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不可及》: 探戈舞曲颠覆成网络神曲

@ 四月 11, 2015

《触不可及》,听这名字,看开篇的乱世背景,以为以此表现战争的腥风血雨、谍战的悬念丛生,对胜利或对情报的“触不可及”。事实上,并非如此。

这里的“触不可及”是指距离缘分一步之遥,贯穿影片的核心舞曲《Por Una Cabeza》出自卡洛斯·葛戴尔,便为“一步之遥”之意。可见,乱世、战争、谍战,无非都是一段凄凉的爱情故事的陪衬,用大材炒小菜,恐怕有些明珠弹雀、牛鼎烹鸡。

总体来说,《触不可及》是一部以乱世战争为背景的都市爱情时装剧,首次拍电影的赵宝刚发挥出自己拍电视剧的特长,把电影拍出了超长电视剧预告片的味道,忒有点坑,坑的是观众的期待,坑的是自己的名声,坑的是入胜的开场。这种评价对赵宝刚而言,有褒有贬,褒奖他在电视剧领域的博采众长,贬谪他在电影领域的乳臭未干,考虑到赵导出道24年,着实有些挖苦。

《触不可及》最大的败笔在于节奏匆忙,特别是对感情戏的处理,太过草率。铺垫少,转折硬,为了相爱而相爱,为了分别而分别,为了拒绝而拒绝,为了意外而意外,一切都是“为了”而为之,导致影片给人一种为了拍而拍的感觉,应付差事,敷衍了事。因此,《触不可及》很不幸地沦为了失败的爱情片,主线条与主背景风格混搭,充满冲突和尴尬,完全剔除掉谍战的成分后,只剩下《Por Una Cabeza》不厌其烦地单曲循环,探讨着苍白无力的呻吟。

这才是触不可及

这才是触不可及

影片的爱情悲剧本可避免,导演欲以刻意制造哀鸣的氛围,硬生生地给男主角傅经年加上革命信仰,给女主角取名“宁待”,意为宁愿等待、宁静等待。看上去是天作地合,男的对爱情如对事业一般忠心,女的对爱情如对男人一般奉献,戏剧化的人设没能摆脱俗套,致使伤痕累累的故事,又添上一丝散漫的喷药处理,伤口愈加难受。

此外,孙红雷的百般无奈和方中信的把敌当友都是用烂了的梗,没有任何创新。前者有《无间行者》的莱昂纳多、《卧虎》的吴镇宇,后者有《龙虎风云》的李修贤、《落水狗》的哈维·凯特尔,都比这出彩。

孙红雷对地下任务的坚持不懈,不惜大义凛然,牺牲自我,完美主义,过于虚浮,类似的遭遇在《卧虎》中的处理更加贴近生活,吴镇宇对连续不断的卧底任务已经厌倦,对上司直抒胸臆,拍桌子骂娘,说自己也是人,也有家庭,应声拒绝。这也不难理解那些前辈作品为何出彩?在于真实。

如此一看,《触不可及》不仅是矫揉造作的爱情片,还有些谄媚味道的阿谀奉承。赵宝刚牛刀小试有点钝,借着残酷的年代,一次次植入乌托邦式的浪漫重逢,硬是把20世纪30年代的探戈舞曲颠覆成21世纪的网络神曲。

《《触不可及》: 探戈舞曲颠覆成网络神曲》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万物理论》:理论敌不过现实
《失孤》:旗帜如爱
《澳门风云2》:论成功的必然性
《鸟人》:其实每个人都很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