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埋葬了你我的青春

@ 六月 11,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虎妈猫爸>观后感》。】

前两天是高考日。不知道多少人已经迈过了这道门槛,现在回望过去,又能想到多少?关于那两天的屏气凝神以及惊心动魄,我能想到的只是老旧的教学楼,潮水一般的学生通过两个狭窄的的入口。准备开考前,老师们手上拿着的是用火漆封好的牛皮纸袋。这个时候,教室里面所有学生的目光都被它所牵动。开考铃声响起后,教学楼里曾经喧闹的声音像是瞬间被某个巨兽凭空吞没,鸦雀无声。卷子铺展开来,响起来的是细碎的,沙沙写字的声音。窗外是巨大的梧桐树叶轻轻摇晃。

几乎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全社会、各路媒体都将视线投向了这次考试,不放过任何一处细节。无论是考生,又或者是家长,都有可能瞬间成为某个新闻事件的主角。当闭卷铃声响起,寂静无声的教学楼轰然地又一次被掷入到了巨大的漩涡中。考生们从大门口走出,背上那隐形存在着的巨山终于卸下,如释重负的轻松,让他们好几年内第一次能够真正挺起身来走路,步伐也变得欢悦轻松。

这就是高考留给我的回忆,从本质上来说,这是整个社会设定某种游戏规则中的重要一环。人们常说,这一考,定终身。那些曾经上过大学的人,和没上过大学的人真的不一样。关于这个说法,我是持保留态度的。

赵薇曾经拍了一部青春电影,由此带动了大陆青春电影的狂潮。人们往往在这一系列的电影中获得某种共鸣。其实并不是电影拍的有多好,而是大家的青春都太相似了。而牵动这种共鸣的根源,就在于我们曾经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高考。

配图
河北衡水二中的“高考誓师大会”(via:网易)

正因为高考,所有的学生将人生最美好最灿烂的年华义无反顾地埋葬,就像是投入到火焰里的片片白纸,上面还未曾画上哪怕一笔动人的图画,如果说要有的话,也许只是跟数字、八股文有关的内容吧。

我上大学的时候有5个山东本地的舍友。他们很认真地跟我说,高中的时候男女生之间是有着完全决裂开的鸿沟的,完全不会说一句话。也正是这种20岁左右完全舍弃一切的决然,让所有人进了大学之后体会到什么才是茫然。学生们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被剥夺了自主去寻找个人真正兴趣的机会,就算是填报志愿,也只是根据当时社会上的舆论、凭借某些常识来做出判断。总而言之,只要能上大学,人生就妥了一半了。正是这种在我看来有点儿接近于“迷信”的执念,让所有人的心智发展历程都非常类似。

大学里面的青春迷茫,对异性的胆怯与渴望,对性的懵懂与无知,对自己人生毫无任何规划,于是才有了那些曾经的新闻:迎新时打出的标语“小妖精们你们终于来了可想死师哥了”;毕业时把师姐们的“原味被褥”拿出来光明正大地贩卖…大学四年,开始是那个从公交车上提着大包小包走下来的青涩少年,四年后结束时是那个在酒桌上拍桌子泪流满面跟一群人勾肩搭背的落寞青年。而在这四年的历程中,除了你给别的女孩子肚子里面留下一个忘不掉的痛之外,你在自己的脑子里又留下了多少东西呢?

所以我的观点是反对高考的。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公平公正的人才选拔机制。它只是残酷焚烧青春的一种手段,一条将所有人送往同一个站点的铁轨。人们常常感怀于那些蹩脚的青春电影,迷醉在廉价的情感作料中不可自拔,似乎都忘记所有人的青春都是一个模样,一种非常苍白乏力的模样。

让事情显得更加复杂的是这样一种心理机制。人们往往将没有意义的东西强行赋予其意义,将那些颓废堕落打上某种钢印,自我认证成为最值得怀念的时光,就恰如军训时所遭受到的折磨,不管怎样遭受虐待,临别时面对教官时依然泪眼婆娑,哭成一片。但这真的有意义么? 人们往往愿意选择去接受那些让自己活的更加舒服坦然的说法,能够凸显其存在价值的说法,而往往选择去忽略某些真实的、且更加残酷的真相。

我想,真正判断是否有意义的标准只有一个:你是否真的因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有厚度。如果没有,只是脑袋和肚子更大了,变得会抽烟喝酒了,变得善于在酒场上如鱼得水,眯着眼睛叼着烟给同伴点烟了,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你和当年从考场上走出的那个青涩少年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如果要实现某种真正有所意义的青春,让它能够燃烧的更加绚烂,那么就必须从根子处拔掉高考这根”螺栓“。也只有松动了它,你才能够看到更加广阔壮丽的风景。

高考埋葬了你我的青春 二维码相关阅读
高考只是一阵风
农村人的高考梦
陕西高考状元被“人肉”是件好事
对话(17):我不扰中高考,中高考扰了我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