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有关鱼丸的远征

@ 五月 10, 2015

原文首发于《这一天》,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宽容》。】

18点40分55秒,时针踩着PPT的边角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我啪的一下关掉电脑,如同温泉关的斯巴达战士一刀斩下薛西斯军队百颗头颅。此时公司已人烟稀薄,阳光透过窗户播撒着夕阳残存的留念,1000年前的王维就着这光阴喝下西出阳关的最后一杯酒。在这个白菜叶的翡翠午后,我卷起书包,踏上回家的征程,脚下的步点绵延曲折,逐渐与看过星辰大海寻找回家之路的尤利西斯慢慢重合。

公司外的世界一如既往的嘈杂乏味,一排排停驻在人行道的车辆泛着铁皮的幽光像失去鼻子的大象无声的啜泣,却不会有任何一个驯象人扔过一捆黄灿灿的香蕉,远端的公交大巴踩着霸王龙的步伐追赶着快步如蛇颈龙的出租车,这个侏罗纪的世界卷起巨大的漩涡,吞噬着一切靠近的人流。我庆幸可以远远避开这上古洪荒的险恶,沿着坚硬的商店摸索着沉入地下的甬道,那里有和睦温润的地下铁发着人鱼的尖叫穿越黑暗重叠。但在进入安全的地下黑洞之前,我要抵御从情趣店伸出的触角,扮成人面的触角递来一沓厚厚的纸巾,摇动着你无视而过的坚定意志,神话时代她们曾用歌喉这样引诱扬帆而过的尤利西斯,我的应对和尤利西斯一样出色——船帆擦过天际的白云,将诱人毁灭的音符一截两断,我默无声息的耸动肩膀,如从渔人之手滑溜入水的鱼。

但我还是不能钻入沉厚温暖的地洞,卡夫卡的好运只属于他(地洞居民的荣光也只属于他)。我要完成一件重要的使命,那是隔着巨大空间用电波幻化的鸽子发来的使命,我要按照媳妇的嘱托带回一袋墨鱼丸。那鱼丸藏在硕大的冷藏库,几万条僵死的鱼尸瞪着麻木的眼相依为伴,它们的魂灵漫游在无边无际的大海,星光之下,它们自由游弋在春与梦的交织之中,沉重的肉身却宿命般冰封在这里。我站在冷库看不见的氤氲寒气之下,感同身受雄霸初次遭受剑圣锋锐的剑二十一的剑气拷问,但好在一切很快结束,只为求财的冷库看守匆匆接过递上的几张钞票,就把一袋墨鱼丸塞到我的手中,我快步走出这骇人的天地,不曾回头也感到漫天的鱼虾哈哈大笑,像是嘲笑丢弃了混天绫的哪咤。

但一切都不重要,我终于投入了黑暗洞穴的怀抱,身躯与巨龙一般华丽的地铁尖叫着撕开冷凝的空气,十几张大口同时张开,我看到密密麻麻的人体螺丝钉严丝合缝地嵌在一起,一直顶到地铁的唇齿艰难合闭。等待下一辆的念头如文天祥思考投降蒙元的可能性瞬间蒸发无痕,我轻盈地迈过将近20公分宽度的无底沟壑,化身一个新的零件无缝嵌入螺丝钉的序列。地铁轰鸣远去,将时间与故事甩在原地。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19点11分25秒,我告别地铁,结束了短暂的征程,擦肩而过白菜菠菜茼蒿茄子土豆公鸡野狗鸡蛋鸽子草莓和白连衣裙绘就的漫长卷轴,不沾染一丝艺术气息的走进电梯,我的左手扶住装下整个宇宙秘密的黑色皮包,下压的手指透过细腻的皮纹能摸索到KINDLE里卡尔维诺的跳跃。我的右手紧紧拽着一袋浅白色塑封包裹的墨鱼丸,那是这趟漫长旅途的见证与成果,只有在鬼哭神嚎的雨夜里守护遭受鬼神抢夺经书的玄奘方能明白这一切行为的意义。

一双鬼魅的眼睛此刻正死死觊觎着我手里的鱼丸。我同层的邻居提着一袋子的绿菜微笑着和我对话,一边敲打着牢牢盯着我右手不放的儿子。我很艰难地斟酌着词语,试着和他说点什么,电梯间里挤满了下班的人群和太阳下睡过头刚想起回家的蹒跚老人,浓郁的人气溢满电梯,我忽然感到异常孤独。我想象着尤利西斯此刻的旅程,他穿越了星辰大海,扬着风帆从波塞冬的三叉戟尖飞翔而过,家门在望,他站在甲板上泣不成声,神话时代终于走进诸神的黄昏,他将大腹便便的度过幸福余生,一切都将无可挽回的走向庸俗。

19点15分03秒,我推开家门,饭菜的味道从咕咚作响的锅里飘过来,我把所有的冒险故事关在门外,“亲爱的,我把鱼丸买回来了。”

一场有关鱼丸的远征 二维码相关阅读
这是读书的好时候
无常
小葱
逝去的情怀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