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287期]献血鲜成血袋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3月28日。1931年的今天国军向红军发起第二次围剿,头三十年新中国人民怒骂蒋家王朝残暴不仁,后三十年,新中国人民骂蒋家王朝剿匪不力。

[本周社会] 改口的抓捕经过

3月24日,高陵灭门案嫌犯李朴在经过十天的潜逃之后,在宝鸡一宾馆被警方抓获,同日下午被押送回西安。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对抓捕过程作了详细的说明:李朴做下如此残忍勾当的原因,是想让自己的情人过上好日子,于是心生歹念,用情人的电话骗受害人开门,杀人行凶,抢劫1800元,潜逃外地。至此,高陵灭门碎尸案宣告终结。

李朴被抓

当天《华商报》发表文章,详细描述了高陵灭门案的发生以及警方最后抓到李朴的过程,文章里写道李朴在情人的微信朋友圈看到其一位女性朋友家庭条件富裕,于是心生歹念。记者又从警方了解到,为了抓捕李朴,警方以女子身份添加李朴微信号与其聊天,经过几天的聊天之后,警方摸到了李朴的藏身之处,一举将其抓获。

这样看来,高陵灭门碎尸案是祸起于微信朋友圈,又以警方用微信钓鱼抓住嫌犯终结,典型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案例,类似的事情就是3月9日铜川警方曾用微信共享地理位置的办法找到迷路网友

但警方才不会这么想的,隔天关于警方利用女性身份接近犯罪嫌疑人的新闻就被撤掉了,转而代之以警方日夜监控,不停排查,终于通过警方绘制的关系图以及监控将嫌犯抓获。言下之意是:看,我们其实很累,废寝忘食地监控排查以及绘制李朴关系网锁定目标位置而非只用微信简单色诱。本地各大媒体也都很有默契地将新闻改写成警方努力地监控排查…

如果用警察的思维思考问题,那么改口的原因应该是:避免被“有心人”拿来说事儿,不利于宣传。

关于警方思维,西安曾有这么一件事情:2014年的时候,有网友在大明宫举行摄影活动的时候,遇到警方搞赛跑活动,其中一女警健步如飞,竟硬生生跑赢一众男同事,摄友觉得好玩,拍照将其发布在西安各大论坛…但随后而来的是该摄影活动组织方挨个儿找各大论坛管理员求爷告奶地删帖,理由是自家不知道那是国家机密,犯蠢弄出这等事情,你们赶快删了吧。

哪他妈是国家机密?国家哪有这么多机密,无非是网友在底下跟评了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警方觉得伤害了男警员的感情罢了。为了不继续扩大影响,遂动用所有手段将此事压了。

所以,此次高陵灭门案警方忽然改口,也是这原因,固有思维惯性使然。但坏就坏在现在资讯太发达了,这一改口,反而弄巧成拙,显得有点儿傻逼了。

[本周人物] 献血成瘾的医生

3月27日,《三秦都市报》及央视新闻都报道了铜川一位医生的感人事迹,该医生17年无偿献血1万多毫升。他家有38本献血证,成年人全身血液为5000多毫升,该医生17年间献血等于全身换了两遍血。虽然一个是文字稿、一个是视频新闻,但在最后都同样升华了主题:该医生为了保证血液质量,每天坚持跑步锻炼等等,以及还有两年就退休了,仍然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献好最后一管血,当然,是无偿献血的。

38本献血证
38本献血证

略有不同的是,《三秦都市报》的文章更加“感人”一点:铜川血站的工作人员透露,如果血库的A型血不够用了,他们就会给该医生打电话,每叫必到;有时候甚至不打电话,人家就自己来啦!最后血站宣传科科长无比感慨地说到:正是有这样一批志愿者的存在,铜川才会连续四届被评为全国无偿献血先进地市。

无偿献血好不好?应该是好的吧,因为无偿献血的本质在于能在将来救助他人。可我其实是反对无偿献血的,尤其是在国内!

不说外地,只说陕西本地。有关献血而产生的各种新闻都已经五光十色了。比如,宝鸡要求男女青年领结婚证前需得献血一次,后来辟谣说意思不是这样的;周至一农妇献血多年,已达到能够免费输血要求,然后在需要输血的时候,血库告急了;宝鸡一女子献血200ML却被抽400ML,血站称是失误…

我反对的一大部分原因是,献血属于自愿行为,献200ML,那就不能多抽1毫升。献血是我为人人,所期待的也是某一日,人人为我。但血库告急是尼玛蛋的原因啊?献血不是义务,即献血是出于道义,而非法律要求,这事儿不该强制执行。

这条新闻显得特别另类,血站没有A型血了,给血袋打电话,血袋pia~pia~pia地跑过来;没有说明一个正常人这么干是否科学,一味宣扬无私奉献的二逼价值观,实在让人感到有点不寒而栗。

[本周公共事件] 三线老兵求正义

3月28日,“@刘晓原律师”在twitter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三线学兵李乃棠老先生被非法集会罪案, 从上午8时30分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15时45分结束,法庭没有作宣判,李乃棠和辩护人都作无罪辩护。碑林区法院如临大敌,法庭内外大批法警,法院外面停有大批警车,几百三线学兵聚在外面声援!”

