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孤》:旗帜如爱

2006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斯蒂芬·斯皮尔伯格监制的影片《父辈的旗帜》上映。该片虽说没有斩获奥斯卡,但凭借其感动和指代,赢下了当年日本电影学院最佳外语片奖。在其中,这面旗帜象征着可怕的战争永远消失的心愿。

旗帜,不仅在生活中,在电影中更是一种不离不弃的内心所系的存在,比如《食神》里面鸡姐跟一帮黑社会在大排档前面对砍,只是因为黑社会“拔了鸡姐的旗”,而旗上正是她仰慕的史提芬周照片,此处,旗帜象征着爱,正如旗帜之于《失孤》。

刘德华扮演的雷泽宽的摩托上的旗是找寻失散儿子的精神动力,当年走失的儿子早已长大,很多年过去后,看照片也很难认出来。然而,旗不能丢,旗不能拔,否则,感觉自己不在路上,感觉自己不是个父亲。于是,几面旗帜一直随风招展。

彭三源拍该片前,她想找一位“在华语地区有巨大影响力”的人来演。看过《桃姐》之后,她相中了刘德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把剧本发给了刘德华,没想到,二人一拍即合。彭三源的想法是正确的,这类温文尔雅、情意绵绵、逐渐走心的影片想要征服浮躁的当代社会,若没有商业元素和巨星号召力,就会石沉大海,不为人知。市场经济决定了艺术选择,纯粹的艺术已然难再。

苦命地寻找

苦命地寻找

可惜的是,彭三源请来了刘德华,拍出的影片却不够巨星水准。整体思路显得有些发散,到最后,才拉回了一些质量。和《亲爱的》不同,《亲爱的》核心描述的是拐骗对两个家庭带来的伦理悲剧(相关:《亲爱的》:亲爱的,不只是孩子,而《失孤》着重泼墨的是“找寻”的心理状态:父亲找儿子、母亲等女儿、儿子找父母。因此,若拿这两部影片横向比较,实是对二者的不公,况且,《失孤》更带有公益性质。

影片前半部分,最大的亮点在刘德华返回再去找孩子的那场戏,将自欺欺人的心理状况表演得淋漓尽致,被打是让自己的心里好受点,这场戏表现出来的心绪便是前半部分的重要人物——刘德华——的核心价值。后半部分的回家那场戏便浓缩了孩子井柏然的核心价值,两个既矛盾又联系的主体,分别承载起前后部分,不过,拉拢前后部分的中间戏码显得凌乱和缓慢。

可喜的是,影片的结尾很有水平。大师的佛理意味悠长,不只可用于寻亲,而镜头随着佛理悠悠地拉远拉高,给刘德华驱车而去的特写,他继续寻找,事实上,他,还有观众,都不知道孩子是否还活着,故事没有明确的指示,这反倒更真实。总之,他为了内心的愧疚和父爱的根性,在路上。

旗帜如爱,飘扬如初。

《《失孤》:旗帜如爱》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澳门风云2》:论成功的必然性
《鸟人》:其实每个人都很鸟
《超能陆战队》:知识改变命运
《天将雄师》:个人英雄主义造的孽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