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农家院里那碗凉面

@ 五月 12, 2015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 關中生活》,感谢作者“又是春暖花开时”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流水一样的生活》】

提起扶风,大家一定不陌生。外地人都知道,为啥呢,因为法门寺。因为有了法门寺,西安的旅游除了东线的兵马俑,才增加了一个西线。在吃的上面呢,扶风也是一个历史很长的地方了,吃的不用说,多的很,象一口香、面皮、鹿糕馍、醋粉、豆花泡馍、羊肉泡馍、搅团、炒凉粉、麦饭等,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在农家院里的那碗凉面。

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是一个夏天,和同事去扶风办事,到中午了,饿了,他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召公一个农家院外,面露得意地告诉我,这是他屋,今天让我吃个想不到的。

那时的农村还没有普遍地拆旧盖新,还保持着传统的前后院,中间是厦子房,两边是灶房和杂物室。前院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一眼井,三伏天,井中的水冰瘆瘆的。当时还没有通自来水,家家用的都是井水。从太阳下进来,用井水探把脸,再喝口用井水泡的茉莉花茶,身体中的热气下去一半了。

同事的老妈也没闲着,在灶房和面、压面。那时用的是木制的压面机。老太太亲自动手,用个大盆和面,有三、四斤面吧,在盆里反复揉搓,真有劲。我想着这么多面,能吃完吗?真实在!眼看着面和好,然后放进压面机里,也是反复碾压。我很新鲜,就凑在一边问这问那,听老人说,多压几次,面筋道,吃着口感好。我当时就感觉有点饿了。

面压好了,搁在案子上用刀切成细条,码好放在那。再去炒臊子。我看了一下,有韭苔,有西红柿,有鸡蛋,还有个什么菜想不起来了。在大锅中嚓嚓一炒,也是一大盆,放在旁边晾着。闻着酸香酸香的,口水就流进喉咙了。

凉面
(图片来自网络)

转过身来烧水下面,也是一大锅。面条下到锅里,往灶里扔几块木头,水咕嘟咕嘟地,拿着大长筷子左一下右一下,时间不长就开始捞面了。

注意了,关键时刻到了,在下面前,老太太从井里打了一桶水,倒在一个大盆里。面捞出来直接放进井水盆中,感觉面被激了一下似的,唰的一下瘦身了。将减肥的面又捞进碗中,注意,又是一个想不到,真是老碗啊,盆似的,那是我之前从没用过的大碗,面放进去有一半,当然是随量了。我是不好意思捞太少,几个同事都快满了。浇上做好的臊子,搅匀。口重的再加盐和油泼辣子还有醋。就在院里,有的坐着,有的蹲着。我找了个小靠背椅,左手端着,就开吃了。

在我眼中跟小山似的一碗面,结果就被我吃完了。因为没吃过这么香的面。面经过井水一过,非常筋道,当然不是硬的那种,是牙咬不粘入口凉爽。素臊子也是非常入味,酸香可口,开胃得很。过去十几年了,现在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和味道。还有一个原因让我记住了这碗面。其实我当时吃完第一碗后,又捞了一点,等于是吃了一碗半,坐在椅子上,吃完,站不起来了,肚子撑得不行。真是眼大肚子小啊。

很简单的菜,很简单的制作方法,但味道却很独特。也许是因为是在小院里,也许是图新鲜,反正那个面的麦香和韭苔西红柿的菜香让我回味到现在。每次去扶风都会想起那个同事的家,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物是人非。老人去世了,院子盖新房了,井填了。压面机也没了。那碗面也成了回忆中的陈列品了。

扶风农家院里那碗凉面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三鲜煮馍:老西安的味道
臊子面的历史
人闲桂花香醪糟
回坊的猪肉臊子饸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