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社会的底线价值

@ 五月 15, 2015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以阅众甫”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银行移动支付之殇》。】

当初上大学的时候,除了韩国电视剧,韩国电影在国内也比较火。韩国电影主题比较多,爱情的、政治社会题材的,也有许多喜剧。韩国的喜剧不仅仅是搞笑,还融合了爱情和编剧对于黑暗社会的讽刺。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系列就是《头师父一体》,这个系列的电影出了好几集我都看过了。除了无厘头的滑稽搞笑剧情外,每集都有一个主题就是黑社会老大深入学校、社会体验生活,然后又往往被小人物的遭遇感动而同情他们,带领一帮黑道社团分子去帮助小人物维护权益。这些人虽然脱离正式社会的常态,即使根植于社会的最底层、最黑暗一面,但仍然有一些最基本的道义规则在遵守。而黑社会社团的老大都始终强调一种基本的伦理观,就是在每个人的生活中有三个人必须尊重,一个是领导也就是头,一个是师,一个就是父亲。很多时候需要将三者一体的看待。因此电影里面的盖斗锡一直得到社团大哥的青睐,也是因为盖斗锡身上具备了社团应有的这些伦理价值,包括他对于其他最本的善恶观和道义的坚持。

后来等我认真的看过几遍《天龙八部》的电视剧和小说原本后,便越来越觉得无论是韩国电影还是金庸的小说,其实都并非在杜撰一套所谓的江湖伦理规则,这些都在不同环境和语境下的江湖社会存在并且是互通的。那怕在我们常常觉得脱离正常社会法律秩序之外的江湖社会、黑社会团体,都存在一些人类社会存在或被推崇的伦理道德,最底层的社会往往折射出人类社会最为重要的价值观,或者基本的社会规则、伦理价值。而这些规则虽然会因为群体本身的生活习性、交往方式变得简单、粗暴,但是维系这些最底层组织的规则却从来不曾丢失,相反这些规则的存在构成了这些群体得以存在的根本基础。因此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需要规则来维持。

在金庸的小说里,我一直有一个印象:所谓的名门正派包括那些称作其行动是为了江湖大义的侠客们,都不能真的算得上是正人君子,最常见的是表现无过于势利、做事情只为结果而不讲道理。比如,乔峰的养父母惨死,他还跪在旁边悲泣时,少林寺的诸僧侣不问清楚就痛骂乔峰并迅速出手。当然,我们相信大凡江湖人士都性格直爽,不逞口舌之争。但许多事情应有的冷静和逻辑应当是不缺乏的,更何况常年行走江湖。即使是多年不出禅院的和尚也经过修行应当懂得戒急用忍,懂得克制性情,以辩黑白,然而无论在《天龙八部》包括《倚天屠龙记》里面都出现少林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大打出手的事情比比皆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尚且如此,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侠义人士更是没法一一列举其所做所为。

事实上现实社会里也常常如是,许多标榜着高尚的口号或是做事理由的事情,却往往令人觉得厌恶或是肮脏不堪,就比如常常看到的电视或者广播中存在医疗讲座,最终发现都变成销售保健品的渠道,每天有许多老人跑去实体店排队买药,却真正治好的寥寥无几。人在一个缺少底线伦理的社会中,就越是标榜社会稀缺的一些道德价值,滥用社会信任,然而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所以我们常常忽视了那些社会底层人士,因为他们的外表、出身贵贱或是言行而误判他们的品行,忽视了他们身上具备的一些基本的良好品德,而这些品德投射出他们所认可和坚持的一些基本的伦理道德和社会价值观。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比如:四大恶人里的岳老三,被人称作穷凶极恶,就这样一个“恶人”内心里却始终有自己的逻辑和做事情的底线,那就是伦理等级次序,以及言出必行。比如说他始终认为段延庆老大就是老大,自己想做老大必须武功取胜,否则就必须听老大的差遣,这便是他的原则;另外,他认了段誉为师父,便以师父为上言听计从,这便是对于人伦秩序的尊重,也是言而有信的遵守,总之绝不做乌龟儿子王八蛋。宁可被段延庆杀死,他也坚信不应为了简单的服从自己的老大而令自己的师父丧命。所以,我看金庸小说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岳老三这个人物形象,或许他只是个小人物,被江湖社会看着邪魔外道,做事情看似乖张,但实际上他所做的、所说的每一样都有自己的原则和逻辑,这说明岳老三本身是一个极为有原则的人。否则,段誉是无法用口舌的辩论就能很容易的拿捏住岳老三。之所以如此,其真正的原因在于做事情的人认可自己坚信的那些价值规则。无论如何,岳老三都相信磕了头就是师父这样一个师徒之间的伦理,只要段誉没向他磕头坏了规矩把他逐出师门,无论他内心里多么不情愿段誉也是他的师父。这种建立在传统社会中师徒关系之中的朴素的伦理观也正是现代人所无法坚持的,甚至在名门正派中也无法坚持的。比如《笑傲江湖》里的劳德诺,既然入了华山派,却不能遵守华山派的规矩,成为背叛师门的卧底。而《倚天屠龙记》里的金毛狮王谢逊,则就和岳老三一样,看似凶残、霸道,却深深的认可师徒之间的伦理道德,他最终默默的承受成昆的拳打掌击,无非是要了却其与成昆之间的师徒之情。师无情陷其于非命才能视作被师父弃出师门。而谢逊报得大仇后也是散尽成昆所受一切武功,方算得无愧于成昆传授其一身武艺。

