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13期]他们已经对我产生了不信任感

@ 四月 23,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4月23日。2012年的今天,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骆家辉现身西安交大,并做了一场演讲。面对如何看待你国政治改革的提问,骆家辉说,政治改革取决于你国人民决定改革的步伐(1218期之6)。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法门寺方丈当选佛教协会会长

华商报发布官方通稿,为期3天的你国佛教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4月21日在帝都闭幕,会议选举产生了以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学诚法师为会长的你国佛教协会新一届领导机构。通稿最后,介绍了学诚法师的简历,他俗名傅瑞林,1966年8月19日出生,福建省仙游县赖店镇罗峰村人。现任政协常委、青联副主席、宗教界和平委员会秘书长、佛教协会会长、佛学院副院长、藏传佛教学衔工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法音》主编、《福建佛教》主编等职务。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在闭幕式上讲话说,你国佛教与你国梦的价值追求在众多的维度存在着深度契合。大湿身为TG入幕之宾,为主人家说话有必要这么拼吗?你佛的尊严呢?大湿还说,中国佛教要求佛教徒“报四重恩”,即父母恩、众生恩、国家恩、三宝恩。《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二》有提到,世出世恩有其四种:一父母恩、二众生恩、三国王恩、四三宝恩。大湿把佛经中的国王巧妙地换成国家,真是深得“三个代表”思想精髓,现在“国界山河大地,尽大海际”不都属于代表你国人民的统治阶层么?但是你国统治阶层能“使众生悉皆安乐”么?你国统治阶层对他们的屁民能“爱念无比怜愍饶益常与安乐昼夜不舍”么?你大大是“能生治国之法利众生”的“圣王”么?为毛你国屁民只能日日经受“佗国侵逼、自界叛逆、恶鬼疾病、国土饥馑、非时风雨、过时风雨、日月薄蚀、星宿变怪”这八难呢?这里面的逻辑解释不通啊,大湿!

还有,大湿,佛经有云: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你身兼这么多职务,有时间体验这三涂苦么?你到街头摆个摊试试被城管追逐的苦呗,你站到拆迁户和全副武装的拆迁队中间宣扬下佛法呗,你到信访局门口的小道里普渡下众生呗,你别说你只会“阿弥陀佛”啊。

[2]财经学院客座教授上红色通缉令

4月22日,国际刑警组织你国国家中心局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这中间,有“陕西财经学院客座教授”头衔的贺业军榜上有名,罪名是涉嫌挪用公款。1999年5月出逃前身他居唐山豪门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之职,1998年,他被评选为第九届你国十大杰出青年。

贺业军

综合多方信息,可以勾勒出这样一幅形象,39岁,人生巅峰,事业有成;40岁,挪用公款5亿,精心策划出国路线,目的地阿美莉卡;55岁,隐姓埋名,再次被故国发出悬赏令,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给孙子讲那当年的故事。妈的,这简直是屌丝青年逆袭史、现实版的肉身翻墙教科书啊。陕西财经学院是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直属的以金融类专业为主体综合性高等财经院校,而身居客座教授之职的贺业军当年就是算计了24家金融机构贷款本息11.89亿元然后人间蒸发的,这简直就是《Catch me if you can》中国版,现实比电影更具黑色幽默。

[3]民警不爽上官微维权

4月17日清晨,陕西省榆林市子洲县公安局老君殿派出所官微突然发布了一份“情况说明”:某日一醉汉夜闯该派出所宿舍遭民警制服,不料醉汉反污民警打人,发帖民警不满派出所领导的处理方式,声称要维权。说明称,事发时民警曾遭醉汉辱骂,其左臂上的孝牌(母亲刚去世)也被扯掉;而醉汉曾因吸毒多次被处罚,双方认识;在制服过程中,两人同时摔倒,结果醉汉脸部着地致次日面部肿胀,声称被民警殴打;事发后当事民警把情况向领导进行了反映,但两周时间无人问津。领导息事宁人的处理方法让民警要发帖维权,“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我可以保护谁?”随后派出所回应事情属实,公安局在进行调查和处理,并称“当事民警最近一直在请假,在官微发布情况说明属于个人行为”。

