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公民》:跨国翻拍好案例

@ 五月 16, 2015

1957年,奥斯卡影帝亨利·方达主演的黑白影片《十二怒汉》成为影史经典。十二名陪审团成员在一个封闭空间里讨论关于一场谋杀案的事实认定,从一边倒的“有罪推定”到一致认可“无罪”,极简的剧情表现手法和场景设计,却让后来者纷纷效仿,比如2007年米哈尔科夫翻拍的俄罗斯版《十二怒汉》,再比如2015年徐昂翻拍的中国版《十二公民》。

青年导演徐昂以《喜剧的忧伤》等话剧声名鹊起,改编自《十二怒汉》的《十二公民》是他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一出炉就拿到罗马电影节最高奖,单从这点来说,《十二公民》成功了,在翻拍的影片中,这属于难得的案例。最重要的是,《十二公民》,完全源于西方法律制度的故事能成功地复制到本地语境中,无疑给中国电影的跨语际改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

当年的《十二怒汉》讲述的是一桩失足青年杀父的案件,主要透射出美国社会当时的贫富阶层对立,富人资产者和平民阶层也构成了片中陪审团最主要的矛盾冲突。《十二公民》沿袭了《十二怒汉》的故事架构,将“富二代杀死贫穷的亲生父亲”移植到“失足青年杀父”身上去,也学着希德尼·鲁迈特去拷问眼下的社会议题。

此外,《十二公民》中的十二位“陪审团”成员的身份各式各样,构成了一幅当下中国市井的浮世绘。通过对案情的讨论,富人VS平民、本地房东VS外来务工者、长辈VS晚辈,这三组分别折射出经济、地域、代际差异的角色设置贯穿全片,也与原版《十二怒汉》中的角色设定基本映照了起来。徐昂还不失时机地发挥喜剧才华,相比原作的深沉、压抑,该版倒是融入了插科打诨。

看这“案子”

看这“案子”

所不同的是,无论是原版《十二怒汉》,还是俄罗斯版《十二怒汉》,他们对陪审团的设置基于国家法律本身存在这样的身份,而内地目前没有陪审团的概念,无形之中,提升了翻拍的难度。因此,徐昂将故事背景搭载起模拟法庭的框架,以至于《十二公民》的主体故事就是一场法律游戏,庆幸的是,徐昂让游戏变得庄重、严肃,没有让法律游戏真的只是游戏。

在故事的总体走向和关键细节的设置上,《十二公民》完全依《十二怒汉》画瓢,这保障了影片严肃的艺术品格并凸显了其社会价值。《十二怒汉》也好,《十二公民》也罢,案情推理并不是重点,关键在于透过每位陪审员的辩论,反射出其所代表的阶层、族群的大致社会立场,应当说,这一点也是众多《十二怒汉》翻拍版的重心之所在。于是,徐昂对“十二公民”的身份安排便合情合理,有些巧妙了。

《十二公民》的演员都是响当当的话剧演员,话剧与电影、电视剧不同,台上一次过,没有CUT,没有再来一遍,无疑对演员的演技是极大的考验。可以说,优秀的话剧演员能是优秀的影视剧演员,反过来,却不一定。可是,略显悲情的是,何冰、韩童生这些老一辈演员的名字并不被年轻人主宰的电影市场接受,加之《复联》这种毫无深度、全靠特效的超级大片以寡头形式抢占着档位,《十二公民》自然不用对票房抱太大期望。

当然,影片的优劣将如武则天的无字碑,由后人评说,时间会给予公平的答案。

《《十二公民》:跨国翻拍好案例》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念念》:张艾嘉的思考
《万物生长》:本就是不入流的模仿
《速度与激情7》:稀缺的都是好的
《触不可及》: 探戈舞曲颠覆成网络神曲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