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与渭北长啸之渊源

@ 六月 9,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走着瞧》,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杂碎物语》。】

迈克尔·杰克逊1987年发行的《Bad》是我最熟悉,也是最喜爱的专辑。其中很多MV因在西安电视台崔夜老师主持的《每周一歌》中播放,盛极一时。崔老师1991年担任西安电视台名牌栏目《每周一歌》、《芳草地》编导、主持人 。如今已是主任记者、国家一级播音员、陕西省青联委员。崔老师一直是我的梦中那个,在渭北塬上我们能看到的电视节目与国际接轨最直接的的就是《每周一歌》,崔老师推介的小虎队以及MJ,都是影响国人的巨星。

我最喜爱的启蒙专辑是《Bad》,这个磁带的中文译名是:真棒!现在想想很有趣。也许那个时代只能这么译。

MJ
(图片来自网络)

在歌曲《速度之魔》中,我印象很深的是一句:呦吼。 MJ的这句呐喊我经常听见,在塬上那些孩子相互呼喊就是这样,当时就被镇住了,瞬间明白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道理,通晓了世间语言的玄机。

after a long long time。我才明白,这句呦吼,其实是:Uhh! (啊!) Hoo!(吼!)
《Speed Demon》中,MJ是这样唱的:Ugh! 呃!Aaow! 嗷!Uhh! 啊!Hoo! 吼!

不过Go! Go! Go! Aaow!这句,Aaow!的发音跟青涩的渭北少年在孤寂的土塬上发出的长啸是一模一样的。

通常他们这样:Aaow!~~~~~来些~~ Aaow!~~~~~来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振聋发聩。直抵内心。

我一位同学,目前定居在深圳,但是每次见到他,我都忘不了这厮在塬间土埂做狼奔豕突状,嘴里发出Uhh! Hoo!的长啸。田野里,春天油菜花怒放,夏日,麦浪在翻滚,唯有长啸,四季不绝,印证那些无处安放的前列腺。

在《BEAT IT》中有一句经典的Just Beat It, Beat It。我们这帮小子按照发音理解是:僵尸毙咧。于是在教室,在校园的小路上,一帮霹雳舞迷挥舞着带着白手套(就是劳保的线织手套)的双手。嘴里不停地唱着:僵尸毙咧,僵尸毙咧,毙咧~毙咧~毙咧~毙咧~,僵尸毙咧~

我14岁的时候(也许是16,或者17),不止一次地想过,要去西雅图找MJ,因为听说西雅图的电视台24小时播放MJ的MV,而那时候崔夜老师已经很久不播了。我想我要走的话,不能沿着向南的方向。那是我们厂区通往县城的唯一道路,坐火车必须走哪里,我一定会被父母截获,我觉得应该向北,一直沿着去洪水的道路,走到嵯峨山顶翻过去,从哪里我就可以找到去山海关的火车或公路,我小时候在山海关生活过,老人们常说,从海这边游到那边就是日本,到了日本就可以打工,就可以挣钱去西雅图。

这样的幻想经常构思在我的脑海。高中的时候我去县城读书,一大早要骑着自行车行进在县级公路上。赤裸的田野覆盖着一层严霜。太阳从弥漫着烟霞的山巅背后升起。黝黑的耕地上闪耀着千丝万缕的光芒。在披着淡蓝色雾霭的田野上,我放声歌唱:僵尸毙咧,僵尸毙咧,毙咧~毙咧~毙咧~毙咧~,僵尸毙咧~毙咧~毙咧~毙咧~毙咧~

MJ与渭北长啸之渊源 二维码相关阅读
谢谢你,迈克尔·杰克逊!
味道带来乡愁
孤独的美食家
《兴唐传》里的吃家儿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