要想厘清这事情先得扫盲:三线学兵是上个世纪70年代,响应陕西省革委会征召去修三线建设襄渝铁路陕西段的学生民兵,当时他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在校初中毕业生。襄渝铁路陕西段穿行于秦巴山中,条件极为恶劣艰苦,三线学兵有一百多人把生命留在了襄渝线,登记残废人员四百多人,早逝人数远高于同龄人。

这件事情的大致思路就是秦始皇征调民夫大修长城,死伤过甚的套路。唯一不同的是,天下苦秦久矣,封建社会里还有孟姜女哭倒长城变作传奇;毛太祖打造的新社会中,李乃堂老人却被控非法集会,襄渝线上的骸骨无人捡拾。

用人之时,各种政治口号的宣传洗脑,用完之后弃之如敝屐,这倒也符合中共一贯的作风:粉饰历史,对于历史遗留问题一贯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这几年来三线学兵一直有所诉求,但并无任何过激行为,却依然被冠之以非法集会,这是为什么?因为在中国,只有政府点头,你才能合法地集会游行,例如西安的915打砸抵制日货大游行。

令人侧目的是,碑林区法院如临大敌,既然是认为其有罪,为何又调来大批法警呢?君视民以草芥,则民视君为仇寇。

真是可怜这些老先生了,竟然还相信法律的正义。

[本周交通] 涨价后,出租车服务会好吗?

在经过1月29日的出租车听涨会之后,3月27日西安市市区出租车调价通气会上宣布:西安市市区出租车运价从4月1日起上调起步9元,每公里2元(2286期之1)。在经历了被听证、被涨价之后的西安市民却始终被一个问题所困扰着:涨价我同意,但服务真的会跟上去吗?实际上我真不知道市民同意不同意涨价,但新闻就是如此写的,那么我们姑且以市民同意涨价来聊一聊。

出租车服务是否会好,其实早就能从1月份听证会之后,西安市市区出租车提价理由上窥探一二了。按照政府的解释,打车难的原因是目前的出租车起步价低了,而西安市常住人口这几年有所增加,问题放一起就是不断增长的人口数量与一直不变的起步价之间的矛盾。

但这是个错误的理论,一个的哥每月要向政府交纳8000块钱份子钱的事儿,听证会上没说,会后无解释。按2010年那场出租车听证会的结果,西安每年应该按比例增加出租车,比例为每万人25辆出租车,到2014年,实际比例依然是每万人4辆。说白了,就是特么地政府偷懒没有增加出租车。

然后移花接木转移话题到出租车运价太低,的哥收入低,你要反对涨价就是不为的哥考虑,不给他人留活路…政府干的这么熟门熟路,一方面避重就轻避开了打车难的重点问题,另一方面可以远观的哥群体跟乘客群体互掐。与人斗,其乐无穷嘛!

说这么多,其实就能看出开头所说的新闻二逼之处了,市民为什么要同意涨价?哪里有先收钱再看服务的道理?

政府耍滑头,转嫁矛盾,然后背后数钱。一切都没有什么改变,出租车还是你认识的那个拒载拼座不打表的出租车,就你傻逼得多掏了钱,还依然被恶心着,你说你同意个球嘛!

[本周教育] 读球书

在全国开始拍马屁建校园足球的情况下,陕西开始动起来了!陕西省教育厅2015年将开展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校园足球四级联赛、建设265所中小学校园足球特色学校,组织10名校园足球教练员赴法国留学,选派84名政府领导、教育行政部门人员和足球特色学校校长参加国家级培训等13项校园足球活动(2286期之3)。

足球操
河南一小学足球操,被称为真正的读书顶个球。

诚然,相比北京山东等地,作为你包老乡的陕西动作确实慢了点,但步伐迈得却很大:常用的宣传套话,以及借足球而搞的政府多名高官胡吃海喝培训开始了。

各位,你也许反驳说这个想法太黑暗了,足球是一项伟大而美好的运动…事实上,我们要对一窝蜂式的活动抱有警惕。

当年大跃进各地一窝蜂虚报产量也是能想着为祖国多做点贡献,但问题是,大跃进失败告终;还有喊着素质教育的,这些年也没声音了;前二年各地组织唱红歌,现在那位还在秦城监狱呢;现在开始一窝蜂地搞足球了…

你怕不怕?又是进学校,欺负人从娃娃抓起么?政治足球有什么搞头?卖足球的人是你们的爸爸么?

似乎能预见,不远的将来,忽得又一日全国校园足球一下子没了声息。

那时候回头一看,书没读成,球没踢好,真的是读球书了。

[注]新来的小伙伴“@陈锵”又出台试写了周末版,你们看看怎么样?

[西安e报:228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26期]“长安通”被轮奸
[西安e报:1192期]摆了个乌龙
[西安e报:1557期]武警和辅警
[西安e报:1922期]帮交警罚款洗个地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