天龙八部

然而,我觉得金庸小说里对人冲击最大的是《天龙八部》、《笑傲江湖》和《倚天屠龙记》,因为在这三部小说里,许多应有的社会道德、江湖道义突然间就寻找不到,包括主人公都在面对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乔峰变成萧峰,他开始发现他以前为之热血澎湃的爱国事业曾经是那么的伟大和光荣,而顷刻间才发现自己就是这份事业当年制造的惨案中留下的遗孤。而那些他一直觉得是江湖豪杰的前辈们其实都手染了他父母的鲜血。他曾经以为保护汉人、保卫大宋就是爱好和平,后来发现他所痛恨的契丹人原来就是自己的母族,而契丹人也一样饱受汉人的欺凌。而他只有站在被欺凌的老百姓的角度时才真的发现,无论是大辽或是大宋,只有弱者身上和平、人道才变得无比重要。

又比如令狐冲和张无忌,出身于名门正派就差点以为邪魔歪道就无情无义、缺乏江湖信义、毫无人性和人道。然而他们所遇到的那些被名门正派所鄙弃的邪教魔头中却尽是有情有义的汉子,日月神教的曲阳、向大哥,明教的常遇春。在正邪两派的对比中,正派丢尽了自己信义,江湖社会的纷乱不都在于他们互相之间的权势争斗,所谓名门正派者为了利益也不惜撕破门面,使尽阴谋诡计、用毒谋杀。不尊长辈亲族的弑师杀父、残害同门;对待江湖同道,用尽险恶诡计、勾结同伙党同伐异,互相利用相互仇杀。反倒是邪教人人虽然行为乖张,却也有自己行走江湖的基本底线,他们慷慨豪爽,互助同门,甚至在教派最危险的时刻一起捐躯赴难、慷慨赴义。

所以,读过金庸,我觉得人类社会有许多底线价值是评价人、组织的标准。在江湖社会里,许多社会规则已经无法被遵守,所谓的法律、江湖秩序在纷乱的环境下已经无法找寻,但是江湖社会的信义、师徒或师门之间的伦理等级、人性、善恶和和平的观念却是判断一个人的根本标准。缺乏这些,在已经底线社会的江湖中更难寻找到应有的秩序。

其次,集体主义或是建立在利益驱动基础上的理想、组织和社群,无论构筑的未来如何的宏远而伟大,如果缺少底线规则对于自身的约束和控制,最终也会遵循利益的驱动破坏人类社会应有的秩序和既有规则。有些目标看似高远和宏大,但是当它违背人类社会的底线规则也无益于发展整个社会人的需求和利益时,那么这种形式其实就又无异于邪教,组织、参与者都会成为破坏他人和整个社会利益包括社会价值的工具。正邪之分,往往就在毫厘之间。而这毫厘则关乎它是否有为人类社会的根本福祉和利益,有无恪守人类社会最为基础的社会底线、伦理价值。就像是岳老三,虽然他性情乖张,但他终究有自己的原则,必然也不会像段延庆一样寄希望于控制一个国家来实现自己的贪欲和妄念。

所以金庸的小说是讽刺的,但也说出了乱世中最应当坚守的东西,那就是传统社会的仁义礼智信,也是所谓的名门正派标榜的价值。这或许就是金庸的社会理想价值。

江湖社会的底线价值 二维码相关阅读
江湖纠纷的仲裁者
关于乔峰的悲剧
笑傲江湖的生活态度
丐帮的选任危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