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00期]证明你爸是你爸

@ 四月 10,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4月10日。2012年的今天,号称“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电子信息行业最大外商投资项目”——韩国三星电子一期投资70亿美元的存储芯片项目,正式落户西安高新区(1205期之1)。

[1]小升初

4月10日,西安民办小升初综合素质评价网上报名开始,测评将于5月30日举行。小升初说是“测评”,其实跟高考、中考没啥区别,同样是升学考试。与往年相比(893期之11094期之11095期之11251期之本周教育1252期之11407期之71415期之21449期之41617期之11909期之本周教育),今年的“小考”每个孩子最多只能选报一所民办初中,而录取标准则是向学校提交的《陕西省小学生素质教育报告单》。

“小升初综合素质测评”分为“过程性评价”与“阶段性评价”。上述《报告单》就是过程性评价,而5月底所谓的“测评”则是阶段性评价。按2014年的情况来讲,《报告单》占了300分总分里的210分。不过今年好像从分数变成等级了,《华商报》报道称,五大名校之一的陕师大附中要求《报告单》中的评分均为A

在检索这个报告单时,本报在“家长帮社区”里发现了猫腻,一个名叫“老pen”的网友2月7日发帖称,他求人搞到一本《陕西省小学生素质教育报告单》,正要转让。

网页截图
截图来自“家长帮社区”(戳此浏览大图)

可见,只要是有主观成分的“评价”,在复杂中国就有作弊的可能。事实上,这报告单虽然占比高,但只像一块敲门砖,重头戏还是在考试上。这个考试又分为明面儿上的测评,以及见不得光的“自主招生”。《华商报》曝光了今年的第一个倒霉蛋:4月9日,西安48中自己组织考试,考上的话还需缴纳9000元才能入校。结果学校提前得知事情败露,遂取消了考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去年某些学校就绞尽脑汁自己搞小升初考试(对话:政策和对策)。今年,只能报一所学校了,家长不会傻到把鸡蛋都放在一个框里,肯定想让娃多考几个学校试试;而学校也乐得这样,一方面筛选“符合本校要求”的学生,一方面招点掏钱的学生。

这就是今年小升初市场的情况了,各个民办中学自己偷着考试的情况只会更严重,择校费会涨价,之前所谓的取消奥数、小升初改革也将会彻底成为样子货。不过,今年没有了“@在西安”,这些现象可能也就“不存在”了。

[2]城管执法记录仪

城管的执法记录仪最早出现在2013年,雁塔区城管执法局最早引进了40台(1654期之1)。到了2014年,媒体又帮着城管吹了个牛逼,说年底给全西安一线城管执法人员共3730人全部配备执法记录仪(2135期之9)。结果2015年4月9日,西安城管执法局又宣布,即日起,城管执法记录仪将推广至全市,西安3730名一线城管执法人员全部配备执法记录仪。虽然晚了点,好歹也算没食言…

至于记录仪的作用,笔者仍不乐观。各位是否还记得碑林区城管曾涉及一起命案:2013年9月10日,碑林城管暂扣一早餐摊位时,女摊贩突发疾病倒地,送医后不治(1725期之1231726期之3)。在这个案子里,城管就是带着记录仪的,但是,死者家属说城管动手了,城管说没动,两边已经扯皮了,但最终也没公布记录仪记录的完整画面。当时除了有记录仪,事发地上面还有“天网工程”摄像头,巧合的是,摄像头当天也罢工了。天网摄像头都能坏,这掌握在城管自己手中的记录仪啥时候能用,啥时候罢工,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啊。

[3]证明你爸是你爸

日前,有媒体报道北京市民处境旅游时被要求“证明我妈是我妈”,其实这不是个例,西安50多岁的刘先生称,最近他为自己办理户口迁户,高新路派出所让他先“证明我爸是我爸”。为了这份证明,刘先生请91岁的老父回原单位开了证明,又从1964年父亲的履历表中找到他是他爸儿子的“蛛丝马迹”。经过一系列的折腾,结果因为户籍警没搞清刘先生目前所住房屋的产权人是他爸,所以还是没迁成户口…现在,刘先生要么帮他爸迁户口,他随迁;要么就跟他爸办个房产过户,更麻烦。以后,户籍政策的原罪(1960期之5)又多一条:让你爹不是你爹。

