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灾难报道满意吗?

@ 六月 8, 2015

原文首发于《扯氮集》,感谢作者“魏武挥”的原创和分享,曾撰文《博客的衰落与微博无关》】

沉船。死伤惨重。

此乃大灾大难,自然举国关心。

举国关心的工具:媒介。因为大多数人,根本无法亲临现场。

我们通过灾难报道来接触灾难。

于是,灾难报道,在整个灾难事件中,成为极其重要的一环。

怎么做灾难报道,大有讲究。

我曾经和别人说,在人民网报道广西南丹矿难之前(2001年),中国是没有矿难的。

这话的意思当然不是说,真的没有矿难,而是矿难的发生,不为人知。

这是早期的灾难报道模式:不报。

上海的新民晚报,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马路上公共汽车车祸的新闻。当班者还惴惴不安,生怕引来麻烦。因为以前的规矩就是:报喜不报忧。

千岛湖恶性抢劫杀人事件(1994年),基本上被封杀,海外舆论是大哗的。

这起事件,后果很严重。国内的不报本身,也后果很严重。

不报模式,一直走到SARS,破产。

因为,互联网来了。

互联网时代下,不报其实是极其困难的。

小灾难还好,大灾大难,几无可能。

SARS事件的新闻处理的失败,是一次极其深刻的教训。

随后来的禽流感事件,基本上,可以说是教训吸取。

慢慢的,不报变成了报。但这个报,怎么报法呢?

着力渲染灾难后的其它事项,比如救援,比如感恩,还有就是调动情绪以同情受害者。

这个套路,在汶川地震时走到登峰造极、烂熟于胸的境界。

“多难兴邦”,这个题词,知名网络人士麦田(你知道他引发了一件什么轰动全国的事吗?)从中提取了“兴邦”二字,称之为“兴邦模式”,我以为然。

这个模式的背景是:BBS。

BBS什么特点?屌丝为主,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情绪易煽动。中国很多BBS里,一直到今天,还有很重的民族主义情结。

微博来了。

微博基本上后来是大V公知把控的。这个人群的特点是:念过书,不太会人云亦云,而且,有一定的质疑精神。

动车事件,让兴邦模式不再好使。

大V不容易被鼓动起“兴邦”的精神啊!

但移情依然是有效的——这是兴邦中的一支分脉络。

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很多蜡烛、哭脸。

顺便插一句,移情分模式在贪官报道中,成为重要的武器。

很多人是记得贪官有几个女人的,但真的,贪了多少,重要吗?

郭美美和她妈的私生活,至今可能成为坊间话题,至于红会,重要吗?

大V公知,虽然对兴邦不感兴趣,但对这类事,其实是很感兴趣滴!

今天的灾难报道套路,基本上就是兴邦+移情并举。

一条路是报道先进事迹,现在讲故事的手法也进步多了,不再空洞描述,而是直面细节,刻画得还极其生动。这个属于兴邦。

一条路是报道受难者的惨状,同样的,不再空洞描述,而是直面细节。有时候细节得过了分,会让人产生很强的不适感。所谓“不要形成二次伤害”的批评,也时常见到。这个属于移情。

这两条路基本通畅——这个意思就是说,记者在这两条路径上,有较大的报道自由空间。

如果记者的文笔够好,灾难报道会写得很让人动容。

但人们,依然不满。

有人弄了一篇这次沉船事件中的十大恶心标题,传播甚广。

我不是全然同意这篇文章的立场。但我完全能理解那种心情。

人们还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

除了对救援的报道、对受难者的报道,人们还想知道:为什么?

这一点,话要分两头说。

一方面,网络时代,人们对“反馈”的要求是史上最高的。人们意图最快知道为什么,这就是所谓要知道真相。

但坦白讲,没那么容易。

有些灾难,为什么会发生,会容易知道些。比如上海去年年末外滩踩踏事件。这起灾难很惨痛,但它的原因不是很复杂。

媒体虽然无法在人们自己定义的“第一时间”里反馈出这个为什么,但总算还算及时。

但有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在两三天里就知道为什么的。

大量的不满,就在这两三天里滋生,并通过互联网,以最快的速度,蔓延开来。

我把话说得直白点,即便某些管制不存在,这样的不满,依然会出现。

另外一方面,的确存在管制,也就是古老的“不报模式”。不是不报“what”,而不是不报“why”。

一个可以看到的事实是:媒体正在呈爆炸性的出现之势。

是的,不是说只有报纸杂志电视广播才是媒体。几乎所有的还算有点体量的报纸杂志电视广播,都有两微一端(微博微信客户端)。仅仅从数量上而言,就翻了好几倍。

再加上还有各路原生网媒(比如门户就是一种),它们也有两微一端。数量同样惊人。

如此之多的媒体数量,举国注目的灾难事件,他们怎么吸引眼球?——不要说冷酷,是的,在灾难事件中,媒体就是要吸引眼球的。这是媒体运作的基本逻辑。

“why”这个部分,要么时间来不及,要么有一定管制,于是只好在兴邦+移情上大动脑筋,有时候甚至不惜搏出位。

知名媒体人石扉客在微博上这样批评:

“官媒中,尽管僵化保守的文宣手法是主流,仍不乏功力精湛的前辈,虽然过于持重审慎,但极少会完全颠倒黑白抹杀良心,至少懂得如何守住最低底线。倒是现在一帮所谓熟练掌握互联网语态的新鲜血液进去后,自恃机巧,以卖萌为天职,视舔菊为本分,无知者无畏,执笔行事完全无视最基本的人伦天理与道德良心。”

我深以为然。

你的不满,就是这么来的。

扩展阅读:朱学东:《遇难者报道已成为抵达灾难真相的一种努力

你对灾难报道满意吗? 二维码相关阅读
记者做独董不是个人的事
GFW这顶保护罩
博客的衰落与微博无关
被终端改变的互联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