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芦苇老师聊文革

@ 五月 6, 2015

原文首发于《白磊:书吃的文字世界》,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陕西文革群丑图》】

昨天看了一上午的书,翻检关于陕西省委当年参加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的文字记录。下午随手给芦苇老师打个电话,去他那里聊天,顺便把那本借他的廖亦武的《沉沦的圣殿:中国20世纪70年代地下诗歌写照》还给他。

聊天的话题自然还是从王冷之死开始的,芦苇老师讲:当年王冷被打死后,三十七中的老师在1966年10月,也就是高干子弟红卫兵的权利开始分解的时候,自发组成了一个名为“风雷激”的组织,把关于王冷死亡事件经过调查整理,医学院的部分曾经参加抢救王冷的医护人员还把当时偷拍的王冷被殴打后,死亡前的照片送来,于是和芦苇等人的组织联合印了一期名为《血与泪的控诉》,散发给外地来西安串联的红卫兵,几万份报纸很快就送完了,后来还有消息说这份报纸流进香港,被香港的一家大报刊登发表,中央军委在1967年2月还专门派了工作组,在陕西省军区的协助下调查此事,并将殴打王冷的凶手之一罗建立一度羁押,但没多久就又放了,因为省军区也无法了解上层对运动的操纵尺度和容忍尺度,此事便不了了之,这是罗建立的第一次被抓,罗建立因为王冷死亡的事在文革结束后来再次被抓,三十七中的老师联合西安很多学校的老师写联名信,要求严惩殴打王冷的凶手,罗这次被判了7年。王冷现在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可以试着去找他们了解一下情况,女儿的年龄大一点,可能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有更深层的了解。

而在1966年8月31日的批斗会上,被学生打死的原三十七中语文老师王伯恭则因为“历史问题”而被有人敢为他的死亡说一句过开的公道话。王伯恭是陕北人,早年曾被保荐去黄埔军校上学,与徐向前是同期同学,思想左倾,并参加了当时以共产党员和左派学生为主的“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后来王伯恭在学校讲课时,课文中有一篇徐向前的《奔向陆海丰》,王讲解这篇课文时感慨万千,私下对学生说当时他们行动也没跟我说一声,行动的那天晚上我要在教师,也就跟他们走了,可惜那天晚上我站岗,等我回到宿舍人已经走光了。芦苇老师说,王伯恭后来在国民党部队并不太如意,起义时才官至陆军上校,因为有文化,解放后被分到了三十七中当语文老师。

我们又谈到了党晴梵死亡事件,芦苇老师说,当时打死党晴梵的人,一说有两女一男,一说有一男一女,男的是我的同学王申,西北局书记王林的儿子,女的是曾任西工大党委书记的刘海滨的女儿,两人当时并未随红卫兵的组织一起行动,而是单独去的,当时两人在谈恋爱,王申在女朋友面前打死党晴梵,我想多少有一种炫耀的心态,给自己的恋人看自己的革命行为。王申文革后去北京工作,被当做党的接班干部来培养,北京方面在八十年代初还专门派人来陕西调查党晴梵的死因,后来也不了了之。

说到这里,芦苇老师感慨:文革之中死人是非常多的,中国的专制传统造就了人们忽略了生命该有的价值的常识。

文革

我问到原西北局农办副主任郝玉山的老婆被打死的事件,芦苇老师说这件事是一件刑事案件。孙兴明伙同同学在西北局二宿舍门口抢劫一个下班的妇女,抢没抢现金我不清楚,可能也没多少现金,主要是抢表,然后还上去打了几下,当时那女的就脑溢血死亡。郝玉山的家里也很惨,死了好几个人,孙兴明家也是,老大病故,老三兴明被枪毙,老四八十年代中期自杀。当时谁家都有故事嘛,你奶奶不是也是自杀身亡吗?

我建议芦苇老师把当时他知道和经历过的这些事写下来,尤其是西北局大院和西安文革的事情,一定很好看。他回答说,现在国内关于文革和政治运动的电影根本就不允许拍,否则每一家都有许多故事。

他告诉我,希望我研究文革不要像国内某些地下电影导演,因为捷径才去拍地下电影,拍出来什么镜头啊美感啊都没有,只是因为是获奖和成名的捷径才去拍,结果出来粗制滥造。建议我系统的学习一下社会学的路论,比如要看孙隆基的《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此书国内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和宋亚伯写的《乱:恶性循环的中国文化》(台北前卫出版社出版),也不要只满足做一个历史事件的报道者,要从更深层次的东西来挖掘,这样就比别人的学术视野光更广阔。
聊到电影,我问芦苇老师对姜文的新电影怎么看,他说:我是在高新的一家电影院看的这部电影,全场就十个人,我还是被媒体请去的,不买票的。我觉得姜文的的新电影一如既往的延续了他以往电影的风格,这种意识流的电影早在70年代欧洲就玩过的,比如《去年在马里昂巴德》,欧洲是意识流电影的鼻祖,所以这部片子拿去参赛,请欧洲人看,是否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如果外国人拍了一部功夫电影拿到中国来,我们肯定觉得拍的很一般,我们把功夫电影都拍了多少年,观众的胃口都吊高了,你拍的这些基本的入门的东西怎么能获得好评。

与芦苇老师前后聊了五个多小时,主要是文革及文革中发生的事件,当然还聊到电影、常识、历史事件及人物、两岸问题、二二八事件和一些私人的话题,有机会再慢慢写罢。

和芦苇老师聊文革 二维码相关阅读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王冷之死
我为什么要研究文革
一件毛衣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