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

@ 四月 2, 2015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关于出门这件事》】

立春是一年之中头一个节气。这个词充满着希望来临的意味。通过料峭春风驱走寒气,春天可以稳稳立住,立住之后,开花发芽,播种收获。

我觉得是最强烈的一个仪式。从冰冻中出来回暖是不容易的,可是大自然前仆后继,每年例行四季,气势磅礴不容分说。人可以从大自然这里学习很多东西,确实要拖着自己已然很难兴奋的心往前走,凡是不要想得太认真,要有一点迎头就上的劲头,即便变形不满意,也是朝着开阔走了一步。只有扎进去才能逐步解脱。

我的名字中有个春字。随着年龄增长,才觉得春是个好字。小时候一直对父母有怨言,那么多字,这个名字好俗气。现在觉得真好。在这个立春所持的正月,贴春联、吃春卷,春雨降临、春雷滚滚,一年四季在于春。多好。博客名字也叫做:四季有春。

亲切地称呼我为春儿的,都是我的好朋友。

配图
又是一年春来到 (@Joanna四桑黛丝 3月30日摄于西安文理学院)

2012年的立春在2月4日。而这一天,是我鞍马劳顿的一天,从一大清早开始,一直到2月5日的下午,转战了三个机场,终于从尼泊尔回到家里,结束了春节的旅行生活。从大年初一飞拉萨开始,丰富凝练,逐步推进,终于落定在加德满都小小的暗暗的国际机场,等待转机香港再飞成都再回西安。

2月4日清晨提着行李站在尼泊尔南部奇特旺的街边等待班车,看着大象迈着方步缓缓走过,前一天在丛林里坐在它宽阔的脊背上亲密穿行,今天就要告别,它们和我们都装作了不认识。默默互相走过。旅行就是这样,只是记住了某些个瞬间。坐在奇特旺的河边躺椅上,落日独木舟大的水鸟,对岸大片灌木丛林。没有人大声说话。

摇摇晃晃的路,摇摇晃晃的班车,尘土飞扬。这样的物质条件却叫人唤醒真实的触感,觉得亲切可爱。虽然回来西安后从机场返回市区,道路的宽阔平整让人瞬间晕眩,让人感叹我们的物质生活真是高级啊,那个几百公里摇一天的感觉是那么美妙。

摇一天到了加德满都。坐上破旧的小出租车到达机场,那个机场的昏暗和小规模让人怀疑飞机是否会飞。可是,一切又都令人笃定。朋友说,这怎么能是首都!这怎么不能是呢?加德满都是混乱有序、脏乱而不差的奇妙的地方。很多小巷子,汽车、摩托、小摊、行人、垃圾、阳光、破旧的楼、破旧的路面,而路边,经常站着亮丽服装的女人和穿校服的帅气小男孩。城市有一股旋流、按照你看不见的流涡在快速、热气腾腾的搅动。

我坐在机场边角的长椅上,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关于这些回忆、关于博卡拉的登山,一切都香香地慢慢沉淀在心里。形成一个软软的云团,会在心里飘来飘去。而当我扑进自己的日常生活,它就消散了。神庙、苦行僧、烧尸的仪式、雪山和鸽子。而坐在高山上三面玻璃的大房子中,中间是火炉、三面近在咫尺的雪山,云朵和阳光,一直坐着,等到落日红云、星星满天。艰苦攀登的两天也烟消云散。雪山存在、人因为看见亦存在。

而陪伴我们几天的几个背工已经各自接到另一桩活或者回到家中,那几个帅气阳光单纯的青年,我们用简单的英语一路交流,我叫其中一个最帅的为电影明星。他们的体力和自在的样子真是压迫了我们,我没有任何负重已经要摇摇晃晃,而体贴的背工总在前面几步等着你,顺便玩玩身边的花草。他们穿着最简单的衣服和鞋子,竟然显得我们一身户外名牌那么惭愧。

和他们的际会也就是这样,大家坐在夜里的山上,靠在火炉边,没啥说了,互相笑笑。他们年轻自在英俊的面容,似乎他们是专门来游玩的,而实际上,他们也确实在游玩,没有将工作负担在肩上。多么好。而我,连游玩也渗入了讨厌的较真。

终于在午夜飞离尼泊尔,在清晨到达香港机场,喝到机场内的星巴克、在名品店转转,一尘不染秩序井然的现代情景令人恍惚。站在窗边看那边的大海,2月5日了,春天已经降临。回到家,还能参与元宵节的喜庆。情景多变,而我,要学会的,就是感知和离开,不粘滞也不眷恋。

立春 二维码相关阅读
春天在成都启动
过夏天
混暑假
与睡莲相对的时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