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一样的生活

@ 五月 8, 2015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 關中生活》,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三鲜煮馍:老西安的味道》】

人从水中来,还会回到水中去。人活着,就应该如流水一般。看似平淡的日子,其实包含了很多必然和细小的冒险。如何面对必然,如何避免危险,不容易啊。老子说“上善若水”,就是告诉人们,要象流水一样的生活。

学校的工作很单调的,开门,打扫卫生,泡茶,整理,彻文字,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感受阳光从东往西移动。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因为每天的日子大致相似,但每天是不一样的。太阳每天都是新的,《飘》中有一句话也是这个意思:“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地球不会因为我们而停止运转,我们也就没有理由用刻舟求剑的眼光去看待每一天。”

我在意什么呢?主要是午饭。对一个吃家子来说,学校的午饭时间是最难熬的。为什么?学校离我家十二公里,每天开车上班,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但一来回路上要用掉四十分钟,回家做饭用掉半小时,吃完饭就该回返了。没有休息时间。所以,选择中午不回去了。掐指一算,我来新校区已15个年头了,你想想,15年的中午吃的饭如果一样是什么感觉,而且是那种大锅水煮,所有菜都一个味的菜。

记得刚开始,学校人不多时,食堂推个车到办公楼送饭。一下班,同事们都拿着自带饭盒去打菜打饭,围着餐车说说笑笑,重温大学时光。每人打不同的菜,吃的时候围坐一起,方便的时候还喝上两口,其乐也融融。后来人多了,不送了,就在附近的工棚里开了个小食堂,主要是面食,炒面、烩面、汤面什么的,维持了几年。同样的场景,同事们下班后排队,一人一碗面,或坐或蹲,或站,完全不象高校老师,就是一群民工。师大嘛,过去就老被人戏称为“农民运动讲习所”,老师和行政人员都没什么帅型,很普通的人。

再后来,学生食堂建了两个,人就分流了。再后来,家属区建好了,人更少了。围坐在一起交流的机会没了,而且学校的饭大家也吃腻了,好在,学校外面的建设也跟上了,不再是一片荒地了。大家纷纷外出吃饭,什么茅坡村的湘菜、西大旁边的手工面、外院后面的葫芦鸡、农家乐、樱花广场的川菜、郭杜镇的葫芦头泡馍、韦曲的biangbiang面、太阳新城的生氽丸子汤、智慧城的沸腾鱼,可选择的越来越多,直到对面的住宅小区建成,师大新校区造就了第二个吴家坟经济奇迹。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人对吃的看法不一样。有人会在6元、12元、15元之间挑选。面?米饭?炒菜?认为吃饭就是把熟的东西塞到嘴里,咽到胃里,工作就结束了。但对一个吃家来说,这简直就是对饭菜的侮辱,是对餐饮文化的不尊重。吃是人生中很重要的环节,应该是人的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工作之余,坐在一个窗明几净的餐厅里,看着各色人等从眼前过来过去,象水一样在流动。你不知他们从哪里来,也不会想知道他们要去往何方。在他们的身上,你会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你静静地坐在那,享受厨师用心做出的美食,把不愉快的事全忘掉,身心投入到食物带给你的味蕾上的旅行。你会发现,食物在你眼前已不单纯是食物了,它是阳光,它是流水,它是天地之间阴阳的融合。

厨师的水平很重要,厨师对菜的理解,对菜的热爱会让他面对简单的食材也能做出一份地道的菜。但吃饭人的心情和对饭菜的理解更重要。生气时、匆忙时、急躁时、郁闷时都会影响你对饭菜的态度和感觉。

有段时间,我总抱怨周围没什么可吃的,因为15年啊,该吃的我都吃了,北到智慧城,西到郭杜,东到韦曲,南到秦岭,呵呵,也是阅饭无数,不断在寻找不一样的味道和新鲜的菜品。时间长了,也厌倦了。因为我发现,找来找去,都差不多一个味,原因是厨师和老板都是利益至上,对厨艺的理解都太肤浅。俗语说“萝卜快了不洗泥”。

可是,咱不急啊,有的是时间。某天,我在校园附近,坐在一个面屋里,学生、教师、民工在身旁穿梭。面端上来,光滑的面条在酸辣汤中荡漾,韮菜叶飘浮在面上,在光线中忽闪忽闪的,好象在说,爱我就吃掉我吧。呵呵。就随了它的愿了。简单的饭菜只要做得好,再加上心情好,就算是一碗面条感觉也是不一样的。何况,面条也是承载了几千年的文化积淀的,这个厨师是用心做的。

日子不断地来,又不断地去,逝者如斯,怎么办呢,认真地吃饭,细品味道,然后走进人海中,象水一样去生活。

《流水一样的生活》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你看得见的就是世界
必须的经历
妈妈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那些让我内流满面的烂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