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的东河夜话

@ 四月 18,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去天门山探险》。】

严格地说,东河是溪,不是河,因为她比小河还小。

东河发源于秦岭余脉的羊山,传说那里是张良辟谷修道的地方,幽静而深远。两面高山,中间峡谷,东河就这样悠闲自得地从谷中蜿蜒流淌出来,汇入小河,融进旬河,然后投入汉江母亲的怀抱。

从安康农校毕业后我就在小河工作,那时刚刚二十出头,还不醒世。这天下乡来到东河,翻山越岭,走村串户,落实任务,等到爬上山梁,天色已晚,人也累的筋疲力尽,我想就地休息吃饭。

这时有人捎信,让我下到沟边的郭家就餐。我在山顶,郭家在谷底,路途太远,我极不情愿,但入乡随俗,还是去了。

刚进郭家院坝,一家人笑呵呵地出门迎接,我惊喜地发现郭书记也在那里。我问道:“你咋在这里?”他说:“这是我的家呀!快到屋里坐,饿坏了吧?”郭书记是小河区某乡党委书记,听说我到了东河,专门赶回来陪我。

坐下后,一家人又是敬烟,又是倒茶,又是做饭,那个热情劲,让我都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

郭书记问:“你吃过神仙豆腐吗?”我说:“听都没听说过,神仙豆腐是什么?”郭书记神秘地说:“神仙豆腐就是神仙树叶做成的豆腐,好吃得很,我们马上做给你吃。”

郭书记带我来到房后一颗大树下,说那就是神仙树,边说边帮家人采回一笼神仙树叶。他们将树叶捣碎成浆,放在纱布袋中挤压过滤,弃掉袋中的叶茎等杂质,然后在盆中的液汁里放少许灰碱,沉淀,再用菜刀横拉竖画,随意取出一方,切成小块装盘,配以作料,即可食用。

这时,其他菜肴也都上齐,浓烈的甜杆酒也已热煎,我们开始吃饭。我望着那盘亮晶晶、颤巍巍的神仙豆腐,馋涎欲滴。郭书记说,由于沉淀时间太短,豆腐太嫩,等到明早口味就更好了。我迫不及待夹了一块含到嘴里,凉丝丝,滑溜溜,味道极美。一眨眼,一盘完了,又上一盘。

我们边吃边谈。闲聊中郭书记给我讲了一个曾经发生在东河的故事:那是某年秋季的一个夜晚,某个乡干部在东河下乡,住在山梁上的某户农家。这家人很好客,上的饭菜很丰盛,喝的酒水是陈年佳酿。为了让乡干部吃好喝好,这家人轮番劝酒,男人劝了女人劝,女人劝了孩子劝,喝着喝着就喝到深夜一两点。散席后孩子先睡了,男人也先睡了。女人没有睡,她是在等乡干部睡了之后再去睡。可是这个乡干部很兴奋,丝毫没有睡觉的意思。他不停地和女人拉家常谝闲传,谝着谝着就开始谝些酸话情话。女人说:“领导,不早了,睡觉吧”。乡干部说:“还早着,再谝会儿”。女人催了好几次了,最后干脆端来洗脚水,要求干部洗脚睡觉。乡干部说:“你先洗,我后洗”。女人说:“你是客人,你先洗,我后洗”。推来推去,乡干部就是不先洗。女人无奈,挽起裤腿,脱掉鞋袜,双脚泡在水中先洗起来。这时,那个乡干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掉鞋袜,双脚扑通一声放进水中,踩住女人双脚的同时,双手捏住女人的双腿,不停揉戳,嘴里还说:“你的皮肤好白啊!肉肉好嫩啊!”屋里睡觉的男人大喝一声,猛地跳起,操起一把杀猪刀扑了出来,其实男人一直没有睡着。乡干部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拔腿就跑。

郭书记说,那晚多亏他在家里,不然麻烦就大了。只见对面山坡上鬼哭狼嚎,一道火光上蹿下跳,直向山下飞来。他和儿子、爱人站在院坝坎边,严阵以待。看看来的近了,方才看清那个乡干部的面孔。他们急忙把乡干部藏在家里,闩紧门闩,立在门口等候。男人扑进院子,郭书记一把没有抱住,还被撞个趔趄,幸好儿子身高力猛,一把将那男人抓住,提起摔到坎下,才被稳住阵脚。说到这里,郭书记抬起右腕,让我看看被那男人用刀划破的毛衣袖口。

郭书记问我:“你还记得区委刘书记那次在区乡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吗?”我忙说:“记得记得,那次刘书记大发脾气,对全区干部约法三章:一是进村入户,男人不在家时,不能在女人家睡觉;二是晚上住宿,男人不在场时,不能和女人闲谝;三是吃饭喝酒,白天不许喝酒,晚上不能喝醉”。郭书记说,那次区委进行干部作风整顿,都是因东河事件而起。

听了郭书记一席话,我陷入了沉思:陕南农村,老百姓热情好客,可是我们的某些干部,辜负了老百姓的好意,做出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实属不该,我对郭书记的热情接待和良苦用心深表感激。

离开东河二十多年了,东河夜话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郭书记家的神仙豆腐,郭书记讲的精彩故事,以及刘书记的约法三章,至今令人回味,发人深省。

东河夜话 二维码相关阅读
人生难得几回醉
人人讨厌的“许佬儿”
一年打工路
陌生的家乡地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