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64期]洗脑要从娃娃抓起

@ 六月 13,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6月13日。1994年的今天,美国辛普森案发生,历经400多天,因为证据不足,辛普森当庭释放。而在中国,同年的10月1日,石家庄青年聂树斌被刑事拘留(相关:聂树斌案的证据体系是经不起拷问的去石家庄看望聂树斌父母),他没有米国人辛普森幸运,还不到400天,就被判死刑了。之后有关此案的证据林林总总地出现,包括王书金的出现,法院都始终坚持聂树斌案没有问题。真是生在米帝,何其有幸。

[本周公共话题]高考作文被骂

虽然高考已经结束了,但有关于高考的讨论还是在本周持续了一段时间,强国人看不懂英语,看不懂数学,看不懂文综理综,所以每年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在语文上。

每年的作文当然是供强国人吐槽的重点了,尤其是今年陕西高考作文更是戳中了强国人的G点(2359期之1)!纷纷大骂这他妈的简直没法写啊,更有愤怒的考生直接在女网友的微博底下怒骂其毁人前程。加上之后朋友圈流传的一篇高考0分作文,大意是:监考老师你看,我老爸是地道农民,连自行车都没有,还要什么汽车?我多少年寒窗苦读,城里人见多识广,你出这题目我是屌丝没见过车啊!此文在轻轻松松拿下10万+的阅读量时,将强国人推向了高潮,意淫强国!

讲真,作文写不好其实没什么,我当年高考作文考了35分,也没有影响我语文考了135分,也没有影响我上大学。不吹牛地说,这就叫做实力。

再说今年的陕西高考作文,个人觉得还真的是难得的好题材,因为贴近生活。纵观已往,高考作文六件宝:爱因斯坦的小板凳、司马迁被割掉的鸡鸡、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一碗好鸡汤、歌颂祖国、苦难兴邦。历年考生也是拿着一本作文选,熟背文章三十篇,到了考场只需一套就好。但这些题材哪一句是人话?反观今年作文,难得想让学生说点人话,却被日了个底朝天。

这也怪不得学生,平时背了一脑子的歌颂祖国、苦难兴邦、鸡汤、司马迁没有鸡鸡、爱因斯坦笨手笨脚…一上考场忽然发现,竟然是要给人写封信,感情上过不去啊,司马迁的宫刑白受了!此刻的考生内心是沮丧的,就好像司马迁《报任安书》(你们一定学过这篇文言文吧)里写道自己受宫刑以后的沮丧一般。但事后跑到人家女网友微博底下去怒骂,这就不地道了,能不能考上大学,这是智商问题,跑到微博底下怒骂,这就是人品问题了。人家办这事儿不是为了上高考作文的。也不怪出题老师,高考内容是要一层层审核的,最上层的人才有最终拍板权,要真牛逼,把你国教育部长挂出来晒晒么。

至于朋友圈流传的高考0分作文,看似在代表农村考生质问出题老师,但其弱智的逻辑简直不值得辩驳。你那农民老爸没有车,难道没有教过你“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哼哼”么。作文让你写信呢,谁特么让你去纠结车的事情了?

实际上也不会有哪个农村考生会写出这么一篇高考0分作文来,因为高考完了之后,紧接着就是夏收,哪里有时间去炮制这么蛋疼的一篇0分作文来。

[本周冷笑话]洗脑从娃娃抓起

6月4日因为激动感恩,延安育才红军小学的孩子们在杨家岭“七大”旧址前演唱歌曲《习爷爷是我们的大朋友》(2361期之9)。可能因为时间节点太敏感的原因,微博认证为陕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的@陕西发布直到6月10日才按耐不住激动发布了这条消息。

没想到在微博上遭到了巨大的嘲讽,即使政府五毛出动也无法扭转嘲讽局面,可能就连五毛们都觉得这歌词写得太恶心不愿多说什么。无奈之下,只好一边删除网友留言,一边关闭了评论功能。直到今日,也就是13日,终于删完了评论。另,现评论功能已经打开了,若有在看完歌词之后,心有所感想要留言的朋友,请不要客气。

历史好像重演一样:

  • 文革时期有郭大文豪写诗颂圣:毛主席呀毛主席,你赛过我亲爷爷。小孩子唱万岁毛主席。
  • 05年连战访后宰门小学,学校组织一场接风表演,稚嫩的童声热情洋溢的诗朗诵到:连爷爷,您回来了…
  • 14年,河南小伙儿顺势写出《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传唱大江南北,后被大妈收入广场舞必跳金曲。
  • 15年,红军小学再唱赞歌:习爷爷…

建国这么些年以来,原以为你国摸着石头过河,再不济也不会再次走上老路子,没想到终于又见到了逆着风都能闻出马屁味儿的赞歌来。成年人舔菊心切,你远可以学郭沫若,近可以学周带鱼、花千芳、刘信达之流。这几位虽然舔的难看,但总还能吃到点儿屎。拉着孩子,尤其还是别人家的孩子一起吃屎,就该出门被车撞死。

说实话你国从来没放过小孩子。民国时候小学生语文还有关于选举的课文,写的作文还是春游记事,唱的还是好玩的童谣。某次出差去南泥湾旧址,看到解放区的照片资料,小孩拿着长矛站在高岗上,一脸肃穆,宛若人体小炸弹一般。再看看建国以来的各种书籍影视里的小孩子,雨来、王二小、嘎子,红星照我去战斗,各个都是为了民族大义甘愿一死的英雄,当真是共党调教有方!

再看看现在的教科书,更是无时不刻在渗透在洗脑。你家的娃,一张口“啊!祖国母亲”,闭口“啊!习爷爷”,你受得了?从小歌唱我们的祖国是花园,但没想到校长是蜜蜂,官员是蜜蜂,幼女说强奸就强奸了,完了判刑说是嫖宿幼女;从小唱着我们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小孩子坐校车一车一车的死;可你还得接着唱,歌颂我们伟大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

现在明白人家香港人,为什么要闹腾了吧!

[本周事件]不能放过大学生

由于陕西高校遍布,大学生有热情,空闲时间多,瞅准了这块巨大蛋糕的政府也终于开始下口了,接连收编各高校,与西北大学共建文学院之后,又与陕师大、交大、西北大学共建新传学院(2363期之1)。领导们应该是满意的,将红旗交到了年轻人的手中,网络上甘岭阵地又注入了一批新鲜血液。啊!歌颂党国!

任由人家普遍撒网,大学生却丝毫无反对意见。倒不是说现今大学生都是傻逼,但萱萱如此,报的心理也就是:万一有傻逼入吾彀中呢?现实情况是大学里的五毛难道还少吗?更何况还有不少是自带干粮的五毛。

在你国干新闻真的是越来越难了,因为萱萱一致认为新闻就是宣传,要统一口径歌唱祖国的;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第一条就是坚持党性原则,啥是党性原则?去看看近期的沉船事故报道就明白了,多么感人的救援场面,总理是多么负责,在众人的苦劝之下,勉强吃了一碗泡面,这是新闻里总理第三次吃泡面了,多么感人,对吧!总理竟然吃泡面了。如果不想找,等到晚上19点,打开电视去感受一下扑面而来的正能量,可刀枪不入,可随时热泪盈眶,可赞叹生在中国,何其有幸。

实际上,新闻也是一门毫无技术的手艺,只要能把句子写通顺了,拿本新闻规范写作的书,苦练一个月,就能干新闻这行当。因为新闻是对于某件事情的客观记录。但在你国,新闻得事先审稿子,领导们看了之后才能发出去。有些新闻呢,还不能报道,得以新华社人民日报为准。有些新闻呢,得上头想让你知道,你才能知道,像王捕头、康师傅、国妖…在你国,有些新闻出来个一两秒,然后就404了,不知道这些新闻到底去哪里了,也不准联想。在你国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新闻,各种热泪盈眶,就是不适合看合订本。

在此,提醒各位考生填报志愿时,千万不要选填新闻专业,这专业听起来霸气无边,但找工作时并没有什么卵用。你想想,你这专业适合做什么新闻?经济新闻、时政新闻、社会民生、技术类报道?随便一个该专业的学生来跟你竞聘记者行业,都把你能打败。这么憋屈的行业,选了就是找罪受。

