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张艾嘉的思考

@ 五月 1, 2015

周华健做客《开讲啦》时说过,他现在已经不用再考虑市场压力,终于可以做自己喜欢的音乐,而现场嘉宾李荣浩则表示自己现时创作音乐必须屈服于市场。周华健和李荣浩的差别是名气、地位、成就、阅历的差别。《念念》之于张艾嘉,如同音乐之于周华健,早已功成名就,罔顾世俗评论,全然是自己的内心独白,不管别人是否明白。

张艾嘉从来都是知性女人,62岁的她更加睿智成熟、朴素静美,不像所谓的“戏子”,而像讲坛的学者。《念念》与她以往的作品不同,没有强烈的故事性,却有浓厚的社会性,始终在念想着时代的变化,这与她的年纪增长有关,正如许鞍华之评价,“我觉得她真的变成一个电影作者,很多东西都出其不意,很有创意,看到很感动。”

梁洛施在《念念》里质问:“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今天变成这个样子?是一开始就注定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是我们做了什么,结果今天变成这个样子?”这便是《念念》的核心主旨,影片设置了三位年轻人的不同遭遇,始终围绕着“为什么会这样”铺开,既表达着对上一辈的念念不忘,也慨叹着对心中向往的理想的念念不忘。而这其中,有矛盾,有怀念,有热爱,有追求,正好体现了社会的复杂性。

张艾嘉通过青年一代的视角回溯了台湾近世的社会变迁——曾经的绿岛政治犯,原来与育美的母亲有着一段不伦私情,时下则变身为一位绿岛作家,时过境迁之后,跟育美相逢,昔日情人的女儿还是咽下了秘密,让这位有光环的老男人继续保有他的光环。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阿翔的父亲是个海员,阿翔戮力苦练拳击,无非是想求得父亲的认同,但父亲在自己的成长中始终缺席,阿翔只能在想象中与父亲对练,歇斯底里般地完成对父权的膜拜祭仪。

育男在母亲和妹妹出走绿岛后,独力来到台湾本岛打拼,那个昔日专门关押政治犯的监狱之岛,现在已成了云淡风轻的旅游景点,小小的绿岛,无法及时救治育男的父亲,也承载不了育男的职场理想。而育男这个角色,正是在金融风暴后承受着巨大生存压力的当下台湾青年的真实写照,在宏观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里,育男辛苦打拼,只能在星巴克喝一杯咖啡姑且取暖,只能在想象中与母亲重逢。

三人的故事除了情感本身,还捎带着年轻人对理想的美好追求,现实却又是残酷无情的冷冰冰,无疑令一群年轻人感同身受,情感共鸣,这实在是社会的唏嘘,也是泛社会的普遍存在。同时,故事还蕴含着绿岛之于台湾,台湾之于内地,那种亲近又疏远的民族距离感,无形之中,既扩展了文艺片本身的狭隘逼格,也看见了张艾嘉的人文关怀。据说《念念》源自一位日本演员的故事,被张艾嘉看中,然后,毫无违和感地移植到台湾语境中,凸显出以上这些社会集体症候的“泛亚性”。

如果光看海报,以为《念念》不过是一部男女虐恋的爱情故事,这显然看低了张艾嘉,那是张艾嘉46岁拍的类型,于是,《心动》诞生了。那时,她刚度过第二段婚姻的七年之痒。如今,62岁的她早已度过《爱的代价》的感性年代,她用一张痴绵的海报装载了一个过来人的高度。

看罢,令人念念不忘。

《《念念》:张艾嘉的思考》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万物生长》:本就是不入流的模仿
《速度与激情7》:稀缺的都是好的
《触不可及》: 探戈舞曲颠覆成网络神曲
《万物理论》:理论敌不过现实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