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玫瑰

@ 五月 14,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陇山·关山·六盘山》。】

新开一罐玫瑰普洱,是围棋子大小的玲珑小沱茶,剥开软纸可以看到茶里夹杂的玫瑰花瓣。冲入开水,头两泡的茶汤厚重如墨,两泡之后色如红酒,玫瑰香和普洱的醇厚相得益彰,说起来,玫瑰的香味果然非常百搭啊。

打开冰箱,还有罐家人带回来的玫瑰酱,一尝惊艳,简直怎么用都好吃,配司空饼算是默认吃法,加进酸奶、银耳百合也香甜宜人,蒸盘山药淋一点,玫瑰的甜香里更有通常蓝莓酱所没有的暖意。

玫瑰酱加入饮品的话,个性随和的奶茶不用试就几乎可以断定好喝,做一杯尝尝,果然不出所料。又想起咖啡店里主打情侣生意的玫瑰咖啡,通常是在雪白绵密的奶泡上搁一勺糖渍玫瑰,夸张点的再装饰两片质地宛若丝绒的深红玫瑰花瓣,虽然没在咖啡店点过,但一直觉得这道咖啡只不过是噱头,中看,未必中喝。等自己在家好奇做了一杯喝过才发现,玫瑰酱再甜,底子仍会有一丝清苦,和咖啡相配,居然比想象中好喝得多。

后来又发现更美味的法子是反咖啡馆之道而行:杯底先放一勺玫瑰酱,浓缩咖啡滚烫地直接浇上去,最后倒三分之一杯奶泡,不用搅拌就这么直接喝,头一口和普通拿铁区别不大,慢慢地,甜味、玫瑰香、以及沉在最后的清苦才和咖啡的味道一起逐层浮现出来,每口的味道都不大一样,是一杯像香水一样分得出前中后调的咖啡。

配图

陈丹青有个句子提到玫瑰:“我们不会说:一朵花得开那么几次才慢慢像一朵花,真的玫瑰,一开开来就是玫瑰。”玫瑰太过绝色,美得一目了然所向披靡,自莎士比亚以降,写给玫瑰的诗篇,大概超过所有其他花朵的总和,那首名叫《玫瑰人生》的歌,六十多年后依然全球传唱。

却蓦然发现,这几百年来被高度符号化的,艳冠群芳的花,在生活中出现的地方不知不觉间早变成了浴室和厨房。看得到玫瑰花瓣的地方,更多是在面膜罐子里、茶叶筒中,花瓶里如果有玫瑰,也一定是周末买菜的时候在菜市场里推着自行车的花贩那儿顺便买的,那句老话是怎么说的?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

作家尽管感慨“这一朵玫瑰像所有的玫瑰,只开了一个上午”,所幸玫瑰的馥郁芬芳是可以留住的,虽然或脱去水分,或被蜜糖封存在玻璃罐里,或在一杯红茶里载浮载沉,甚至只留精魂密封在精油纯露瓶子里,玫瑰仍然是玫瑰,就算只闻到香味,恍惚间仍可忆起当年,枝头盛开时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颜。

烟火玫瑰 二维码相关阅读
面包上的黄油
早安面包
把柠檬做成柠檬水
给自己煮一杯奶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