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山头主义

@ 四月 1,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作者“边缘思考”。作者曾撰文《贪官们,请不要在法庭上忏悔》。】

听完了最新一期的罗辑思维节目《甲午悲歌·下》,在最后的结论部分,罗胖认为中国之所以打不赢日本,并不是历史教科书说的清政府腐败无能、官兵逃跑主义等,根本的原因是相较于当时已经完成现代民族国家转型日本,中国依旧是一个传统帝国,地方各自为政,无法高效地完成战争动员体系,使得甲午战争成为李鸿章一个人的战斗。

判断一个国家现代化与否的重要标准之一,就是一个社会是否实现了从身份到契约的转型。简单来说,身份社会本质上是一种人身依附的关系结构,通过血缘、地缘等方式构建起来的一个差序格局的社会;契约社会则是一种人格平等的互利的关系结构,通过法律规范各自权利与责任构建的团体格局的社会。显然,中国传统社会是很典型的身份社会,西方现代社会则是典型的契约社会。

这个观点让我想起了最近的反腐风潮。现在落马的几个周、徐、令等大老虎,形成了所谓的“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等三大帮,通过公开新闻我们不能发现,他们的模式恰是“身份社会”明显症候,通过地缘、亲缘等传统的关系实现人身依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们的最高领导人在反腐总结中也提到,反腐就是要打破这些“山头主义、团团伙伙”所形成利益集团。

但是我们需要追问的是,反搞掉了现在的这些山头、团伙之后呢?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如果说是建立一个清正廉洁、高效亲民的政府的话,那么通过目前的反腐措施能实现吗?在我看来,目前的反腐与传统王朝的反腐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只是以新的山头取代旧的山头而已。

打老虎

我们知道,古代的帝王最担心的事情就是那些臣子门结党营私。在王朝初期,帝王的能力与威望都很强大,臣子门的结党营私最多只是依靠团伙作案的便利,多刮些民脂民膏,如果是在王朝末期,一个善于结党营私的臣子往往会取帝王而代之,比如王莽等。帝王最喜欢的臣子们只衷心做他一个人的奴才,一门心思为朝廷办事,清朝雍正的相关言论对此做了非常好的总结,可谓是帝王心思之大坦白。然后皇帝的心思终归是要落空的,就如罗胖讲到的,对一个封建地主来说,领主的领主就不是他的领主了。在传统社会中,对于大多数臣子来说,皇帝只是他上级的老板,并不是他的老板,他必须依附于他自己的老板才能步步高升,前途无量。

被媒体称为塌方式腐败的山西官场,在本质上透露中国社会依旧停留在传统的身份社会之中。我们可以设想这样一个情景:在中国官场中,一个人紧跟大领导的左右,亦步亦趋,放个屁也会论证说是奇香无比,但是平时活干得一般,中规中矩;一个人则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业务能力很强,但就是跟领导保持人格上平等,态度不卑不亢。这两个人谁升得快呢?我们以常识来说,前者被领导提拔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后者。可以说,中国官场依旧是以“身份”逻辑而不是以“契约”逻辑作为底层代码的。因此,只要这样的逻辑不改变,中国整体的社会形态就不会改变,旧山头被推平,新山头必然冒出来,永远的山头主义是其宿命。而这种逻辑在目前的极权体制下,在位统治者是不可能自己去改变的,那是在革自己的命。

永远的山头主义 二维码相关阅读
改革为什么会越改越糟?
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我为什么不爱看新闻
政府都有作恶的冲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