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08期]跪舔的《华商报》

@ 四月 18,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4月18日。1959年的今天,刘少奇当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致力于神化毛泽东活动第一人,第一个喊出毛主席万岁的人,40年代借由整风运动确立毛泽东绝对权力的地位,58年在庐山、在军委扩大会议上专题讲了对毛泽东的崇拜。当然,他也没想到文化大革命伊始,自己就是第一个倒霉的人,死相凄惨。不看中华帝王心术,就是这结局。

[本周公共事件]《华商报》的跪舔

2014年3月19日,西安一位车主的车去年审合格,北郊车管所却因为他的车还有违法记录未消除,不发合格证,车主一怒之下将车管所告到法院,胜诉。今年4月16日《华商报》为此事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报道,并在文末煽情地写了一段儿西安车主房立刚为政府建言献策的文字,大意是:大家要学着为政府分忧解难,将车辆违法记录与个人信用挂钩。

跪舔

但万万没想到惹懆了被采访市民房立刚,直接在微博(原微博已被删除,幸好有截图)上开炮了:

严正声明:我从没说过“作为市民,我们更应该为政府分忧解难”的话,此次没说过,以前没说过,今后也永远不会说!在我的意识和思维中,一个法治国家里,政府就是用来监督和批评的!

声明

这篇报道其实还是有点儿看头的,也比较用心,多人协作。坏就坏在遇到了猪一样的队友,因为跪舔姿势太他妈难看,被人爆了菊花。好好一篇报道就被猪一样的队友给硬生生闹成了乌龙事件。

什么叫做大家更应该为政府分忧解难?我他妈的掏了钱(纳税)请保洁来收拾屋子,保洁不但没收拾好,还把屋子里弄得更乱…没等我生气,这时候有个傻逼跑过来说大家更应该为保洁分忧解难…政府就是保洁员的角色,你交了税,他们干活儿,活儿干砸了就批评,就这么简单。不过在天朝,政府更喜欢以父母官自居。大家只需纳头就拜,山呼万岁即可。媒体就该是肉喇叭的角色,随时准备为政府吹一下或者跪舔一下。

所以我们似乎很容易就被各种东西代表了,广大市民、群众纷纷表示支持、八成市民、70%国人愿意为祖国而战、我代表全国人民…

回头说《华商报》这次的乌龙事件的后续。最终的结果是,该律师删除了之前的微博,发布后续一条

“接挚友陈情,理解记者兄弟的好意及媒体监督的不易,从维护报纸和保护记者的角度,决定无条件删除上条微博。但以下现代文明之通识是必须要重申的:在一个法治国家,政府就是用来监督和批评的。唯如此,权力才能被关进笼子,权利才能得到尊重;唯如此,社会才能进步,政府官员才不会屡屡站在被告人席上。”

[本周后续]景大官人,我们错了

同样是道歉,《华商报》给景大官人的检查就比较用心了。之前因为一篇娱乐报道中涉及景俊海批评《平凡的世界》语言体系混乱惹事儿(2294期之本周冷笑话之二),经过一段时间的被揉搓之后,《华商报》向景大官人出了一份触及灵魂言辞深切的检讨,摘录如下:

到会采访的记者未能把握会议主旨,吃透会议精神,报道角度发生偏离;部门负责人在审稿时缺乏政治敏感性,不仅没发现稿件中存在的问题,而且删改不当,让稿件报道角度严重偏离,在夜班审核环节中,把关不严未能将问题发现,最终让稿子见报。

跪舔

不了解天朝历史怎么能写好文艺工作座谈会呢?遥想当年,毛太祖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放话:文艺工作要百花齐放。但凡稍微研究点儿历史的都知道百花齐放后是什么样的结果了,该游街的游街,该下放下放关牛棚,忍不了折磨跳湖自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者没这点儿记性就千万别乱写任何文艺座谈会的报道,实在不行不是还有通稿可拿么。如果说得远了,但凡对景大官人了解点儿的人,也不会犯这等忌讳。

惹怒律师没所谓,光杆一条,《华商报》还是有几根“硬骨头”的。惹了高官嘛,就得郑重地写一份检查,一是景大官人本来就大嘴巴外加小心眼,二是周围还有一批随时跪舔的小鬼呢。

[本周公共话题]的哥的尊严

4月16日,一名出租车司机在北客站区域拉人,被管理稽查人员拿下,司机为求网开一面,给执法人员下跪,被网友拍下。网友将图发给“@动西安”,还气愤地说:“…出租车司机也是人,难道一点尊严都没有了?”(2306期之5)

讨论在西安开出租有没有尊严是一个无聊的话题,因为所谓尊严就是你在没有违法违规的情况下活得理直气壮。当这一条件被打破时,才是讨论尊严的范畴。此次下跪事件里,完全是司机为了逃脱处罚采取的策略,胡搅蛮缠,请问这跟尊严有什么关系?

