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伯达:书生从政,一生悲剧

@ 五月 5,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失而复得的路遥赠书》。】

陈伯达在风光无限时曾自谦为“小小老百姓”,倒台以后,又被官方呼之为“大大野心家”。两顶冠冕一褒一贬,但有一点是相同的,这就是二者皆属背离事实的胡说八道。

陈伯达192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7年到延安,1939年因受到毛泽东赏识,调任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副秘书长。此后仕途一路平顺,直到中共九大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中国的权力金字塔上位列第四,仅次于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位高如此。“小小老百姓”的帽子戴在陈伯达头上,怎么看也不合适!

至于“大大野心家”,陈伯达显然也不够格。他在毛泽东身边31年,不管职位怎样升迁,都是在当“政治秘书”这么一份差。一介书生,除过会写文章以外(周恩来曾夸赞他是“我们党最好的理论家”),手中一无军权、二无行政权,似乎也缺乏这两个方面才能和经验,陈伯达的所谓野心,是取代林彪、抑或挤掉周恩来、甚或干脆要顶替毛泽东?太荒唐了吧!而毛泽东1971年3月的一通宣示:“陈伯达早期就是一个国民党反共分子。混入党内以后,又在1931年被捕叛变,成了特务,一贯跟随王明、刘少奇反共。他的根本问题在此。”现在看来,起码其中的“一贯跟随王明、刘少奇反共”之说,是百分之百的诬陷。倘若当时有人敢当面质疑:这么一个彻头彻尾、坏到极致的家伙,号称“明察秋毫之末”的您老人家,为何把他放在身边,提拔、重用了整整31年?那场面,想来一定十分有趣。

当然,如此表述,绝非认为陈伯达是什么好人,不过他的最大罪孽,是追随“文革”的发动者和领导者祸害国家、荼毒百姓。他因此领刑16年,倒也没什么冤枉!只是陈伯达曾被毛泽东定性为“一贯跟随刘少奇反共”,但毛泽东辞世后,又因“文革”中迫害包括刘少奇在内的的诸多官、民被关进大牢,罪名变化如此天翻地覆,想想倒也实在搞笑!

陈伯达
陈伯达(图片来自网络)

曾从一份材料得知,陈伯达其人在官场上善于见风使舵、察言观色。我愿意相信此言不虚。但从另一份材料得知,15岁时,陈伯达去投考集美师范,国文第一个交卷,数学却写不出来。老师有心成全,叫他吃过饭再来写,实际上就是默许他去向别的同学请教。陈不肯,最后数学成绩极差,名列候补生最后一名,但好在也被录取了。看来当年的陈伯达,倒是个实诚的孩子。后来堕落至“见风使舵、察言观色”,尽管他个人必须为这种变化负责,但应该也与环境有关吧!忽然想到清代朝廷,曾设有“南书房行走”这么一种职务,性质与后来陈伯达所干的政治秘书差不多。我想,在独裁专制、一言九鼎的康熙、雍正、乾隆等人手底下听差干活儿,“南书房行走”们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要他们做到不“见风使舵”、不“察言观色”,怕是难于上青天吧!

在保外就医期间,陈伯达曾向儿子发过如下一番感慨:”陈独秀被审判时,他早年留日时的同学章士钊出庭为他辩护。章士钊在当时名声很大,敢于为国民党的敌人陈独秀辩护,是很不容易的。后来陈独秀坐牢,胡适等还到狱中看他。现在革命胜利了,一个人一旦有事,大家就都六亲不认,这个风气实在不好。”善哉此言!只是不知道在中共历次残酷的党内斗争中,对那些失意者,诸如王明、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张闻天、习仲勋、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刘少奇、陶铸等,陈伯达的态度,是不是和他尖锐批评的那种实在不好的风气,多少有点儿区别?

陈伯达曾做过不少坏事、并为其付出了代价,这叫罪有应得。但作为民间评价,对他这么一个极富中国特色的政治斗争失意者,我更愿意称之为“小小可怜虫,大大倒霉蛋”!

陈伯达:书生从政,一生悲剧 二维码相关阅读
杨振宁和北岛的故事
顺理成章的事
独裁暴君的黑历史
胡适:总统你错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