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07期]摇摆的陕西

@ 四月 17,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4月17日。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宣判:71岁高龄的高瑜被判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1]为什么是高瑜

2014年11月21日,高瑜被“秘密审判”(2161期之本周事件),拖拖拉拉到今天才宣判,结果是不出人意料地证明了“党国”法治的虚伪和荒唐。消息传出之后,全球哗然。大家都知道桂枝不要脸,但是难以接受桂枝如此不要脸。

高瑜做了什么让桂枝要对71岁高龄的老人痛下杀手?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七不讲”(1606期之1)。桂枝的吃相真是太吓人了,搞得你国人民人心惶惶,纷纷建议要在“七不讲”下面再加上一个“七不讲不要讲”,凑成“八不讲”,这样以后再有人看到类似的“国家秘密”的时候,就不会为境外“非法提供”了。

既然桂枝有一个神奇的“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那么“为境外合法提供国家秘密”,是不是就不构成在桂枝司法版图内的“犯罪”了?是的,这里有个专有名词:喂料。感谢伟大的Google,感谢伟大的你党内斗,现在只要屁民们想办法搜一下“曾庆红+喂料”,就可以看到华丽丽地出来一大堆诸如“大陆有关部门确有对海外媒体‘喂料’之事”的线索来…

“八不讲”的下面要不要再加一个“八不讲不要讲”?那么这就成“九不讲”了。有了“九不讲”之后,是不是还要加上一句“九不讲不要讲”,这就又成“十不讲”了…如此循环下去,没完没了,如何是好?

本期e报轮值人员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他最近在研究代码和编程语言,发现桂枝的“七不讲”、“八不讲”、“九不讲”、“十不讲”以及由此衍生出的“N不讲”因为缺乏数学逻辑的支撑,很快就会造成数据异常并溢出…这尼玛数据都溢出了…

从计算机编程的角度来看,桂枝的“七不讲”造成的数据溢出是无法避免的。那么在桂枝的司法版图里,这种数据溢出是“喂料”呢?还是“非法泄密”?本期e报轮值人员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逻辑陷阱里…

[2]往事并不如烟

在高瑜之前,有一个人,叫师涛。他的那一桩案子,可能是导致雅虎最终退出桂枝的“导火索”。概述此事如下:

2004年4月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的11号文件《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当时是由师涛所在的湖南《当代商报》的领导口头传达到所有中层编辑。文件提醒说,海外民运人士有可能在六四15周年纪念日期间回中国大陆,会对社会稳定带来影响。这份通知要求各媒体单位不得报道有关六四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

师涛通过他的个人雅虎电子邮件,把文件内容摘要写给海外的网站《民主通讯》发表。中国国家安全局向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要求提供了该用户的个人信息,因此国安局得以确认发送电子邮件者的地址及身份,最后作为法庭证据指控师涛。

2004年11月24日,山西省国家安全局联同湖南省国家安全局的人员,在山西省太原市带走师涛,并把他押送到湖南省长沙市。没有出示任何文件,没收了他的电脑和文件。

2005年3月11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开庭审理师涛一案,控方出示了一份国家保密局的鉴定,称那份文件属国家机密。被判为“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后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同年6月,湖南省高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2013年8月23日,师涛提前出狱。

后来,师涛案成为“国家机密判定”的案例分析之一。后来,美国雅虎公司为“出卖”师涛支付了大量的赔偿。后来,雅虎在桂枝司法版图内的电邮服务甩给了马云的阿里巴巴运营。后来,Google因为不愿意出卖电邮信息给桂枝而遭到各种打压、刁难。后来,就有了高瑜案。

师涛祖籍陕西清涧,曾在西安的《华商报》、《各界导报》、《劳动早报》、《西安商报》等媒体工作。

[3]在师涛之前

有一个人,比师涛入狱早,比师涛出狱晚,目前还在服刑期。他叫范宝琳,1964年7月18日出生,西安人。被捕前,他是铜川市国家安全局侦查科干部。概述此案如下:

1999年5月31日凌晨,范宝琳与“民联阵”洛杉矶分部负责人伍凡取得联系,并于6月1日凌晨将当年中共当局决定拒绝、阻止海外流亡人员回国等内部文件发给了伍凡。三日后的6月4日,范宝琳便被陕西省国家安全厅刑事拘留,同年7月3日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

2000年3月10日,西安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审理。2001年2月5日,范宝琳被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范宝琳不服此项判决,遂向陕西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二审刑期改判为18年徒刑。之后又减刑为16年

范宝琳在21世纪还没有开始的时候被捕,目前关押在地处渭南市的陕西省第二监狱。

范宝琳

[4]互联网的不同用法

范宝琳,用的是“传真”泄密。师涛,用的是“雅虎电邮”泄密。高瑜,用的是“skype”泄密。随着技术的进步,“泄密”的技术也在进步。当然了,桂枝进行“反泄密”侦察的技术进步就更大了。

同一个互联网,不同的使用方法,出现了完全不同的结果。在桂枝,互联网变成了对支豕进行监控、监视、监听的工具(2196期),而在米国,有人采用数据分析工具,把桂枝的“红州、蓝州、摇摆州”给切分出来了…

[5]陕西是个“摇摆州”

哈佛大学政府系博士 Jennifer Pan 与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系博士生徐轶青在4月12日发布了一个论文(pdf),列出了10个最“自由派”的省份,10个最“保守”的省份,以及9个“中立”省份。