有人可能会说:“西安出租车司机份子钱高呀(1534期之8),他们压力好大的!”那么操他妈的份子钱高是谁定的数?钱是谁收走了?出租司机这一群体抗议过没有?出租车运价调整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出来喊过把份子钱也降一降吗?

我是个乘客,我掏钱打车购买的是服务,凭什么我掏了钱还要在车厢里忍受二手烟,拼座,不打表、被拉着绕路,听的哥诉苦?看见违规的哥下车就同情,就觉得在西安开出租没尊严?的哥的压力不是来自于我,那我为什么要同情,要体会的哥的压力有多大?

在一个傻逼环绕的社会里里,最可怕的就是圣母。专擅同情弱者(哪怕这个弱者犯了错误),掉几滴眼泪,大喊一声他们好可怜,便可母仪天下,让一切律法规则烟消云散。对于事情的真相一直都: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都这么博爱了,怎么不去做鸡?

[本周财经]大葱又卖不出去了

4月14日,西部网报道称乾县夹道村(该地区属于大葱种植基地),共300多户种植羊角葱近千亩,去年10月份大约能销售一半,今年三四月集中上市,结果没人要了,目前有500万斤大葱滞销,如小山一般堆在地上,一斤一毛钱都没人要,农民急得流下眼泪。

卖不出去的大葱

说个实在话:农产品滞销是与当地政府的傻逼脱不了关系的。农产品种植一直都是政府搭台农民出力的,干的好了是官员带领农民致富的路子;干坏了,就是菜贱伤农啊,农民没有市场意识啊,快找记者报道啊。

纵观这些年陕西媒体报道的农产品滞销新闻,大都是政府带头搞种植基地,大跃进式的搞农业基地,东西种出来之后发现卖不出去,求助媒体。前些年武功县大量种植苹果(1442期之41432期之91443期之1),到最后卖不出去,请了专家来出报告,得出结论是:此地水土根本不适合种苹果,结出的苹果味道不好,所以客商不来。问题的主要原因在于政府沿袭计划经济套路,不明白市场经济,而农民也不愿学习什么是市场经济,一旦滞销,就求助记者。

不过,政府才不会傻逼到暴露自己的智商,农产品卖得好了,政府有功劳,农产品滞销了,联系商家,召开各种会议,积极研究如何帮农民兄弟把滞销的产品卖出去,也是功劳。

[本周图片]声讨毕福剑

4月13日,红歌会网发布一篇陕西西安群众愤怒声讨反毛小丑毕福剑的反革命罪行(2307期之10)的文章,文中所用语言均是文革用语,“XX群众”、“愤怒声讨”,什么“反毛就是与人民为敌,必将葬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必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等等。

老傻逼聚集

能在现实世界而非书籍电视里看到这帮傻逼,其实挺令人惊讶和无语的。不过想想西安也就了然,这座城市一向是喜欢政治抗议的,如2008年抵制家乐福,2012年915打砸日货游行(1363期1364期),因为抗议而把一位车主打成瘫痪(1374期之101375期之11377期之本周事件1379期之21380期之2),如今有个辱及先人毛太祖的事儿,有野生孙子们跳出来愤怒声讨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帮野生孙子里想必也有当年的革命小将吧,或许也有着翻身做主欺负他人的贫下中农,又或者还有一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即在文革中被整惨了的人。这些人是否知道,“反革命罪”在我国1997年版的刑法中早已废除?

有“短篇小说之王”称谓的契诃夫就曾在《套中人》与《普里希别耶夫中士》,穷形尽相地刻画了俄国19世纪末期两个“自干五”丑恶又滑稽的典型。他们拒绝与时俱进,其思维的偏激与顽固,比官方还“正统”;其政治上的不容异己,比官方还严厉,与宗教的原教旨主义极端分子有得一拼呢。

人家描写的是沙俄时代的自干五。而我们看到的这是具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自干五中的一类,热切地怀念着毛太祖时代的一切,张口闭口毛主席那会儿如何如何。

让人欣慰的的是此次“批斗毕福剑”大会全是一些花白头发的老年傻逼;不过更让人沮丧的是在新技术不断革新的如今,天朝拥有了更大一批五毛党。

[西安e报:230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47期]污染路面费,一万五千六
[西安e报:1213期]西安要完了?
[西安e报:1578期]中国梦碎出租车
[西安e报:1943期]信国学全傻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