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天门山探险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人生难得几回醉》。】

在旬阳生活了几十年,天门山听说了无数遍,但一直没有去看。3月21日这天,是周六,也是春分,正好雨后天晴,阳光灿烂,几个朋友相约,驱车前往天门山去探险。

出旬阳县城,沿汉江北岸的316国道东下。朋友开车,我坐副驾驶位置悠闲自在。偏头右望,汉江碧波荡漾,江边油菜花黄,山上的草木开始发芽,嫩绿可人,与那巴山上空的蓝天白云融为一体,好一幅美丽的“空山新雨图”,让人陶醉。

不知不觉到了关口镇,车子左转要进山了。镇子坐落在在汉江北岸的秦岭余脉末端,山很大,一条关子沟将两山分开,溪流从山上奔涌下来,汇入汉江,入口的地方叫关口。我们沿沟旁的一条进山公路盘旋而上,路很窄,山很险,有点当年西康高速未通之前坐班车翻越大秦岭的感觉。

车行山顶,没路了,我们下车。看到刻着“八卦山”的石碑立在山头,人们说旬阳县城是太极城,周围有八座山形似八卦,看来天门山应是其中的一座吧。站在碑旁远望,天门山跃入眼帘,我惊呼:“到了!”朋友说,看着很近,走起来很远,没有两三个小时怕是到不了跟前。

我们一人找了一根木棍,拄杖前行。因为才下过春雨,路面有些湿滑。走过一座山梁,其中两人累了,不愿再走,就地休息。我和另外一人觉得来趟不易,坚持继续前行。

拦在我们面前的似乎还有四座山峰,山不是很大,但山势奇险。我俩稍做休息,起步爬山。这座山很陡,脚尖和鼻子尖都快要贴到山崖了,浑身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我们坚持一鼓作气,上到山梁,发现多处寨墙遗迹。原来这里过去建过山寨,住过土匪,或者义军。我们坐在寨墙上休息,想着这些石墙是建于明代还是清代?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惊心动魄的战斗?

我们开始翻越下一座山峰了。走过两座山峰间的凹地,人就站在另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了。抬头,山崖陡峭,直插云霄;低头,万丈深渊,望不见底;那条小路窄的难容双脚。我们吓得发抖,紧贴山体行走。好不容易翻过这座山峰,已是腿脚发软,四肢无力了。

天门山已经近在咫尺了,再翻一座山峰就可抵达,我显得异常兴奋。朋友说,我们已经徒步两个多小时了,剩下的这点路程,没有个把小时怕是不行。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我们丝毫不敢耽搁,挪步准备下到两山之间的凹地。朋友没走两步吓得退了回来,说没路了,不如返回去算了。我不甘心,试着下去,刚走两步就吓得直打啰嗦,只见怪石嶙峋,无处生根,确实插翅难飞了。

我在那里停了很久,觉得前功尽弃,十分可惜。这时朋友说,身后好像有路能通山下。我们疾步返回,从那条几乎看不见路的毛毛小路下山,绕了好大一圈,方才走到另一座山峰面前。没想到这座山峰比刚刚走过的那座山峰更险,路更窄。我俩手把山石边的枝条,相互照应,谨慎爬行。有些路段,有人们用铁丝捆住树干做成的简易护栏,我们就牢牢抓住它,担心稍有不慎会命丧黄泉。突然,眼前出现断崖,幸亏有人用粗细不一的木棍搭了个扶梯,方才攀爬上去。

天门山
(图片来自网络)

走过这座山峰就来到了天门山前,我们惊呆了!天门山太美了!我们放声呼喊,回音在山谷飘荡,荡气回肠。天门山很高,飞机可以穿越而过。天门山很宽,几辆汽车可以并行。天门山是两镇分界线,洞这边是关口镇地域,洞那边属双河镇管辖。我们在洞内来回穿越,不停照相,想把这大自然的美景永留身边。我们在天门山前谈天,猜想大自然到底是如何鬼斧神工辟出这个天门山?我们还猜想,是不是外星人来过这里,特意留了个记号?不论怎样猜想,最终找不出满意的答案。

从天门山回家,已经夜深人静。第二天,我用微信发了几组天门山的照片,引来未曾谋面的安康文艺界老前辈王保的关注。他说:“天门山是沿袭张家界的叫法,双河当地叫穿崖山,还有一段美丽的神话故事呢,攀强有时间再访当地土著吧”。

本来我想有机会再去一次,等挖掘出精彩故事之后,写出一篇像样的文章。但又担心时间久了,登山时的那种感觉消失,难以回味,于是草草写下上面的文字,留下遗憾。

去天门山探险 二维码相关阅读
老家门前有条河
家乡有座卧牛山
探寻蜀河古镇
老屋门前的竹园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