

原文首发于《王天定的共识网·思想者博客》,略有删节,感谢作者“王天定”的原创分享,作者系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曾撰文《如何根治新闻寻租》。】

娱乐媒体生存状态,某种程度上是观察社会开放程度的风向标。在消灭所谓“低级趣味”方面,纳粹德国走得最彻底,我国“文革”时代也成就非凡,但哪个“干净”的时代,愿意回去的人又有多少呢?

例如娱乐媒体挖掘报道影视明星的婚恋事件,自是份内的事情。因为社会大众有娱乐的权利,在现代社会,娱乐业是一个重要产业,不要蔑视追逐八卦的社会大众,他们是一个社会娱乐业的基本支撑。影视明星等娱乐人物,是娱乐产品的生产者,同时,他们也是社会公众制造的产品,社会公众对他们工作生活的关注(或者说叫消费),成就他们的影响力。你展才艺,秀恩爱,都需要镜头对着你,那么,你怎么可能奢望你偷情幽会时镜头会躲着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做公众人物哪有不付代价的?

八卦或许惹人厌,娱记别名“狗仔队”,足以证之。但我有个谬见:娱乐媒体生存状态,某种程度上是观察社会开放程度的风向标。在消灭所谓“低级趣味”方面,纳粹德国走得最彻底,我国“文革”时代也成就非凡,但哪个“干净”的时代,愿意回去的人又有多少呢?

一个好的社会,媒体是分层的、分类的,有娱乐大众的,有为大众提供严肃新闻的,娱乐媒体,当然要有基本的底线,这就是不伤害无辜。但不宜拿严肃媒体的道德标准要求娱乐媒体,严肃媒体要做的只有两个:1、管好自己,别跟着娱乐媒体瞎炒八卦,2、做好自己的事,别在重大新闻事件发生时失声缺位。

截图

但现在我国的情况恰恰是,严肃媒体与娱乐媒体界线模糊,连带的,必然是新闻与娱乐界线模糊。不必说那些经常被官媒批评的市场化媒体,我们就以中央媒体为例,新华网发表了一篇题为《“狗仔”当道,“新闻”蒙羞–关于“文章事件”的新闻解读》的文章,作者署名是新华网记者袁汝婷、谢樱。本文的内容,大家看标题已经不难明白,新华网当然是严肃媒体,批判之声义正而辞严,但是,细看新华网主页,居然也有“娱乐门”栏目,有关“文章事件”的每一个环节,这个栏目一个都没落下。试问新华网,你们参与炒作此类事件,是不是也让新闻蒙羞呢?

造成我们媒体这种窘境的重要原因,当然在于媒体管制过死,媒体在真正重大事件报道中空间逼仄,如果媒体在本来可以充分施展拳脚的领域,像时政、经济,乃至文化等,因为条条框框过多,媒体的严肃报道难以有所作为,只好剑走偏锋,于是难免形成这样一种“黄色小报化”的媒体生态。

这个时候,最可怕的不是没完没了地炒作类似的明星绯闻,而是用娱乐化的方式报道严肃的新闻事件,一切都可以被娱乐,一切都可以被消费。类似的例子,也是不胜枚举。

为什么要容忍八卦媒体 二维码相关阅读
英国司法如何应对媒体越界
宣传部如何管理媒体
媒体还有什么价值
媒体被强奸还是被顺奸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