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出行就必须戒严封路吗?

@ 五月 19,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探西安”。】

14日,习近平在西安会见了印度总理莫迪,所过的沿路无一不被清场、封路戒严,限制市民出行(2333期之1)。外宾或官员出行要求普通人回避一是为了安全着想,另外也是地位的彰显。其实这一做法并非新创,而是中国古已有之。以下仅就语词,简要梳理这一做法的历史渊源。

图片
空荡荡的小寨天桥

早在中国古代,但凡官员出行一般都会有吏在前方开锣鸣道,让百姓回避以彰显其地位崇高。而期望有所作为的官员或皇帝往往愿意近距离了解百姓生活的实况,于是就有了历史上的各类“微服私访”,然而因为种种原因所限,这也仅在话本和戏剧中出现,实际极为罕有。

1、喝道:

官员出行仪仗前列导引传呼,令行人回避,谓之喝道。

早在唐朝,唐代诗人韩愈就曾在他的《饮城南道边古墓上逢中丞过赠礼部卫员外少室张道士》一诗中这样写道:“为逢桃树相料理,不觉中丞喝道来。”诗文中就描述了官员出行,众人避让的场景。元代无名氏在《冤家债主》第二折中写:“骏马慢乘骑,两行公吏随,街前休喝道,跟我探亲知。”描述的就是官吏出行,两旁仆从帮其开道,喝退众人的情形。在清朝,孔尚任曾在他的《桃花扇·哭主》中这样描述:“远远喝道之声,元帅将到,不免设起席来。”

除了诗文中对喝道场景的简要描述之外,郑板桥专门著有《喝道》一诗,原文是这样的:

喝道排衙懒不禁,芒鞋问俗入林深。

一杯白水荒途进,惭愧村愚百姓心。

此外,在他的《范县》一诗中他也写到了“喝道”相关的内容:

四五十家负郭民,落花厅事净无尘。

苦蒿莱把邻僧送,秃袖鹑衣小吏贫。

尚有隐幽难尽烛,何曾顽梗竟能驯。

县门一尺情犹隔,况是君门隔紫寰。

2、开锣鸣道、鸣锣喝道:

古代官吏出行时,衙役在前面敲锣,吆喝行人回避,比喻替人张扬炫耀。、

如果说“喝道”仅是简单的指称官员出行,众人回避的这一现象,那么“开锣鸣道”和“鸣锣开道”则生动形象地描述出了为其开道、避让的具体场面和操作方法。清代作家李宝嘉在《官场现形记》的第二回中这样写道:“每逢出门,定要开锣喝道,叫人家认得他是官。”其中寥寥数语,所描述的就是百姓为官员让道以示其尊崇的场景。清代吴趼人在《糊涂世界》卷六中也有涉及:“时而作一得意想,便仿佛坐在四人大轿里,鸣锣开道地去接印一般。”鸣锣开道背后所暗含地这种优越感,以及因与众不同而滋生出的莫名骄傲。

3、唱诺:

旧时显贵出行,随从在前面吆喝开道,令行人回避。

除了“鸣锣开道”这样的方式之外,在中国古代,仆役们还会采用“唱诺”的方法,达到让众人回避的目的。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孟子》一书中就有谈及“唱诺”,称此意在“行辟人也。”而在《老学庵笔记》卷二中:“先君言,旧制朝参,拜舞而已,政和以后,增以喏。然绍兴中余造朝,已不复喏矣。淳熙末还朝,则迎驾起居,合门亦喝‘唱喏’,然未尝出声也。”何谓唱诺?明代的周祈在《名义考》卷六中这样描述:“贵者将出,唱使避己,故曰唱喏。”

纵观以上,可见但凡官员出来,下人大吆小喝,要老百姓肃静回避的事,在古代就已是常规,只是今天依然将这一做法延续了下来。而且就这一做法本身而言,官员们对此心存不安的甚少,而做得过分的却很多。

早在宋朝,王安石罢相后退居于金陵(今南京)时,有一位大官夜里去拜会他,竟然也不忘喝道清场。尽管夜里路上很少有行人,但他依然坚持这样的做法,非要大摆威风不可。王安石见后哭笑不得,作诗一首讽刺道:“扶衰南陌望长揪,灯火如星满地流。但怪传呼煞风景,岂知禅客夜相投。”由此可见,在王安石看来是大煞风景的事情,在安排喝道传呼的官员那里看来却很风光很有派头。部分官员对此事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4、微服私访:

除了官员出行要百姓回避之外,大凡真正的政治家、艺术家或发自内心,或出于对好名声的看重,或为了赢得民意,或多或少都表现出一种亲民的态度,比较愿意和普通民众多接触。但是真正做到这一点的人却寥寥可数,历史上几乎没有。

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因为长居高位,想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却很难。另一方面是因为长久的疏远与惯性之下,百姓自身就会对大人物有些戒备之心。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了解民情,往往要隐姓埋名,改换装束下去,即所谓“微服私访”或曰“微行”。现在电视剧里以某某皇帝微行为题材者也不少见,但大抵全是“戏说”,毕竟真正做到的人很少。到了现代,媒体的发展,使得信息的传播速度加快,但凡有名望的人的曝光率都很高,已经不像中国古代那样,基本上没法再实现“匿名”,所谓的与百姓真实接触,变得几乎不可能。

究竟是因为不可能而做不到,还是因为压根就没有想过真的去这样做,这就有待深究了。

鲁迅先生在《扣丝杂感》(后收入《而已集》)一文中曾发表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意见,他说世界上的“猛人”(包括名人、能人和阔人三种)往往被群小所包围,“围得水泄不透。那结果,在内,是使别人所看见的并非该猛人的本相,而是经过了包围者的曲折而显现的幻象…我们在外面看见的是一个猛人的亲信,谬妄骄怒,很容易以为该猛人所爱的是这样的人物。殊不知其实是大谬不然的。猛人所看见的他是娇嫩老实,非常可爱,简直说话会口吃,谈天要脸红。”所以“猛人”必须摆脱这包围,“猛人倘能脱离包围,中国就有五成得救。”他还说曾经打算写一篇《包围新论》来研究这一问题,“然而终于想不出好的办法来,所以这新论也还没有敢动笔。”

其实,鲁迅忘了说明这样一层意思:有些猛人,是不想脱离包围的,有人来喝道,正中下怀。鲁迅之所以“终于想不出好的办法来”,由此看来,所谓“做不到”的根本原因恐怕在这里。

除了文学上的分析之外,我们看一个发生在身边的事例。据台湾《联合报》报道,2012年4月19日晚,马英九在前往圆山出席活动的途中,由于车队行经路线实施交通管制导致一辆救护车被阻挡了近5分钟,引起了路人不平。针对对此事,台北市中山分局坦承警察执勤失当,给出的处理结果是,这名警察未先引导救护车通过,违反规定,记申诫两次,分队长督导不周,连带申诫一次。一水相隔的台湾尚且能做到如此,可见,“喝道”的合理操作,以及“亲民”并不是“做不到”而是很多时候我们都“不去做”罢了…

参考资料:

2007年第1期《随笔》顾农:《郑板桥《喝道》诗》;

百度百科:喝道

中华大辞典:开锣鸣道

延伸阅读:

韩寒:《来,带你在长安街上调个头

官员出行就必须戒严封路吗?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们为什么要『一毛不拔』
不能取消机场大巴钟楼站
西安斯坦何时建成?
为什么要容忍八卦媒体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