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台列置若星连

@ 四月 21,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留得网站听雨声》。】

小时候背的诗里,李颀的《古从军行》是自己也特别喜欢的一首。“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后来读到杜甫的《寓目》中“羌女轻烽燧,胡儿掣骆驼”时,立刻就联想到童年熟背的《古从军行》。因为诗中相似的边塞风光,多半也因为两首诗中同样出现了“烽火”“烽燧”和“胡儿”这几个词汇。

在古诗里,“烽燧”、“烽火”常常和“胡儿”一同出现,作为古代的军事报警系统,烽火台最多见的地方,往往是胡人——也就是北方游牧民族常常出没的边关。所谓烽燧,亦即“昼日为烽以望火烟,夜举燧以望火光。”白天燃烟,夜晚放火,是古代传递军事信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在唐人段成式著《酉阳杂俎·广动植》中云:“狼粪烟直上,烽火用之。”故唐代的燧烟亦有燃烧狼粪者,比喻战争发生的“狼烟”一词即由此而来。据专家实地测算,当边塞发现敌人侵扰来犯时,上千公里的路程,基本12小时之内就能将信息传递到皇宫之内,这样的速度,再快的马也只能望尘莫及。

烽燧早在商周时期已经出现,春秋时期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流传至今。唐朝的烽燧制度在继承前代制度的基础上,更趋完善。大凡每三十里处置一烽燧,如有山岗阻隔,可于适宜近便之处设置,以能够相互望见为宜,邻近边境的烽燧更要在附近筑城,严加保护。正如岑参诗中所写:“寒驿远如点,边烽互相望”。于每烽置帅一人,副一人,还有烽子若干人。均归尚书兵部职方司管理。烽燧官吏主要掌管烽燧的保护、修缮和报警。其放烽有1炬、2炬、3炬、4炬的规定,烽炬的多少应根据入侵敌军的多少决定。施燧的规定大致与此相同。这样,接到烽燧报警以后,朝廷就可以决定派遣抵御部队的多少。另外,设在关内的烽燧,还须在每日初夜,放烽一炬,报告平安,故“谓之平安火”。天宝十五年(756年)六月八日,由于潼关失守,烽燧吏卒皆溃,“无人复举火”,故至夜暮,“平安火不至”,杨国忠始首倡幸蜀之策。由于唐朝建立了一套严密而又完备的烽燧制度,故对边防安全和国内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

现在我们还能看到的烽燧,有哈密的丝路烽燧、库车烽燧、马圈湾烽燧、齐长城烽燧、杨家山烽燧、万南烽燧、梯子山烽燧、南天门烽燧、锦阳关烽燧、西尖烽燧、穆陵关烽燧、马家旺南山烽燧、长城岭烽台、大山烽台、烽台顶、于家河烽燧等处。其中哈密地区的丝路烽燧最为可观。

丝路烽燧

在大部分地方,烽燧与长城并存,组成一个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但也有独立存在发挥预警防御作用的,新疆境内的烽火台就是最典型的例证。新疆的丝路烽燧遍布天山南北,它们与丝绸之路中道与北道走向一致,起到了护卫丝路畅通的重要作用。

哈密地区的烽燧最早见于唐代,据《沙洲、伊州地志》残卷记载:“伊吾县烽七,纳职县烽八,柔远县烽四。”三县共计19座。现境内尚遗存唐烽燧4座,这就是哈密二堡的拉克苏木烽燧、柳树泉的下马不拉克烽燧、巴里坤三塘湖烽燧、伊吾前山阔吐尔肖纳烽燧。它们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而现今保存的绝大部分烽燧则都是清代建筑的。经地区文物管理所1993年对地区境内的烽燧全面普查,共发现51座,其中哈密市19座,巴里坤县29座,伊吾县3座。巴里坤占据了大部,以汉城为中心,共分三路。从县城向西直至下涝坝一路向南至七角井,另一路折向西北至木垒;另路向东沿伊吾河谷至甘肃境内;还有一路向北至三塘湖然后向东至伊吾境内又向北进入蒙古人民共和国。巴里坤是新疆保存烽燧最多和最好的地区,分布密度最高的,是巴里坤县城往西一线,每隔2-3千米就有一座,连绵相望有13座之多。

一千多年前,巴里坤地区正是唐时沙陀初起之地。沙陀与长安渊源颇深,唐朝末年,黄巢起义军攻陷长安城,沙陀国主李克用受唐赐姓,封晋王,奉帝诏讨贼,率沙陀兵东来,带领麾下十三太保讨伐黄巢,收复长安。至今,以李克用和十三太保为题材的《珠帘寨》、《雅观楼》仍是京剧的经典剧目,这些故事的背景里,也该有烽火台的影子。

直到今天,饱经沧桑的丝路烽燧依然默默站立在荒凉的戈壁深处,千百年来,它们是这片辽阔疆域上,烽火狼烟中,一幕幕血与火传奇和悲剧的见证者。有些被史书记载下来,而更多的,也许只有这些遥遥相望的烽火台记得,却不会再有人燃起烽烟,向远处的另一座烽燧,向那个已经不再叫长安的城市,传递时光另一端的消息。

1994年,甘肃发行风光邮资明信片,全套十张,其中第九张正是丝路烽燧。

烽台列置若星连 二维码相关阅读
烽火台:硝烟散尽看沧桑
千年之恋玉华宫
道北江湖
斯文书院门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