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只是一阵风

@ 六月 9,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冷风》,原标题《高考是一阵风,想走多远靠的是脚》,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武侠世界的六一礼》。】

我有一个朋友,学识渊博,有古人之风。好的一面是请客爽快,不好的一面是喜欢以古衡今。这容易造成很多错位,比如他喜欢评价一个人出身卑贱,非指财富家世,只是毕业的大学不够好。他是那么认真,所以你除了哭笑不得,也不好说什么。

这样的评判放在北宋是可行的。作为科举最为完备的时代,一个进士出身价值连城。任你才高八斗吏才出众,考不上进士,也就做一路京官到头,想要进两府做宰相,走上人生巅峰是不可能了,日常还会饱受进士出身同僚的讥诮,喝花酒听小曲也不带你。

如今自然不同,学历与成功没有必然联系。甚至每逢高考,反智的风潮就会抬头。微信在热转一张图表,一行是现在没人知道的清代状元,一行是爆得大名的落第秀才曹雪芹、蒲松龄、洪秀全。且不说名流千古这种小概率的事件,仅从当事人个体感受出发,究竟是愿意做名重当时的成功人士,获得物质与精神生活的双重满足?还是心高气傲,却无奈陈居下僚,举家食粥,甚至丧心病狂,伙同群体把中华文明付之一炬。

换句话说,你愿意做王石,还是地下室写书作曲的文艺青年。

高考不是唯一
这段话最有趣的地方
是黄宗羲与顾炎武两位晚明遗老,成了清廷的落第秀才
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心怀故国的名士却落第敌酋

参差百态是幸福之源。王小波也说,有的人愿意受穷,是因为他不想富裕。喜欢什么样的生活全凭个人心意,但是不该丧失对智性的追求与尊重。高考不会一考定终身,甚至考上了将来也找不到工作。另一个在高考前很热的段子:决定你未来的,不是考上的学校,而是爹妈、颜值,和村里的拆迁。

这是满有道理的一句话。不过,人人还将面对另一个真理:如何满足你的好奇心。从启蒙授业到6月高考,人生迄今的岁月都在为这一天准备,难道真的不想去大学一窥究竟,即使它已经被描述的千疮百孔。

我高考的时候,成绩将将摸着二本线,自我感觉再拼一把,就能进入高大光辉的陕师大。于是踌躇满志的复读一年。一个复读班70个人,三分之一都是自我感觉很好的家伙,有的人从清华线掉下来,有的人考上两次大学,还觉得能更进一步,有的人没考上女友的学校,于是再接再厉。这么一群人幺三喝四的折腾着,然后有一天进来一群熟面孔,都是考上大学趁周末回来拜谢恩师的老同学,他们对我们描述着大学生活的乏味,失落,和无意义。每个人脸上都难掩理想落空的悲伤。

一个复读的同学打断了他们:你们已经吃过喜宴散场了,而我们还是想见一见新娘。

好奇心推动着我们溯流而成,哪怕已知那个彼岸并不美好。后来落榜清华的同学考上了北大,因为分数太低进不了喜欢的专业。考上两次一本的同学又一次与理想学校擦肩,这次终于决定将就。奔女友而去的同学还是未能如愿,但他在复读班找到了新的妹子。

我在学习的间隙还去城市的另一端看一位朋友,他在城郊的一所学校复读。我坐公交抵达终点,再倒一次摩的,步行十分钟,在一道溪涧边的村舍里见到他。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夕阳黄昏,他送我踏上归程。再次见面是六年之后,他西装革履,约我参加一次传销盛会。从此我们再没联系。

我进入了一所三流大学,正是我那朋友最鄙薄的卑贱出身。一度我以为高考的经历永生难忘,转眼就被更热烈有趣的大学生活湮没。我读了一些书,结交了几个有趣朋友,体验了老同学们所说的失落与无意义。读一次大学就像抽一支烟,被那点明灭不定的星火吸引,却也会呛到一阵阵霾。

如今再过度强调高考与大学的意义已近乎不智,但反智显然更加不堪。对非二代,低颜值,村子不拆迁的更多人,高考仍是晋身的有效渠道,能支持一个普通人在未来走的更远的,还是他的能力与情商,而这些都可以在大学得到。

有一些事实可以和正在高考的你分享,先辈们对此早已了然于胸:

  • 考上好大学就是比一般的大学前景好;
  • 如果考不上好大学,就选一个好城市;
  • 如果城市不好,毕业就争取去大城市;
  • 当初班里学习最好的,未来的发展都不差;
  • 保持求知欲,或者开始培养求知欲;
  • 学好英语;
  • 谈一场恋爱;
  • 高考是一阵风,想走多远靠的是脚;
  • 最后一条,不要用出身卑贱形容别人的学历。

高考只是一阵风 二维码相关阅读
[高考记忆]躺在女生床上等色狼
[高考记忆]1980年我考了368分
[高考记忆]卖掉通知书凑学费
[高考记忆]我的保送名额被人顶替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