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怪谭]祸从口出的鬼故事

@ 五月 8, 2015

原文首发于《杜华辉:城南笔记》,感谢作者“@作家杜华辉”的原创分享。 作者曾撰文《我再也不想踏进医院的大门》】

那是2001年农历十月一深夜,也就是所谓的给故去的亲人送寒衣的夜晚。大约在23点45的时候,我接到朋友老婆的电话,说王××在家胡言乱语砸东西,让我帮忙制止她丈夫,我当时家住劳动路西安仪表厂103家属院,于是马上出门打车赶到土门附近朋友家。

朋友是西郊某单位的中层,进屋一看遍地狼籍,朋友的女儿和准备结婚的未婚夫都拾掇不住,我们一起将他按倒,打了120,到了医院注射药品等等安顿好后,才听他老婆说事情经过。

他们晚上23点从城里父母家出来路过北马道巷南口的时候,躲避车辆时不小心踢了刚刚烧完的冥币,我的朋友跺灰时顺口骂了句脏话,回到家就对着镜子忽然楞着不动,猛然间开始大吵大闹,一口的上海普通话(我的朋友是东北人):“你赔钱!你把我的钱都踢到水里啦!本来踢没有就算啦,你怎么还要骂人?”之后就摔东西骂些什么瘪三一类的脏话(我当时听着立即起了鸡皮疙瘩)。

我这时也才解开心中的疑惑,去他家当时就觉得奇怪,我的朋友什么时候南方普通话说的这么顺溜,还以为是和单位同事学的呐。那个晚上,我们四人(我和朋友老婆、朋友女儿和准女婿)一直坐到天亮,我们感觉这应该是老人们所说的鬼附身了。到了早上8点多,朋友醒了,奇怪的问我们他怎么了,为什么在医院?我们骗他说你身体虚昏倒了。

平安无事一天后,到了快零点的时候,我的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又出事了,和昨天夜里情景一模一样,他们家人在邻居的帮助下已经把他送到医院了。在打镇静之类的药品前,朋友不让医生靠近,嘴里喊着“马带良!邓九华!你俩帮忙把绳子给我解开!”仍然是上海普通话,这两个人名字后据朋友老婆说是单位已故同事。我赶到医院后又是整夜没有合眼,紧急商量怎么办。凌晨1点时,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我的一位在政府工作的同学,因为同学的父亲据说能掐会算,光是看你几眼就知道你当时有什么疾病,还可以在夜间看见游魂。天大亮时我和朋友老婆就赶到了同学父亲家,情况说明后,这位老先生给我们说了至今我记忆犹新的话:“西门城楼45度角,也就是东北方向500米以外,那是阴间的报到处,那里的房子属于明清建筑,每天西安市去世的人都要到那里报到,有几排青砖碧瓦的平房,但是都破旧了,里面还可以查询到以前去世的亲朋的去向。”关于我的朋友的这个情况,老先生说很简单,让我的朋友买好烧纸冥币在拿瓶酒,在晚上23点也就是犯病之前去曾经踢到纸灰的地方用酒浇一个圈,然后赔礼道歉,烧完后鞠个躬就好了,但是走了就不要回头看。

于是我们大家赶紧准备,在晚上22点半就赶到了北马道巷的路口并且一直给朋友教如何如何说,因为他白天到23点30分前他常清醒,不明白我们这个行为。23点的时候,我朋友的老婆陪着一起烧纸,我们在远处观望,完后我们一起回到了朋友家,果真如此,再也没有出现鬼附身的情况。

事情过去很久了,我从一个无神论者转变到了见到神像就要拜,这个事情也是我第一次在网络上说给大家,因为看到网络里面说粗口的人太多。我只想通过我亲身经历的这个事情告诉随口讲脏话的朋友,以后要改改了,说话千万不要带脏字。老人们说的很好的:祸从口出。

怪力乱神事件簿两则 二维码相关阅读
俺滴鬼故事
诡异的大学校门
怪力乱神事件簿两则
说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