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有座铁镰山

@ 五月 13, 2015

原文首发于《冬去春来》,感谢作者“wangxinmin”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端老碗咥糊汤面》】

在故乡汉村乡的北部横贯着一条山脉,史称商原、商颜、许原,形似镰刀,因此俗称铁镰山或长虹岭。铁镰山地处渭北黄土高原的南缘,也叫黄土台原。其走向为东北偏东而西段转向西南。东崩于黄河而断于金水沟,西堑于洛河而止于西坡头,东西长约100华里,南北宽约4.9公里。汉村乡的北部这一段正是镰刀的中间。

铁镰山历史上多系荒沟,记得在义井村西北部的西坡上有死娃沟,即抛弃婴儿或埋葬夭折婴儿的地方。解放放后铁镰山陆续被改造成梯田和瓜果园,在中学期间的暑假和寒假和家人参加过农田基本建设,修过梯田,种过小麦、玉米、谷子、红薯,上学期间也参加过学校学农田的类似劳动,有一年还和几个同学种过西瓜,西瓜快熟时,就住在瓜田的土窑洞里,日夜看守,和吴双喜等同学与偷瓜贼搏斗过,受到过学校表扬。不幸的是吴双喜同学已英年早逝,令人怀念。

过去铁镰山多干旱,雨水稀少,义井村的西坡上和东坡之间修建有雷神庙,是村人祈祷雨水的地方,但雷神往往令人失望,可以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铁镰山上的庄稼是丰歉由天,也就是靠天吃饭。大旱之年别说庄稼,就连人吃水也很困难,十几米深的井有时就干枯了,父老乡亲于是就吃洛惠渠的水或者窖里积攒的雨水。

地面缺水,但地下并不缺水,铁镰山北缘地处深大断裂带部位,陆续发现段家矿泉、金水泉、太奇泉、蔡庄泉、苦泉等泉水,其中段家乡育红村矿泉,系深井自喷温泉,水温高达41度,无色、无味,清澈透明,经鉴定属优质医疗、饮用优质天然矿泉水,不仅供本地人使用,也远销省内外。不仅使父老乡亲告别含氟量高的井水,黄牙变白牙,而且惠及炎黄子孙。

铁镰山

铁镰山 图片来自网络

早在汉代,古人就凿通铁镰山,修建龙首渠引北洛河水灌溉铁镰山南麓的农田。上世纪三十年代,著名水利专家李仪祉在主政陕西的杨虎城将军支持下,修建洛惠渠,灌溉铁镰山以南的几十万亩土地。上世纪末,引黄工程横贯铁镰山南麓,使铁镰山旱原变成水田和花果山。

铁镰山除了冬季,一年春夏秋三季均有花果,春季金黄的迎春花、紫色的苜蓿花引来雪白的苹果花和粉红的桃花;夏季西瓜满地滚,苹果和桃子压弯了树;秋季野菊花漫山遍野,地里的玉米、红薯熟了。除此之外,雨后天晴,在阴坡上捡地软,包包子和饺子,味道好极啦。

在义井村东北的东坡上,埋葬着我的祖先,每逢清明节,我的父辈和兄弟们就提着烧纸、酒水和贡品,扛着铁锨等工具上坟,给祖坟培培土,烧纸祭奠,以表达哀思之情。在外的游子事务缠身,难以回去祭扫,那就以此文遥祭并寄托思念之情

东坡也是后代如我者走出家乡的道路之一,我第一次离开家乡去西安求学就是走上东坡去蒲城的坞坭车站乘西韩(西安至韩城)铁路火车走的,假期返回家乡探亲也是下火车后走下东坡与亲人团圆。而毗邻的西坡则长眠着我的外公外婆,也是儿孙们魂牵梦绕的地方。作为铁镰山的一部分的东坡和西坡,既是祖先入土为安的归宿地,也是后代走向世界的始发地。只要我们子孙后代胸中有祖先,手中有镰刀,眼中有彩虹,就一定会走好走远的。

故乡有座铁镰山 二维码相关阅读
还乡见闻
老屋门前的竹园
我的故乡汉村乡
丧家犬的乡愁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