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锋车》:用蟑螂消灭蟑螂

@ 六月 14, 2015

俯拍镜头、街头特写、新闻报道、斥责政府,《冲锋车》以一场效仿《寒战》的开篇开场,令人心头一紧,完了,难道这又是部没有结局的戏?幸运的是,刘浩良的导演处女作要比梁乐民、陆剑青两位的导演处女作业界良心得多。

刘浩良在当导演之前,一直潜心编剧,编了21部戏,尽是些有名却无质量的烂戏。没想到,他转做导演后,在宽泛、自由的创作空间下,展现出以往被压抑的编导才华,写出《冲锋车》,令人耳目一新,找回了纯正港片的情怀。

《冲锋车》从片名Logo开始,就埋下许多梗,看得出导演的良苦用心和对香港电影的深深怀念。

片名Logo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包含16种零件,这些看似杂乱的零件组合与影片内容却有着紧密的联系,当一位导演对大可随手一画的片名Logo都如此“锱铢必较”,还用过于担心他所炮制的影片质量吗?

片名一过,到了五位主角,他们的名字各有所指。发哥指代周润发,丧宝指代“小宝”尔冬升,杜公子指代杜琪峰,林东指代林岭东,徐安良指代徐克,加上饰演他们的演员:吴镇宇、任达华、谭耀文、郑浩南、古巨基,这些明示暗指的名字都是在香港警匪电影或电视剧中做出卓越贡献的人,致敬与慨叹之意溢于言表。即便是在影片中纯粹客串的角色,徐安良他哥、他上司、他的对手悍匪头子,选用的也是香港警匪片中的主要台前幕后工作者,麦兆辉、庄文强、姜皓文,为这种情怀更添一抹浓墨重彩。

角色一过,到了剧情。开场吴镇宇的牢狱编号与后来古巨基的警察编号一样,在这里,潜藏了故事的核心价值和终极结局:身份虽对立,终点却相同。接着,故事的后续发展与起初埋下的伏笔息息相关,政府没有消灭楔子中提到的蟑螂,而一群贼用蟑螂消灭了悍匪。

最演不过夕阳红

最演不过夕阳红

政府象征正义,蟑螂象征邪恶,贼和悍匪都把红VAN改装成冲锋车,借助警察身份作恶,意味着在这个有正义监管的社会下,依旧存在着邪恶为非作歹,正如蟑螂仍然肆虐城市,杀虫水也束手无策。最终,贼赢了悍匪,在邪恶与邪恶的对立面中,贼又化身为正义。整个故事有点绕,不过,就是这么玩味,颇有哲学道理。

其实,这部影片阐述的是英雄观,即徐安良他哥对徐安良说的那句话,“英雄,穿什么不重要”,用导演更幽默直白、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不管内裤穿在里面还是外面,他都是超人”,贼洗心革面,为民除害,将功赎罪,自首救赎,不失为英雄行径。而红VAN的梗用于调侃和认可去年引发香港人观影热潮和好评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以冲锋车为故事的主要纽带和地点,又有些《冲锋队怒火街头》的影子,和角色设置起着同样的作用,致敬和怀念。

刘浩良的导演处女作《冲锋车》把一部警匪片拍出了荒诞不经、扣人心弦、黑色幽默、深度励志的老片味道,同时,还融入漫威风格,让这部“老片”新拍,拍出无限思眷。当然,这部精良的港片更加衬托出港片当下的苍白无力,对于港片而言,《冲锋车》无疑于响亮的呐喊,新导演初出茅庐大可眼前一亮,那些大名鼎鼎的老导演们,是否也该放下商业,叩开你们死水般的才思泉涌?

《《冲锋车》:用蟑螂消灭蟑螂》二维码网址相关文章
《我勒个神啊》:极有勇气的挑战
《哆啦A梦:伴我同行》:陪伴的不只是朋友
《秋天的童话》:这才叫爱情片
《十二公民》:跨国翻拍好案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