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03期]大毒枭孙思邈

@ 四月 13,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4月13日。1943年的今天,纳粹德国宣布在苏联卡廷森林发现苏军埋葬波兰战俘的万人坑,卡廷大屠杀被揭露。

[1]一场行为艺术

很多事情在等待揭露,比如上周末发生在高新区管委会门口的这场行为艺术。由于家长们充满情绪的大字报式文章语焉不详,我们只能推断出一个比较基础的事实——一群为了孩子能在高新系学校上学的家长,在高新区购买了房子,但高新五小却因我们未知同时家长未透露的理由,拒绝接收这群孩子,因此家长们愤怒了。

行为艺术

从图片中可以看出,令家长们愤怒的G点不光是孩子无法上学和诉求无人理的既成事实,还有阿sir们的阻挡和抢横幅的行为,人民警察打着和谐的大旗干人民,也难怪他们在微博上言语杂乱地发泄情绪了。

洪桐县里无好人,但凡这类事情,最后都要归结于大西安奇葩的教育资源分配上,因为家长们没说清来龙去脉,我们只好从制度说起了。五大名校通过非市场化的手段垄断着西安大部分的优质的教育资源和生源(1909期之教育1670期之2),收取高价择校费,“海盗电台”这样评价他们——“享受政策他们说自己是公办,收高价时说自己是民办,玩弄家长于股掌之中。”

政府一手造成了这种不平衡,于是家长们被迫开始追逐教育资源,就像非洲草原上迁徙的生物一般,在学区买房就是途径之一,耗尽积蓄买到房子后,发现孩子居然上不了学区内的学校,无论什么原因,这些家长们也许都无法接受吧。

不要嘲笑这种追逐,趋利避害是最基础的人性,我们唯一能指责并嘲笑的,就是这个奇葩的教育体制。不过,因为自己身处贵国的体制圈,就不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往上爬的人,基本上脑子里都有翔。而对于那些因嘲笑贵国教育就嘲笑上述家长行为的脑残右派,他们一定不知道自己常引用名句的偶像龙应台曾经说过,要求读书用功不是为了成绩,而是为了未来能有更多的选择权(2271期之9),甚至包括逃离贵国,这是往上爬的最高境界,高考也是如此,认清体制的烂不影响大家往上爬,脑残们自己无力逃离贵国,还试图用嘲笑来拉下其他有能力通过自己努力逃离贵国的人,这就叫酱缸文化,柏杨先生的著作主要就是给这些自以为是的狗杂种写的。

[2]大毒枭孙思邈

药王

在西安某景区的孙思邈雕像解说语中,药王被翻译成了drug king,西安外国语学院英文学院教授李本县说:“drug这个词意思有药品毒品,如果把drug和king放在一起,很容易让人理解为毒枭或者贩卖毒品的黑老大。”自从有了翻译软件,这类错误层出不穷,比如这个十分写实的“浐灞生态灾难区”。

生态灾难

都市快报》的这篇小新闻还有一个细节值得玩味,新闻中并没有明确指出翻错的景区在哪里,模糊了地点要素,看来是在新闻审查的淫威下,不想用所谓的“负面新闻”得罪人吧。

[3]交警贴条公交

公园南路阳光丽城小区是228路公交始发站,但是由于没有专门场站,30多辆公交车只能违停路边,调度站工作人员表示,一到晚上,30多辆公交只能和私家车停在马路两边,由于是道路违停,公交车还多次被交警贴条,平均每天都有一辆车被贴。于是,调度站很可能面临搬迁,而搬迁就意味着站点也要随之搬离,这可让附近居民犯了愁。五毛们最常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建设性,意思就是没有解决方案就不要抱怨,可交警们在此事中的提出的唯一解决方案就是贴条,五毛们咋不去爆交警菊花呢?

[4]空巢村

陕西榆林市横山县赵石畔镇驮巷村圪洞峁,这个村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只剩下两位村民——王明厚、高生花夫妇,而据《成都商报》调查,该村其实有5个人,附近还剩下20多位老人…这样的空巢村在陕西乃至全国都不是个例,距离赵石畔镇100多公里的横山县武镇镇高崖窑村是一个曾有着1000多人的大村,而在2015年最近的一次聚会,返回的离乡者仅剩下120多人。为了钱、为了子女的教育、为了眼界和机遇,农村的年轻人们不断外出,这样的空巢村也许在未来会越来越多。

[5]园林城市复查

在煞费苦心、不惜干掉“@在西安”和“IN直播”也要拿下文明城市的名头后,大西安终于在三创活动中圆满了,不过俗话说的好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转眼又到了园林城市复查的日子,4月13日至15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组织专家组对西安市国家园林城市进行复查,届时大西安又将上下一心演好这出戏,对于你我而言,最直接的影响也许是——又没早餐吃了。

[6]看到错字怎么办

对于13岁的初一学生轩轩而言,他的天真和勇气也许第一次遭遇了社会的小挫折。4月11日下午,轩轩在家附近看到楼盘广告上印了一个错别字,由于老师经常鼓励他们提出错误及时改正,轩轩决定和妈妈一起去纠正它,但遭到了置业顾问的冷遇…妈妈希望保护孩子的勇气和热情,于是叫来《华商报》的记者,没想到轩轩对记者一连问了四个问题:“是不是现在的人不重视文化?为什么有些人觉得金钱比文化重要?这些想法是受到什么影响了?我们年轻一代是不是无法继承传统的文化?”嗯,这是一个有独立自考精神的娃,需要在磨练中成长。

[7]自制铁塔

陈旭辉,93年出生,宝鸡文理学院大三学生,由于女朋友一直向往去巴黎看埃菲尔铁塔,他在去年暑假利用了2个月的闲暇时间,用了近3000支竹签搭出来一座90厘米高的竹签版的铁塔,但喜闻乐见的是,就在女友生日前几天,他们分手了,所以塔也就未能送出…what the fuck!

[8]结婚的悲剧

结婚也是一件麻烦事。8年前,家住咸阳礼泉县的张师傅在报纸上看到了女子于某的征婚广告,他们见了4次面后就登记了,可结婚后妻子就再也联系不上,这期间两人一共见面不超过20次,于某却以各种理由一共从他那里拿走了2万多元,现在人财两失,离婚也办不了,只能上法院提起诉讼。

[9]命案

4月13日上午,周至县高庙村一户人家家里发生了命案,公公与儿媳妇双双死在家中,屋内到处都是血迹,还有极其刺鼻的农药味。据知情村民称,这起命案是公公先杀死了儿媳妇,然后喝农药自杀了…怎么说呢,这是一起有着淡淡桃色意味的命案,具体还是等阿sir的调查吧。

[10]花式篮球

短地址:http://goo.gl/oWjU30

最后,请各位欣赏一下西安邮电学院男生带来的花式篮球表演,看起来让人眼花缭乱,不知道打球时实用不实用?

[西安e报:2303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42期]省府往哪搬
[西安e报:1208期]西安城墙现代范儿
[西安e报:1573期]厚古薄今汉服梦
[西安e报:1938期]西安达人秀(IV)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