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日记]有原则的小吃货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小车迷》。】

谁都好吃,谁都想吃好,刘昭阳也一样,看见好吃的,眼睛就发直,声音就变样。虽说好吃,却也有原则,从不乱吃。没吃过的谨慎着吃,陌生人的东西想吃也不吃,不合口味的吃一次不想吃第二次。

能吃,首要的条件是味口好,不挑食,不偏食,吃嘛嘛香。除了白米细面,刘昭阳喜欢吃蒸红薯,汤洋芋扯面疙瘩,大馇子稀饭,包谷糁,烩饭,合渣,稀饭拌青菜,就连我做的浆水菜,也不择嫌,吃一口,开胃,吃两口,过瘾,不停地要。有些东西,特别是不能多吃的,如自家做的芝麻板糖块,糯米丸子,燕麦疙瘩,还有买的柿饼,油炸麻花,轻易不敢让其品尝,用姥姥的话说:惹不得。意思是只要吃得了味,就会哼哼叽叽,没完没了。

有一次,我们带着他赴宴,辣的硬的太油腻的不叫他尝,面前有一盘凉拌黄瓜,伸手就抓。吃一根,不过瘾;再吃一根,不解馋。一而再,再而三,不知不觉,盘子露了底。刘昭阳只图一时痛快,我们只图一时安宁,晚上睡到半夜,上吐下泄,满床狼藉,一夜都未合眼。不知刘昭阳悔不悔,反正我们后悔莫及。

有时也不仅仅为吃,还有欣赏的意味。到了水果摊,就指东指西地问:这是什么水果呀?我就不厌其烦地一一作答。遇到芒果,他硬要摸,稍不留神,就抓了一个,等我想抢下来,已经捏出水来,只好给老板丢下两块钱。老远见了西瓜,身子前倾,要扑上去的样子,大喊:好大的西瓜呀!只好把他抱拢去,让他摸够,大的抱不动,就搂小的。卖西瓜的人怕弄破了相,不好卖,我说:不要紧,坏了我们买。刘昭阳一口接过去,用岚皋方言学舌:不要紧,坏了我们买。

刘昭阳

到大姑婆家去玩,宰了自养的鸡,乌脚爪子焖得很烂,见没有骨茬子,比较安全,未放辣椒之前,给刘昭阳捞了一根。开始还小心翼翼,细嚼慢咽,随之叭叽作响,吮吸有声,几分钟便啃得一干二净,那功夫,才叫水平呢!到了食之无味的份上,也不丢手。我买了鸡,自宰自汤自剖,目的是把鸡爪弄干净,剁时从关节处截断,好让刘昭阳拿得稳当,啃得尽兴。久而久之,刘昭阳啃鸡爪出了名,到住在蔺河的三姑婆家,特意留了六根,不是我们哄下两根,有可能一顿解决。有味,就一根接一根,大快朵颐,生怕没有续的;会啃,却啃相不雅,涎水直流,脸蛋鼻头无一幸免。

想给刘昭阳吃鱼,又怕鱼刺扎了喉咙,好长时间未敢造次。有人送来一条大胖头鱼,说是从岚河里钓的,新鲜而又干净,有刺也是大刺。蒸熟了,我们在碗里仔细找寻,挑刺,自信没有问题才叫老伴“复查”。戴了老花眼镜,真正的一丝不苟,不放松任何可疑之处。谁知刚喂进嘴不久,刘昭阳嘴唇动了几动,说:有骨头!两根指头从舌尖上摸出半根细刺,吓得我们只差出冷汗了,竖起大拇指连声表扬:刘昭阳好厉害呀,连鱼刺都能取出来!他得意的同时,不停地要吃。

厨房有许多不安全因素,就在门上安了栅栏,一次包饺子,他在外面不停地摇晃,大声抗议,非要进去,姥姥用焯了水的西兰花作馅,包了一个饺子给他玩,高兴得嗷嗷直叫,换来好一阵安静。一会儿,他来到门边小声说:我吃饺饺了!仔细一看,眼泪都下来了,原来他囫囵吞枣,把一个生饺子咽了下去。吓得姥姥到处找消食片,刘昭阳显得很平静,无事一样。

[育儿日记]有原则的小吃货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的外孙刘邵阳
与孩子共同成长
以男人的方式教育儿子
至少我努力了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