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轶事(之二):命中注定

@ 五月 28,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一):活到老,学到老》。】

“谦虚、谨慎、严肃、认真”是我记录老爹文字的方针,这八字方针也是老爹给我制订的诸多做人方针之一。

在我老娘安葬之后的第二天,墓地所在地的“地主”委婉地表达了他的不满,原因是他觉得应该给他一些补偿。

我的家乡目前还是实行土葬,没有公共墓地。土葬一般都是请风水先生选好位置,占用了谁家的田地,死者家属就给“地主”一些财物,作为感谢和报酬。我们原计划给“地主”补偿的,但是他很客气地拒绝了。那么安葬之后为啥又暗示我们应该给补偿呢?

这块地作为母亲墓地,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这块墓地,也是我爷爷、奶奶的墓地。这块地在共产党执政之后的“土改”之前,就是我们家里最肥沃的一块地,是我家里的“祖地”。至少从我爷爷的爷爷那代,这块地就在养育我的历代家人了。

土改之后,土地成了“集体”的。谁是“集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从我记事起,每隔几年就要换到不同的地里帮父母干活。

据说“大包干”开始的时候,每块地承包期都很短,三五年就换一次。后来,嫌麻烦,就把承包期延长了。但是,经过1949年后几十年的折腾,这块地,已经不能算是我们家的了,算谁的?集体的。

打土豪、分田地。这是共产党忽悠农民对抗国民党政权的口号,只是,土豪没了,田地也并未到手。我爷爷当年很“实在”,为了帮共产党打仗,给共产党运送粮食,把自己最心爱的大黄牛都累死了。

很多年后,我父亲请了一个很牛逼的风水师,让他帮忙选一块墓地给我的爷爷。仿佛是命中注定,风水师选中的就是这块我爷爷从小就耕种过的土地。

当时,这块地的地主还不是现在的这个“地主”。1980年,我家从“集体”手里“承包”的一块地里,有地主的父亲的坟。在我们家承包之前,上个承包户种地的时候,为了多种点,几乎把地主父亲的坟给耘成平地了。一个小小的坟头,也多种不了几个粮食,从大饥荒里熬过来的中国农民,把粮食看得比祖坟更重。那块地流转到我们家后,我父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坟头清理出来,给它培了培土,然后告诉那个坟头主人的儿子:“帮你把你父亲的坟清理出来了,你记得常来培土。”他答应得好好的,还向我父亲表示了感谢。

1980年,我父亲种的地里有他父亲的坟。1990年,他种的地被风水师选中为我爷爷的墓地所在地。冥冥之中,好像真的是注定的。

1980年,我父亲没有向他要任何补偿,每次耕地的时候都刻意地绕过他父亲的坟。到了2010年,我母亲也要安葬在这里的时候,对方先是不好意思要财物,后来却又托人要财物。父亲听到对方的要求之后,当晚就和大哥一起去找他了。这个当年的“地主”要求不高,只要1000元钱,并希望以后不要再在他的地里安葬人了。我父亲对此的理解是:“他觉得1000元太少,以后再埋人,肯定要得更多了。”我母亲已经埋这里了,我父亲以后肯定也要在这里,或许我也可能要埋这里。这个“承包了集体土地”的“地主”看来是吃定我们家了。

我父亲做过很多善事,却未必有直接的善果。但是我深信,冥冥之中,肯定会在其他的地方,有一个命中注定的善果,等着他。

老爹轶事(之二):命中注定 二维码相关阅读
爸爸开出租车的日子
爸爸
和老爸视频的故事
地震時爸爸的電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