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需要艺术?

@ 五月 25,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探西安”。感谢“@ClumsyM”的原创分享】

提起艺术我们并不陌生,生活中也并不罕见。从繁杂之中我们信手就可以将其分辨出并予以归类。它不独在衣食无忧的环境中方才出现,它的魅力也不仅仅局限于为我们物质富足的生活再增添一抹亮色。它自身的特质引得我们魂牵梦萦,赋予我们宛若神迹的力量。

我们需要艺术。我们的世界为什么会多姿多彩姿态翩跹,源于人的感性的存在。感性,是与艺术相关。不论是艺术的创作还是艺术的欣赏,它都不是依靠理性来分条缕析地循着蛛丝马迹一味求索,而是需要感性去体会、去捕捉。

倘若一味的秉承绝对的理性,我们又会走向哪里呢?启蒙运动中“高昂人的理性”成了人们的呼声。理性在现实中发展到极致,直接引来了一场人类文明的巨大灾难。二战爆发,高贵的生命在法西斯的铁蹄下被无情践踏。疯狂的时代里,人们变身杀戮机器,日月晦暗、天地失色、万物悲鸣。强权统治下的人们宛若蝼蚁,只有遵从命令而无任何质疑的机会也不容置喙。这就是理性的极致。

当下艺术门类众多,形式复杂多样,究其根本仍旧无多大差异。作为“上层建筑”的一种,它随着经济的发展而来,并与之紧密相联。艺术的出现不是一种偶然,而是发展过程中水到渠成的存在。同时,它也不是孤立的存在,自它出现,便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无时无刻不在充斥其中。旧石器时代的考古发掘中的古人类遗址里,磨制的虽粗陋仍能清晰辨认的各种装饰品,器皿上的朴素纹路,甚至是篆刻于岩石上的简易文字,都是那个时期的简单的艺术。伴随着他们的生活,即便历史的烟尘湮没了最初的境况,依旧可见一斑。

由此,重回到最初的问题,我们为什么需要艺术。从人类漫长的发展史中似乎总是或明或暗的看到艺术发展伴随的痕迹。艺术究竟有何种魔力?

艺术是了解历史的载体和桥梁。“艺术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理论是冰冷的、僵硬的,生命抑或生活是温热的、富有张力、充满质感的。作为与经济紧密相联的艺术,通过它纵然隔着漫漫雾霭,已经可以窥得一方面貌。梅隆(Myron)的“掷铁饼者”栩栩如生,菲迪阿斯(Phidias)的巴特农神庙塑像高贵静穆、伟大凝重。这些无不映照出那个时代高贵与静穆的特点。当下视觉传媒、网络传媒飞速发展,这种快捷、简易的方式则直接的映照出这个时代迅疾的节奏。

艺术是种无形的工具。事物的好坏与否不在于它本身,而在于掌握它的人如何使用。怀璧其罪也许正是如此。艺术本身蕴含着力量。政治家可以用艺术宣传思想,掌控言论。这样的例子历史上比比皆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只因其与治国理念不合。自汉以后的数千年儒术为尊。中世纪教堂的穹顶壁画极尽奢华、完美。哥特建筑靠近之后让人只觉渺小,从而在神的面前更加虔诚。“盛世收藏”他们藏的是艺术背后不可估量的经济价值,他们展现的赤裸裸的炫耀。自诩墨客文人,炫耀的是自身的光环,彰显的是另一种砝码。“明镜亦非台,何处惹尘埃。”因着艺术,任何时候都有躁动且心怀鬼胎的人将其变成工具。

艺术是自由的一种表现形式。自由的空气下总能诞生最为经典不朽的艺术。这种自由,不是身体上的不受约束,不是经济上的奢华富足,不是“为艺术而艺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刻意为之,而是种精神的、纯粹的自由。困在囚狱之中,仍有人言笑晏晏,高声吟诵“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的铿锵气概。生活困窘,茅屋为秋风所破,仍可慨然赋诗“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宽广胸襟。

有人称文化为“软实力”,区别于工业。现在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文化这种“软实力”何尝又不是一种另类“工业”——“文化工业”。相比以武力的强横迫使人改变或接受,文化这种看似柔和的方式所带来的隐性“杀伤力”更为持久和巨大。

“糖衣炮弹”,或许正是如此,文化以一种缓慢的方式进行渗透、带来改变。它使柔软脆弱的心灵变得刚强,它使困顿与迷茫烟消云散,它使孩子不再哭泣,它使人铭记苦难珍惜幸福。它与阴谋无关,与炫耀无关,与贫贱无关,与地位无关。因此种种,在任何时候,我们都需要艺术,不矫揉造作、各式各样可称为艺术的艺术。

艺术创作的加法与减法 二维码相关阅读
什么是行为艺术
如何在艺术展上装逼
[城市笔记]蛋疼的艺术展
[文化评论]艺术创作的加法与减法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