民警维权

本报曾报道过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拒绝给法院内的法警、书记员办理社保,在15名当事人拿到仲裁决定书后碑林法院不仅拒绝履行劳动仲裁,而且也不给立执行案件(1807期之3),逼得当事人不得不选择网络曝光。一个多月后,发帖人被带走,相关内容被和谐(1858期之1),此事最终没有下文。

在你国的奇葩体制下,业已固化的“领导说了算”思维定势横行,只要跟领导不是一个阵营的,你就是少数派,就要被踢出圈子。国家主席说是走资派就是走资派,中央总书记说撤销就撤销。国家主席拿着宪法尚不能保护自己,更何况是一个体制最底层的维护者。以上文提到的法警维权案为参考,这个子洲警察的维权路只能走向“没有下文”的结局,和谐盛世么。

[4]外事学院全球招聘校长

西安外事学院高大上了一回,走在了“高校教育去行政化”的前沿,要全球招聘校长。这个经常出些供暖期没有暖气(1816期之8)、“学生强烈呼吁在雨中举行校庆”(1375期之5),向中国足球队下战书(1638期之5)之类逗逼事情的民办院校总能出些幺蛾子上头条。

想当外事学院校长,必须满足如下条件:1.具有博士学位;2.具有副教授以上职称;3.有5年以上高校管理工作经历;4.年龄不超过55岁;5.有海外学习工作经历者优先;6.国籍不限、汉语普通话流利。据其官网消息,最近有14位候选人从世界各地赶来面试,学校董事会将选取其中数人担任校长和高管。

全球海选校长

在官网上挂的照片里,一眼就能看出投影仪显示该校电脑系统中运行的360正在欢快地提示待更新的软件,low逼的学校形象凸显无虞。在其各种宣传文稿和视频中,黄藤董事长各种出镜,开口必称“民办高校的公益性质”、“改革探索新路子”、“提高办学质量”云云,虽然号称要“突破突破家族式管理”,但此次大张旗鼓的全球海选,其目的恐怕在于“家族利益固化”,招个高级打工仔来忽悠家长送学生来交钱,从学校机构设置里面董事局排在党委、院务会、教代会和工会之前,实行所谓的“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就可以看出来,学校网页首页快速链接里面的第一条就是“学生缴费”,其心昭然若揭。

[5]曾经的“世界级教育航母”

比起民办院校,顶着国字招牌的西北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就不那么赤裸裸了。这三所学校正在通过三校联盟的形式探索学分互认机制,发挥学校优势学科间互补优势培养人才。

写到这里,笔者不禁想起十多年前在西电求学时的一桩旧事。2000年,西安交大合并西安医科大学、陕西财经学院成立新的西安交通大学,社会反响不错,当时教育部里面是有一股改革力量想推动西大、西工大、西电三校合并的,号称要打造“世界级教育航母”的新西北大学,目标是与清华、北大、浙大等学校比肩的Top5。当时得悉内情的西电某教授在私下场合透露这一消息时激动地唾沫横飞,似乎资源、平台、经费、声誉马上接踵而来,闻者无不击节叫好。这个消息可是苦了当时还在上学的学生,在西电读了几年书毕业了拿“西北大学”的毕业证,想起来就不寒而栗。还好,当时西工大的东家国防科工委高层否决了教育部这个提议,理由是担心三个学校的优势资源和优势学科在整合过程中会出现问题,建议各自发展以特色为主。国防科工委可不都是傻子,合并了之后挂西北大学的牌子,西工大原先这一块肥肉不久让教育部抢去了,国防科工委的利益谁来保证。这个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三个学校成立学校联盟,以学分互认来进行探索,应该说是朝着合并的方向试探性地走出一步,如果能破除狭隘的利益纠葛,配以有魄力的高层推动,三校合并还是可以期许的。

[6]证明你老婆是你老婆

4月13日,新加坡公民叶凯伦给《日人民报》发邮件投诉,称自己妻子马静是西安人,因为遗失了一本结婚证,需要补办。给陕西省民政厅婚姻登记处打电话咨询,上班时间无人接听。随后他自行研究了相关法律,并准备齐了材料,4月8日去该处办理手续,被工作人员告知需要到社区开具证明,证明和妻子是夫妻关系。

这个新加坡人开始较真,因为他研究过《婚姻登记条例》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对当事人的婚姻登记档案进行查证,确认属实的,应当为当事人补发结婚证、离婚证”,称陕西省民政厅婚姻登记处本来就依法负有婚姻登记档案管理的职责,而现在却对自己颁发的证明不认账,非得开具“社区证明”证明婚姻关系,即使他们拿出另外一本结婚证也不能证明夫妻关系。叶凯伦随后投诉到陕西省民政厅监察室并多次询问进展,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以自己不懂业务和已经联系婚姻登记处为由,不再接听电话。而他再次致电婚姻登记处问提供“社区证明”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对方说不出。随后双方言语升级,叶凯伦说要曝光给媒体,对方针锋相对说:“你这是威胁!”