两位博士借助网上流传的“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已被gfwed)”投票网站数据库,绘制了一副中国意识形态光谱。论文以《中国意识形态光谱》为题,墙内的相关报道迅速被和谐了。您可以点击这里查看被封杀的报道——我们不得不再次感谢海外网站为支那人保存了完整的“史料”。只是不知道,这会不会被扣上“非法泄密”的罪名?这应该是“合法泄密”吧?哈哈哈…

中国意识形态地图

通过分析17万余份数据,两位作者发现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生态特征,即中国人的价值观具有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方面的统一性:一个政治观偏左的中国人,其经济、社会文化价值观也倾向于偏左,反之亦然。

另外:自由主义价值观与经济现代化程度相关,相比欠发达省份,经济发达省份拥有更多的自由主义者。教育程度、收入这两项也与自由主义价值观呈正相关关系。

从上图可见,陕西是一个“摇摆州”。其实【西安e报】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一些发言权:如果你坚持常年欣赏【西安e报】的话,你或许会认为西安是一个“蓝市”。具体到陕西十个地市,大致上关中偏蓝,陕北偏红,陕南可能是“摇摆地市”。

如果@在西安的微博版还在,肯定会做一个类似的陕西地区的民意调查,届时得出的结果——如果没有五毛党制造信息污染的话——会很好看。

考虑到两位博士的这个论文遭到了桂枝臭名昭著注定要被挂路灯的《环球时报》的点名批评,而且还是专门写了一个英文的批评,这就导致我们不得不坚信,这个论文和这个调查刺痛了桂枝的G点,解开了桂枝某些见不得人的秘密。

[6]贩卖虚假希望是可耻的

2007年,疯狂炒基金的那批老头老太太可能都已经过世了。八年之后,又一批老头老太太放着免费的鸡蛋、大米不排队疯抢跑到股市里炒“科技股”了。股市是一个零和游戏,是一个投机生意,股市不是实体产业,不会产生价值,你赚钱了,其他人势必要亏钱。这是任何一个股民都要清楚知晓的常识。

所以,在2015年近期的这次“股疯”中,炒作股市赚钱的媒体都是无耻的。4月16日,西安知名媚体《华商报》报道一名86岁的费姓老人炒股15年,用炒股赚的钱给儿孙买房买车。这个新闻里无意中透露了一个细节:费老说的,“除了最近这段时间行情比较好,2007年那会儿也挣了不少。”进入21世纪之后,难得的两次涨幅,被这个86岁的老人苦等15年,才给轮到了。

这年头,哪个傻逼还炒股啊(1426期之财经单元)?正确的理财方法是:把手上的现金尽可能地都转换成美元然后尽快脱支。

[7]地震谣言再现微信

榆林是个好地方。民谣中唱到:待到打下了榆林城,一个一个女学生!这两年不知道榆林得罪哪个傻逼了?隔三差五就又人传播榆林要发生7级地震的坏消息。

谣言的版本不停地变化,最新的版本把西安斯坦也给弄进去了。截至16日20时,这条消息在微信里的阅读量突破了10万次。早些年没有微信的时候,在微博里经常出现这类来自美国地震局的“官方消息”。在没有微博的时候,是在BBS里冷不丁就冒出来。在BBS出现之前,这类“都市新民谣”是通过手机短信传播的。不知道在手机短信之前,这类谣言是咋传播的?也有可能那个时候的谣言制造者还不知道美国有个地震局…

目前,这个微信的发文者已被榆林警方找到。这个男子自称为博得朋友眼球故而编辑转发。男子被警方行政处罚500元,并且填写了相关保证书。警方还要求男子用微博公开向社会道歉。

只用了500元的小小成本,就取得了超过10万的阅读量。桂枝贱民是如此愚蠢、下贱以至于真的没必要施舍人权给它们。它们只是一群衣冠禽兽罢了。衣冠禽兽太难听了,不如就叫裸猿吧。

西安斯坦上次地震只有1.9级(2243期之5),你如果觉得不过瘾,自己玩个车震的话,“震级”都比这个大…

[8]粥有了,僧还没订下来

高陵撤县设区的事情从谣言变成现实(2194期)之后,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了。目前虽已完成了撤县设区后行政区划的内部变更工作,但人事安排、人员编制配备、机构职能调整等工作还正在进行中,所以距离正式对外挂牌还需要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粥已经有了,但是,喝粥的和尚们还没排好座席。所以,高陵撤县设区的事情,还要再等等

[9]假扮蜘蛛侠

27岁的甘肃平凉小伙小马,在大雁塔附近扮演“蜘蛛侠”谋生。他父亲的身体很不好,除了父母种田外,家里再无其他经济来源。今年年后,小马便来到西安北郊的一家餐馆打工,可是前一阵被迫离职,他只好边找工作,边扮演“蜘蛛侠”维持基本生活。

假扮的蜘蛛侠

小马每天上午11时许来到大雁塔附近,直至下午下午6时许才离开,一天下来可有一百元左右的收入,晚上,小马还会在街头摆摊卖些玩偶之类的东西。

[10]西安斯坦贱民怒批毕姥爷

中国山形健——毕福剑(1574期之娱乐、2301期之社会)老师一句“老逼养的”引发西安斯坦贱民的强烈愤怒。不要以为下图是伪造的,它是真的。再次重温毕姥爷这句“老逼养的”,目前已知桂枝只有西安斯坦的贱民举行声讨聚会了。西安斯坦不亏是桂枝的优秀城市啊!

西安贱民攻击毕福剑

西安e报:230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46期]周末在干啥
[西安e报:1212期]政府赢了
[西安e报:1577期]没道德的道德模范选举
[西安e报:1942期]结果至上的价值观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