[4]上户先结扎

再给户籍政策加一条罪名:剥夺你的生育权。长安区大兆乡网友“长安娃娃”讲,他的第二个孩子要在大兆接班上户口,但计生办说必须要他媳妇做结扎手术,否则不能上户。问题被反映到长安区政府后,得到回应说,根据《陕西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及其《解释》第三十三条规定“已生育两胎的,提倡选择以结扎为主的长效避孕措施”。也就是说,避孕节育措施是要有的,但哪种措施是自由选择。

对于这样的“计生政策”,律师表示,这根本是相关部门的“土规定”,从法律层面完全站不住脚。《国籍法》第四条规定,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或本人出生在中国,具有中国国籍,孩子就该无条件上中国户口,不应该有任何前置条件。而《省计生条例》中说的也是“提倡”,并非强制。

[5]特大幼女卖淫案

2014年11月,在校学生毛毛到汉阴县公安局报案称被人强奸。经查,她被人骗至宁陕县称一按摩店内从事卖淫,她借机逃走并回汉阴报警。后来警方发现,这是并非一起孤立案件,而是一起系列、团伙犯罪案件。警方调查查明,汉阴境内有4个涉嫌组织、强迫、介绍、容留少女卖淫的犯罪团伙,共有成员22人。警方多次辗转多地,将22名犯罪团伙成员抓获,解救少女24人。这些少女被胁迫至宁陕县、西安市等地的多个夜总会、按摩店从事卖淫活动,赃款由4名嫌疑人保管,其中2个组织还因为利益发生过械斗。

[6]人事任免

在4月10日的陕西省XII-XVIII人大常委会上,江泽林和白阿莹辞去副省长的请求被组织接受了。江泽林2011年被中央调到陕西来当省委委员、常委(763期之1),这次据说要回中央了。新上任的两个副省长分别是冯新柱、姜锋。这二位都是陕西人,冯新柱曾任职于陕西省农电管理局(陕西地方电力的前身),发迹于铜川,从副市长一路做到了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姜锋在省财政厅当过副厅长,后来在咸阳历任副书记、副市长、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另外,西安市纪委对车辆管理处也下手了,车辆管理处隶属于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管理处副处长倪小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车辆管理所西区分所的三名民警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其中两人已被移交司法。西区分所位于三桥地区,负责机动车登记注册、发牌、过户、驾驶员的考试发证工作等。早在2014年底,西区分所的正副两个所长就已被拿下,这下又控制了4个人,西区分所发生的事情大概快水落石出了。

[7]SOHO政策

4月9日,省政府透露,今年2月16日起,正式实施《陕西省市场主体住所(经营场所)登记管理暂行办法》。今后,网店、创意、设计等无实体店铺的商家,可以把自己家直接申请为企业住所(经营场所)了。这就是要把自由职业者统一管起来收税的节奏啊。

[8]抢出租

4月8日上午,同一家发传单公司的6个人在长安南路打车,其中一方有2人,另一方4人。出租停车后,双方都认为是自己先打到的,而对方欲强行上车,于是两方互不相让,从口角发展到了动手。民警调解也很无力,其中一方的妇女一会儿说自己头晕,一会儿说自己心脏病;另一方的妇女也指着脖子、脸上的抓痕说自己是受害者。从上午调解到下午,理法并用,双方终于握手言和,互不追究责任。

[9]太平河变白河

4月8日,有市民发现城西太平河的河水变成了乳白色,他往上游走了一公里,河水依然是乳白色。西安市太平河渠道管理中心一工作人员解释说,当天上午,鱼斗路太平十字附近一工厂着火,工厂内存放有一些塑料容器。消防废水将容器中存放的乳胶漆冲带出来,乳胶漆流入河道,使得和面形成了白色漂浮物。环保局检测称,空气中残留的异味及河道中漂浮物不会造成中毒,也不会影响周边群众健康。

[10]西安区伯

@我很爱你韩大轩”称:“临潼区建设监察局的工作人员,每天上午8:30开着车牌为‘陕A3M770’的公务车,穿着制服在临潼火车站附近吃早点,一直吃到超过9点的上班时间,去办事的人找不到人。为什么没人监督?”因为,监督的人都被嫖娼了。

[西安e报:2300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39期]春意盎然
[西安e报:1205期]日薄西山,熙来奄奄
[西安e报:1570期]兴教寺的闹剧
[西安e报:1935期]如果铁骑继续前进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