千万别冲动,去做个程序员都比干新闻好得多。

[本周话题]早恋还在被严打

我年轻那会儿,初中校长每周晨会都站在国旗下郑重地用陕西话提示各位学生:同学们一定要努力读书,千万不要早峦!6月10号,西安中学开展“杜绝男女同学不文明交往”专题活动,鼓励学生之间相互揭发举报(2361期之2)。想来该专题活动主要严防的男女同学不文明交往就是早恋了。十几年前如此,十几年后依旧如此。由此可见,早峦,阿不,早恋,一直都是学校严打对象,并且越是严厉禁止,就越是禁止不住。

想问问学校,到底男女生之间怎样的交往才算得上是文明?课桌上画一条三八线就算文明了?龙精虎猛的小伙子跟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姑娘,长久相处,共同学习,如果说内心里没点儿绮念,那是不正常的。但说实话,即使是真的互有好感,那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在成人世界里,这便是天大的问题,男女之大防你们懂不懂?你们还是个学生,要好好念书懂不懂?即便成人世界里有婚外恋,有包小姐、嫖娼,有高官与数名女性有染…但一旦遇到学生早恋、不文明交往,都会一瞬间变成铁肩担道义的道德卫士。这不精神分裂嘛!

处理手段还是那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同学之间相互举报揭发,也不用上纲上线到文革了,你国的教育系统除了培养大小五毛洗脑之外,就剩下这点儿腌臜的手段教给学生了,告密盛行,指定几个班干部便可统摄全班,玩弄学生于故掌之间。

我这些观点其实你不必去赞同,你认为学生之间交往要严加看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好像有人认为读书有用,有人认为读书无用。去用你们的行动来证明你自己的观点正确就好。但不能去鼓励学生相互举报,而自己却为此而得意扬扬。

[本周社会]生的计划,死的随机

6月10日,长安区一13岁小孩被建筑物外墙脱落下来的瓷砖砸中,身亡,紧接着网上流传出一封小孩父亲写的信,言辞哀伤,实在是令人不忍卒读(2362期之7)。《华商报》对此进行了详细的报道,一是此类案件的追责是物业和业主共同担责;二是西安的小区此类状况不少,像青龙寺附近的樱花小区,有人透露得带着头盔出入;三是房管局对于现有多少楼贴瓷砖并不清楚。

建国以来的大陆人这一辈子有两样总结:头几十年,被揭发批斗、饥饿致死;后面几十年是生的计划,死的随机。你坐动车,动车出轨了;你坐轮船,轮船沉了;你坐大巴,翻车掉沟里了…有时候仔细想,我们离死亡其实并不遥远,可能一个意外,就挂掉了。

而最为苦逼的就是独生子女了。一旦挂了,全家就完蛋了。至少在中国传统家庭里,一个被投入了巨大心血的独苗的死亡,是无法承受的生命之痛。

我老家有条河,每年夏天都有人去游泳,每年都会有村里的人去河里捞尸体。某年外村的一个小孩不幸溺亡于河中,全村青壮年下河捞尸,历经一整天的打捞,终于将小孩捞到,其时,死者全身紧缩,浑身乌青,小孩的母亲扑倒在尸体上发出一声类似母兽一般的凄厉嘶号,村子里的人静默地站在一旁,连整个黄昏都显得安静异常。再后来,听到的消息,就是这个孩子的母亲整个人都变得疯疯癫癫,整日里在镇子上游荡,看到与那个死去的小孩年龄相仿的孩子,就会冲上去死死地抱住。

心丧若死,就像这封信里所写的那样,摸着孩子冰凉的小手,自己连死的心都有了。上访,就是为给自己的孩子讨个说法。

百度百科有一项统计,2012年,中国至少有100万个失独家庭,且每年以约7.6万个的数量持续增加。

而面对于死亡,谁都是无能为力的,尽管史铁生曾在《我与地坛》里写到:死亡不过是一个节日,迟早会到来。但真的到了那一天,多数人还是会接受不了的,尤其是独生子女家庭。

[西安e报:2364期]洗脑要从娃娃抓起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903期]人有多大胆
[西安e报:1269期]党报的怒吼
[西安e报:1634期]不方便多说
[西安e报:1999期]膨大剂又不是炸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