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的证据体系是经不起拷问的

@ 五月 5,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麦说法》,原标题《聂树斌案的证据体系是什么样的?》,作者为西安律师张麦昌,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自4月28日山东高院举办聂树斌案听证会以来,关于此案的讨论十分热烈。有讨论实体问题的,有讨论程序问题的,有讨论执行时间的,有讨论肾源去向的,议题多样,异见纷呈。《焦点访谈》说“启动复查≠重新宣判”,河北高院似乎更有底气了,理由是聂案的证据体系十分坚实,洪道德教授也在央视上讲聂树斌的口供与客观证据“相互印证”。可见,聂树斌案的证据体系是一个核心问题。

我没有看案卷,本来无从评论案件实质问题,但山东高院公布了河北高院提供的聂案证据体系材料,显然这一套“证据体系”材料是经过精心准备的,应是最有利于河北高院的材料。可以也值得分析一下。

河北高院提供的聂树斌的犯罪证据有:

  1. 被害人康某某父亲的证言(报案):证实康某某失踪及发现康某衣物情况;
  2. 康某某丈夫的证言:证明康某某出走时的穿戴和随身携带物品情况;
  3. 余某某(康某同事)证言:证明走失时穿戴及携带物品情况等;
  4. 王某某(康某同事)证言:证明走失时间及穿戴等;
  5. 现场勘验笔录:证明案发现场情况,被害人尸体姿势、位置,埋藏衣服地点等
  6. 康某某尸体检验报告(实际上未进行法医学意义上的尸检,只是根据体表观察得出结论):证明康某某是窒息死亡;
  7. 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四科提取证明:证明在死者连衣裙(小麦按:未说明是内还是外)提取毛发一部
  8. 翟某某护士证言:证明康某某的血型为O型;
  9. 刑事科学鉴定:证明“未检出精斑等”,康某血型为O型,聂树斌血型为B型;
  10. 抓获证明:证明聂树斌被抓获经过,以及为何成为嫌疑人。
  11. 聂树斌供述:证明聂树斌强奸、杀人事实;
  12. 机械厂证明:证明聂树斌平时表现一般;
  13. 葛某某(聂的车间主任)证言:聂树斌平时吊儿浪荡,以及8月5日或6日上班迟到被其批评后出走,至12日才来上班;
  14. 张某某(聂母)证言:证明聂树斌8月初一天回家晚至9点,以及关于聂树斌没有想买花衬衫的情况;;
  15. 公安四科说明:聂承认盗窃衬衣并绘制路线等;
  16. 梁某证实:证明聂偷衬衫情况;(其实梁某不知道自己是否丢了什么)
  17. 辨认笔录:证实聂树斌的五个准确辨认和指认,花衬衫,自行车,现场,被害人,藏衣地点等。

河北高院依据上述证据,提出五个“相互印证”:康某父亲、丈夫、两个同事的证言证明出走前的衣着及随身携带物品与被害案发现场发现的物品相符(第一个相互印证);现场勘查记载的被害地点、尸体状态、衣着、自行车、红色凉鞋、脖子上缠绕的花上衣及提取的连衣裙、红裤衩等与聂树斌的口供相符(第二个相互印证);尸检报告认定是窒息死亡与聂树斌供认用盗取的花衬衣勒被害人脖子的情节一致(第三个相符);聂树斌承认盗取花衬衣的证言与梁某的情况相符(第四个相符),聂树斌准确指认或辩认现场、藏衣地点、被害人照片、自行车和花衬衣(第五个相符),据此,河北高院得出结论:上述证据来源合法,相互印证,相互关联,能够形成认定聂树斌犯罪的证据证明体系,被告人聂树斌犯罪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对其依法判处刑罚并无当。

其实上面提到的五个相互印证,有的是经不起拷问的,比如,没有法医学意义上的尸检,窒息死亡的结论是无本之木,所以谈不上印证;在杀人工具花衬衣的来源上,梁某并没有承认自己丢了什么衬衣,来源不明,也谈不上印证。这里我们先放过这些疑点,权且承认这五个相互印证。

  • 第一个相互印证,没有指向任何犯罪人,该相符与聂树斌是否凶手没有关系。
  • 第二个相互印证,说明聂树斌是凶手。
  • 第三个相互印证,说明聂树斌是真凶。
  • 第四个相互印证,说明聂树斌所供属实。
  • 第五个相互印证,说明聂树斌是凶手。

