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翔印象

@ 四月 29, 2015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 關中生活》,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臊子面的历史》】

我周围有几个朋友,他们长相各异、工作不同,但都有个共同的点,都是凤翔人。口音一样,性格相似,尤其是饮食习惯一致:爱吃豆花泡馍、酒量好!

只要谈到他们的家乡,从里到外的透着骄傲,都近于嚣张了。没办法,谁让人家那地儿历史长呢。

凤翔这片地方,过去称为“雍”,是秦国发迹的地方。注意,是发迹而不是发源。秦人其实是从东海之滨迁过来的,其中的故事很漫长,史书中有详细记载,就不多说了。

那时的凤翔,在被称为“雍”的时候,是秦国的都城。秦人善造大屋,技术一流,秦王很自豪。西戎的使者由余来访,秦穆公为了炫耀,带着由余参观宫殿。由余看完,长叹一声,说了一句文言:“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当然,秦王是不会因为西戎使者的一句话而改变自己的志向的。建筑技术越来越好,及至惠文王时,“取岐雍巨材,新作宫室。南临渭,北逾泾,至于离宫三百。复起阿房,未成而亡。”“至始皇并灭六国,凭籍富强,益为骄侈,殚天下财力,以事营缮。项羽入关,烧秦宫阙,三月火不灭。”可以说,咸阳宫殿群有凤翔的影子。

凤翔人会酿酒,那时的凤翔遍地烧坊。烧坊就是比较原始的小酒厂。特色就是每家的都不太一样,口感不一样,技艺不一样,出酒量不一样,当然水平也不一样。想象一下,品牌肯定很多,能流传到现在的应该是最好的。当然,那时的烧坊做出的酒肯定与现在的西凤酒不一样。因为那时的酿酒工艺比较初级,提纯不够,酿出的酒属于米酒,度数不高,比较混浊。这种酒到宋代时都保持没变。所以古诗有“浊酒一杯家万里”之说。凤翔人告诉我说,当地的麻雀都有三两的酒量。据说现在的泸州老窖的窖泥是由早先的凤翔的酿酒师带去的,造就了一方名酒。还据说,现在的茅台酒也与凤翔有关。说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凤翔遭了难,当地一些人背井离乡来到了茅台镇这地儿,其中就有酿酒师。根据当地的气候和水质,造出了另一种风格的白酒。

豆花泡馍

有酒必有菜。现在的凤翔给人的印象就是豆花泡馍,有腊驴肉,臊子面、削劲面、锅盔、搅团、面皮、泡油糕、凉粉、糖粽、蒸糕、羊肉泡等。很丰富的小吃。但这并不代表凤翔的饮食和文化。就象陕西人不知道有陕菜一样,那时的凤翔作为秦国都城从德公元年(前677)到献公二年(前383)的290余年间,雍城一直是秦国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经过十九位国君的苦心经营,为后来秦始皇统一全国奠定了雄厚的基础。作为国都,雍城筑起了规模巨大的城垣,修建了壮丽宏伟的宫殿,成为当时全国发达的大都市之一。献公东迁后,雍城虽然失去了政治中心地位,但作为故都,列祖列宗的陵寝及秦人宗庙仍在此地,许多重要祀典还在雍举行。 所以,一个国都会没有象样的菜,不可能吧。

那时的凤翔来了一位诗人,这位诗人不知道,他的到来为当地增添了一处风景。苏轼当时才24岁,按现在的干部录用标准只能当个科员,但宋代是个重才的朝代,用人不看年龄。苏轼来了后,为凤翔做了不少事。不工作的时候,他也是个很爱玩的人。他来之前,当地有个名胜叫“饮凤池”,相传周文王元年瑞凤飞鸣过雍,在此饮水而得名,周人认为是祥瑞之兆,故名“饮凤池”。苏轼倡导修筑扩建饮凤池,植细柳,栽莲藕,修筑君子亭、宛古亭、喜雨亭等秀丽的亭台楼榭。因距府城东门只有二三十步远,又改名为东湖,延续至今,已经有近千年历史。他后来跑到杭州又扩建了西湖,这位先生比较喜欢园林建筑,有意思的是这个名字。在西边的叫东湖,在东边的叫西湖,是偶然还是巧合,还是故意这么叫的,只有苏先生知道了。

老陕吃面 二维码相关阅读
那时的凤翔
豆花泡馍
陕西美食来一碗
臊子面的历史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