4月10日,叶凯伦以“不依法行政”为由把陕西省民政厅行为投诉到陕西省信访局,信访局的回复是:人家要“社区证明”自有道理,15个工作日内反馈结果。叶凯伦无奈地说:“这15个工作日,就算我等得起,但是我的签证日期等不起、返程航班等不起、备孕的妻子也等不起…”

[7]怎么证明你老婆是你老婆

这个邮件随后被转到陕西分社跟进。婚姻登记处的杨处长先是搬出法律著作,称根据《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规定,要求对方提供单位或村(居)委会出具的夫妻关系存续证明是正当的。随后补充了一个细节,叶凯伦之妻马静表示,因为拆迁而原居民楼已经不存在,无法提供社区居委会证明,请求婚姻登记处查阅档案后予以办理。然后拉出一个历史案例,“之前有涉外婚姻的当事人在国外离婚,但仍回到本国补领结婚证最后发生了纠纷,诉至法院后最后判决民政厅败诉”,以此说明要“社区证明”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4月13日,杨处长接到了监察室的反馈后,就这个事情进行了商讨,并作出了处理意见。但这个处理意见只反馈给监察室,没有给当事人通报。面对“为啥不通知当事人”的疑问,杨处长傲娇地回应:“我认为马静他们已经对我产生了不信任感,所以没有通知。”

监察室的李处长也是踢皮球高手,他说:“周一(13日)收到婚姻登记处做出的处理意见后,本来就准备立刻告知马静(因为处理意见出具了另一种解决办法可以顺利解决此事)。在此期间又收到了国家信访局和省信访局对于此事的函件,需要处理,于是就延误下来了。”“我们刚才又告知了相关工作人员,让其尽快通知马静。若你能联系上马静,也请予以转达。”

[8]如果不是外国人

按照时间脉络,这个“能办是能办,但我就是不想给你办”的事情从4月3日开始,到了4月15日挂上澎湃新闻(网页),十几天的时间按着起因、发展、高潮、结果的节奏来着。相信马静经过这一遭之后,肯定坚定了把孩子生在墙外,争取早日拿到绿卡的决心。

天朝不是一个由公民组成的国家,而是由N张盖章的纸叠加起来的国家,在这里,不仅需要你证明你是单身(2301期之本周冷笑话一)、还得证明你爸是你爸(2300期之3)、你独生儿子是你独生儿子(1773期之6)。试想一下,如果不是新加坡公民而是天朝屁民遇见这事,且不说你不知道监察室的门是朝哪开,就这15个工作日的软皮球你等得起?这时候,多数人能选择找熟人走捷径,也不会傻等结果。

[9]网络新闻公示

你朝的优秀作品

新闻界有两个奖项,一个叫普利策奖,一个叫中国新闻奖者。这不,由陕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公示,要向上报送的第二十五届中国新闻奖网络新闻作品出炉了。在这五条候选作品中,你大大肯定要上头条啊,你西安市头脑的政绩工程南门也要露个脸,除此之外,作为旅游大省,吸引游客来陕旅游的宣(hu)传(you)片也得有啊。当然,能体现批评和自我撒娇的作品也得有啊,像第三个作品中说到本期e报第2条“上了通缉令的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员外逃”一事,用的标题是《祖国这么美,你们怎舍得离去?》。这酸爽,你们感受下。

[10]《我要活》

网友“@摇滚手傻二 ”上传了王建房2月22日在西安演出的现场视频,这首现场版本的《我要活》再次听起来,感受确有不一样。“我要活…我要活…我要活他个星光灿烂…我要活在人的世界…”

《[西安e报2313期]他们已经对我产生了不信任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852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西安e报:1218期]再见,西仓档子
[西安e报:1583期]捐款那些事儿
[西安e报:1948期]行善有时也是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