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56期]禁止玩游戏的学校

@ 六月 5,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6月5日。2014年的今天,有人报警称在白鹿原上有俩炸弹(1991期之5),阿sir赶到现场后,发现并没有什么炸弹,也没有一对王和四个二,而是有人因欠薪谎报军情…

[1]不是不能是不想

众所周知,补办身份证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即便你没遭遇权力寻租的阿sir开出的各种要求(参见《身份证给我带来的方便和麻烦》《身份证挂失的猫腻:政府是靠不住的),也会被要求等待个把月,正如接下来这条新闻的背景所述,“正常的补办身份证需要30天”,但是,高考生却可以做到“当天补办当天领取”,原来是衙门特地开辟了绿色通道,考后人家就关闭了哦。

贵国似乎一向热衷于制造“特权”,几千年前的孟子都曾经曰过,不患寡而患不均,既然可以做到当天搞定的事情,为什么要耗上30天甚至更长呢?没有人知道理由,也许不这么做就没有皇恩浩荡的感觉了吧,记者们也没办法发这种高级黑的宣传稿了——新闻表示,“当地派出所受理身份证补办手续,将资料上传其后分局审核、市局审核再到省厅,这些是在电脑系统中走的程序,并不耽误太长时间。发放时却要通过邮寄的方式。从省厅邮递至分局再由分局发放至派出所。”感觉好像在说,其实本来不费事,爷就要这么费事着搞,你们有什么意见?

说贵国热衷制造特权,不得不说提到这一细节,新闻称西安有个考生每次模拟考都能考660分,他身份证丢了,正因为皇恩浩荡,他当天下午就领到了自己的身份证,看来考上清华北大已经不是梦了。大概记者是想表示,高分考生需要皇恩,低分考生和普通市民,就算了吧,这种几近扭曲的丛林法则价值观,可见一斑了。

[2]玩游戏的自由

贵国不单热衷制造特权,还热衷制造体制化患者和斯德哥尔摩患者,这就导致了即便你结束高考顺利进入大学,还是会因为谈恋爱、玩游戏等不可思议的理由遭受攻击。6月4日,长安大学公路学院要求学生删除个人电脑中的一切游戏,违者没收个人电脑,而这一新闻在网上就引发了这些被体制化者的声援,看来我们还是生活在奴隶社会比较合适。

截图

不好好学习,玩什么游戏/谈什么恋爱/买什么肾6,傻逼们不但分不清权力的边界,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认不清自己专心学习还是没有什么卵用是因为智商低。这几年,常用人用深情的语言歌颂高中生活,试图去论证高中时代才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大学生活中再也没有了原先单纯的美好,对于这种不被管就不舒服的人,知乎给了个不错的答案:别理他们,他们都是臭傻逼(by 李不知),丧失自律和独立的人遇到了自由会无所适从(by 栗五)。

面对脑残通知被曝光的窘境,长安大学办公工作人员回复称这是对学生进行网瘾调查,被学生“断章取义,根本不是我们的本意”,那贵校的本意是什么呢?难不成又要把黑锅推给擅作主张的辅导员?

[3]街头艺人

如果你看过某选秀节目,应该知道周华健常说自己曾获台北第一份街头艺人执照这件事,以此来鼓励参赛选手。所以接下来这条新闻就应运而生了,西安的街头艺人有木有执照?官方比较热衷考虑怎么管、归谁管的问题,城管认为该民政部门救助,民政部门觉得自己只负责乞丐流浪汉,而文化部门则表示需要制订规定,明确街头艺术表演的范畴。权力和义务从来都是对等出现的,这群人只看到了可以管以及可以收钱的权力,也许都忽略了各地都明确提供了专属对方表演的区域,到时候别弄成了收个管理费就自以为建立了街头艺人执照的管理办法吧。

[4]农民工

《陕西日报》关注了一下农民工,该报认为,陕西已经走到了“农民工时代”的拐点,通过调查各部门、用工企业及部分劳务输出大县,发现近几年陕西农民工总量稳定在650万人左右,而这一数字在2020年将缩减至400万人,农民工队伍将大范围萎缩。

当然,日报是报喜不报忧的,他们将这一现象归结为近半农民工就近就地转移,也就是在家打工,剩下的则是农村居民进城落户,也就是给个城市户口,就把人家的农民工帽子给摘了。事实上,农民工队伍的萎缩,就是人口红利的消逝,这是万恶的国策计划生育带来的痛点,是干活的人少了,而不是把概念左右乱挪。

[5]高陵出租

高陵出租热衷来西安抢饭吃(185期之5),《第一新闻》时隔多年又曝光了此事,称凤城五路附近的高陵出租特别多,占道揽客影响公交和居民出行,经调查,发现黑车盛行是因为高陵马家湾距离西安10多公里,公交车十分难坐,所以黑车们才有了生存的空间,所以谈什么监管都是治标不治本,就像《武状元苏乞儿》里星爷对皇上说,天下乞丐的多少取决于皇上,如果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傻逼才愿意去当乞丐呢。

[6]报假警

一年前,西安北大街遭遇了炸弹电话(2052期之4),结果虚惊一场,但阿sir们并没有放过放假消息的人,经调查,原来是一名四川籍男子在辽宁省拨打了西安的长途电话报警,随后立即关机并扔掉电话卡,这是多么蛋疼的一件事啊,日前,莲湖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该男子因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被判有期徒刑二年。

[7]买只蛇

小郭近日在从商洛回西安的路上,看到有人在卖一条两米多长的蛇,他看到,因为不忍有人想把蛇买回家吃了,于是花了400元将蛇买下,放在后备箱里,准备放生,可他后来又害怕了,不敢打开后备箱,于是只能请记者陪他去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让工作人员帮忙把蛇拿走。据专业人士辨认,小郭买回的这是条“王锦蛇”,蛇本身并不值钱。

经搜索得知,“王锦蛇的饲养技术王锦蛇是野生蛇类中种群数量较大的品种之一,因其长势快,肉多,耐寒能力强,并且季节差价较大,是目前国内开发利用的主要对象,而且这蛇是可以食用的。所以小郭同学很可能被忽悠了…

[8]每年N次

“菜贱伤农”的报道(738期之3847期之4852期之民生单元871期之51422期之41960期之82345期之5)每年都得来上几例,《西安晚报》称,临潼的西瓜今年又卖不出去了,理由是周围的西瓜都熟到了一块,根据市场原理,自然价格就低了下来,可农民不干,人家要卖高价赚钱,于是一条煽情的新闻就出来了

[9]红包

结婚红包这件事,其实不是天朝独创,比如意大利也有随礼风俗,而印度嫁女也要发红包,不过像天朝这样又要红包又要面子的,应该全世界只有一份了。西安人李女士的弟弟近日结婚,他的同学有人用某宝给其转了个礼金,这让李女士很不爽,她说:“转账确实方便,可是如果是祝贺礼金,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不太正式?在我看来太新潮了点儿,冷冰冰的,还是传统方式更好些。”这就叫贱人就是矫情,人家不来也不给钱,你肯定又得逼逼了。

[10]One Day In XiAn

这则视频名叫《One Day In XiAn》(短地址:http://goo.gl/S2vZVp),用12分钟的时间精华了西安一条街道一天的景象,各位可以一看。

《[西安e报:2356期]》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西安e报:895期]西安一夜
[西安e报:1261期]陕西高考状元的谣言
[西安e报:1626期]党赐予你力量
[西安e报:1991期]扭曲人性的正能量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