但请大家注意,如果我们把“印证”看成A和B在相互对比时相互符合,那么这后四个相符中的A,无一例外都是聂树斌的口供(指认、辨认是供述后的行为,可看成广义的口供)。也就是说,所有的印证,都是聂树斌的口供作为一面,去印证另外的所谓“客观证据”。

再请大家他仔细地、反复地分析一下上述17份证据,除了11、15、17三份(聂树斌供述、公安说明、辨认或指认)之外,其余14份证据,没有一份是直接证据,也没有一份证据本身可以指向并锁定聂树斌。本案中没有任何客观证据(如精斑、血液)能够指向并锁定聂树斌或其他嫌疑人。

也就是说,所谓的“证据体系”都是围绕着聂树斌的口供建立起来的。如果没有聂树斌的口供,所有这些证据就不成“体系”,起不到任何有意义的证明作用。这就是为什么陈光武律师在代理提纲中称聂案系“仅靠口供定案”的原因。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哭倒在他的坟头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哭倒在他的坟头(图片来自网络)

话说回来,我不同意陈光武律师“仅靠口供定案”的表述,至少从形式上看,这样的说法是不准确的。这种不准确的说法,会授人以说词(这样简单的事实都不承认),可能反而让河北高院以及洪道德教授的一个自信变成三个自信。

应当承认,本案从形式上看,不是“口供定案”,存在所谓的证据体系。但是,如果承认聂案的证据体系核心支柱是聂树斌的口供,那么就应当意识到这种证据体系根本谈不上确凿和坚实。真心希望河北高院以高度负责、谨慎、专业的精神,意识到聂树斌案的证据体系是非常脆弱的。如果这样的证据体系可以给你们带来那样的自信,那么,即便是亡者归来,你们也一样可以保有这份自信。不信,去看一下赵振海、佘祥林案的判决书,里面也有你们所谓的这种证据体系和“相互印证”。赵振棠(被赵作海“杀死”的被害人)回来了,赵作海平反了,这种建立在口供基础上的证据体系还在那里,建议你们找出来看一下,或许能够清醒一些,或者唤醒内心的一些东西。

以下文字来自“河南省开封市龙亭区人民法院 (2011)龙刑初字第7 2号刑事判决书(赵振海被判故意杀人罪成立,在狱中服刑十余年后,亡者赵振棠归来,赵振海案办案人员遂成为被告人):

被告人郭守海的供述:我们讯问组分成三班对他进行讯问,全天不间断讯问,中间不让赵作海休息。我和李德领审讯赵作海时,赵作海讲不清,不承认杀人的事,李德领用小木棍敲赵作海的头,这个情形我在场。…
被告人周明晗的供述:我5月8日下午傍晚到的现场,到了9号傍晚给赵作海宣布拘留,然后就开始分组突审。…突审前开会时,丁中秋局长讲到,要树立信心,案件不会错,嫌疑人就是赵作海。并安排两个人一班,每班8小时轮流讯问,不得休息。

被害人赵作海的陈述:…到公安局以后,天天都问我赵振裳是不是我杀的,不承认就打我,天天问我,天天打我。还对我说:承认了就不打你了。有四五个人打我,在打我时,有人喊一个叫李德领的,我只记得他的名字,其他就不知道了,就这样我就承认杀了赵振裳…
还有人说: “再不承认,我落黑用车拉出去你,一脚把你跺下去,就说你逃跑了,一枪打死你!”就这样,我实在受不了了,生不如死,就承认杀赵振裳了。有一个20多岁的年轻孩,他记录的多,基本上都在场,打我时他也在场。他们写好后念给我听,问我是不是这样?我要说不是就又开始打我。我受不了了,就给他们说,您只要不打我,愿写啥写啥,我都按手印。这样承认以后,就不怎么打我了。后来因力头和胳膊找不着,又开始打我了,因为我没有杀赵振裳,实在不知道头和胳膊在什么地方,就开始编。找不着,回来还打,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就说烧了。我说烧了以后,基本上就不打我了。

《汉书·路温舒传》时有一句话叫做,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

上面这个实例告诉我们一种获得“相互印证”的证据体系的方法,今天的刑诉理论中把这种方法叫做刑讯、诱供、指供。这种方法的使用是颇为广泛的,特别是在“严打”时期。如果运用这种方法,警方总能得到想要的口供,而且是符合案件实际情况的口供,从而形成“证据体系”。

聂树斌案的证据体系是经不起拷问的 二维码相关阅读
去石家庄看望聂树斌父母
冤假错案终有因
废死,应从罪大恶极的人开始
怎样查清李新功强奸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