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带我玩就不开心

@ 五月 18, 2015

本文首发于《Spark》,作者“宋钰康”,作者曾撰文《伸手党是最懒的用户》】

前几天和学弟学妹去吃饭,边吃边聊,却发现我们虽然仅比他们大一级,也有代沟了。表示他们觉得很好笑的东西,我们居然完全听不懂。

这从侧面说明了90后所处的时代。信息更新非常快速,一个年级的差别已经远远超过了以前一年内对人的塑造了。一年内一个人所接触到的东西已经可以让他与上一届完全区分开来。所以90后的群体特征越来越不明显,远不像80后那样有一些集体回忆,取而代之的是个体差异。

群体性弱化

因为在当前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90后的选择更多了,不像80后,电视上只播变形金刚,所以他们都看变形金刚,到后来一起回忆变形金刚,所以他们有共同语言,有群体特征。而90后则不是,所以会出现开头出现的情况,我们完全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因为他们几个人经常一块,接触的东西又差不多,所以他们之间可以相互交流,而我们与他们之间就有代沟了。同样,我们了解的,他们反而插不上话,这就是90后的特点,就是没有共同的特点。

宅文化

同样,由于信息爆炸带来的还有宅文化,虽然天天呆在宿舍不出去,但是互联网上的内容已经足够90后们探索了,动漫,电影,游戏,社区,sns,内容和领域都多得数不胜数。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宅在宿舍一整天,追剧,看动漫,或者学习。他们喜欢叫外卖,喜欢网购,喜欢零食。

消费观

90后接触互联网非常早,可能大部分用于建立世界观的信息都来自于互联网,对于互联网产品有自己的见解,甚至能够提出一些专业性的意见。因为接触的大多数都是互联网产品,而互联网产品的特点是同类型产品多,可选择余地大,价格低,所以90后的消费观与老人们大有不同,最明显的是不再相信广告了,营销再好,广告再漂亮,在90后看来也是夸夸其谈,广告在消费中的作用微乎其微,90后不喜欢你吧啦吧拉地给他讲这个东西有多好,而是要自己去体验,去感受。他们更多关心的内容是是否满足自己的需求、质量、价格。

另外一点就是情感消费增多。有时即使很贵,他们也会因为单纯喜欢,或者是因为触动到了自己,而发生消费行为,比如几百上千的手办、模型等等。另外,购买行为发生之前,也许他们已经对同类型产品都了如指掌了。比如,购买手机时,相比于老一辈单纯地要求续航、通话质量、耐用,并且只要满足这几个要求,随便买个手机都可以,90后在购买行为发生之前,除了关心自己的需求比如说续航、性能、屏幕、音质、易用性等等,可能会在同类型产品中,对其他方面做详细的比较,比如两款手机都满足了自己的需求,他们会比较外观、做工、UI、手感、售后服务等等多方面进行比较。所以,在购买行为完成之前,他们了解的已经远超出了需要。所以,我觉得在产品设计时,在满足需求的基础上,做一些细节上的专业的设计是有一定必要的。因为对于90后,他们对于产品的了解可能非常深刻,他们不仅能对产品是不是好用做出简单地判断,更能分析出这个产品是不是用心去做了,是不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是不是包含了作者的情感在里面,甚至是具体哪一方面的问题造成了使用中感觉不爽的感觉。比如两个功能相同的app,仅仅是有一个按钮的动效不同,即使这个动效没有实际的功能,但是用户可能会因为设计的用心被感动从而喜欢上这个产品。

参与感

上面说的不相信广告,更喜欢自己去了解产品,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相比于被动接受,90后更喜欢主动探索。信息多到不能分辩真假,所以90后不再相信别人怎么说,更相信自己调查和探索后得出的结论。90后的独立性更强了,不喜欢被灌输,喜欢亲自参与。所以,90后更注重参与感,更注重体验。所以,在产品的运营过程中,一定要让用户参与进来,让他们和产品一起成长,在产品推广时,要更注重实际内容,不能只是夸夸其谈,要让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产品的人能够很快地接触到产品本身(比如试用、测试),要让这个产品对于潜在用户是可达的。

这就是90后,追求个性,不信说教的互联网新生代。不带我们一起玩,我们就不开心,也别和我们讲大道理,我们不爱听~

伸手党是最懒的用户 二维码相关阅读
优酷与B站:大而全与小而精
国内外安卓app大不同
红包的社交基因
「2048」为何让人爱不释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