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 六月 16,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三):命要长》。】

老爹不能骑自行车之后,花了400多元,购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说是二手车,看上去好像是全新的。他对这个二手车很满意。

卖车的人,是在巷子口修车的周二。我老爹闲来无事,在院子里种了莱阳梨、无花果、南瓜、丝瓜等等,每到收获的时候,他都吃不完,就分一些给左邻右舍,分给每天来给他送牛奶的工人,分给负责打扫巷子的环卫工,分给送快递的小哥,分给巷子口的周二。

日子久了,老爹就积累下了不少“善缘”。如果哪天他不舒服、卧床不起,送奶的人会多给他一瓶奶。环卫工甚至会帮他把院子打扫了。周二也用半价卖给他了一辆几乎全新的车。

我老爹很享受这种“与人为善”的生活,他向我津津乐道,以此来宣示他的生命理念。

他曾经做过几十年的小学教师,还是全科的——语文、数学、体育、音乐、美术…他那个时代有文化的人少,于是他一个人就要撑起一个学校。他周济过很多上不起学的孩子,那些孩子现在都已经成家立业,有些还活得很好,但是他们几乎没有人来看过他。

他给我说过一个故事:在某个乡村小学里,周围聚集了一群“刁民”,这些刁民不感谢老师,还偷老师们种的蔬菜、粮食。那是一个“食品紧缺”的年代,仓廪实而知礼节,肚子都吃不饱的“刁民”们已经丧失了基本的“道德价值观”。老师们在菜地、田地的周围,悬挂了“不许偷盗”的牌子。刁民们认为受到了侮辱,将牌子都扔了,还趁老师们不在学校里的时候,在老师们做饭的锅里拉屎、撒尿。

在我老爹去这个学校任教之前,已经有三个人被刁民们搞走了。连续三个学期,一个学期搞走一个。没有人愿意去这个学校做老师了,这个光荣的任务落到了我老爹的身上。

那个时候老爹大概也就是30多岁,和我现在差不多,对自己的未来信心满满,正处在人生和事业的上升期。他听说这个村子很难搞,也乐得去展示一下才华。

他去了之后,学校周围的村民们对他很不友好,学校里的厨房破破烂烂,学校里自种的庄稼稀稀拉拉,菜地里的蔬菜也已经被饥饿的村们都偷完了。他靠微薄的救济粮支撑着。有天他看到有个村民又鬼鬼祟祟地去偷庄稼,就装作没看见,等那村民从地里走出来的时候,他用茶缸装了一点粮食,给了那个村民。那个村民很不好意思,说:“明老师,你自己都吃不饱,还给我吃的,这样不好。”我老爹趁机说:“不如咱们一起种粮食。”

那个时候,中国人都是穷光蛋,农村的地都是国家的,没有“自留地”。学校的好处是有一块自属的小小的地,能种点吃的,老师们还有一些“公粮”。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让周围的村民很眼馋,自然心生不满。

我老爹“拉拢”村民和他一起种学校的自留地,很快就实现了自给自足。收割麦子的时候,学校周围的村民还帮他一起盯着,提防有人前来偷粮食。

我说:“你这个做法就是制造了一个小型的利益集团,然后和这个利益集团一起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老爹说:“错,这是为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在那个时代,还是行得通的。”

他后来不做教师了,去了新华书店。新华书店曾经是中国唯一的图书发行渠道。我大哥当时正在读中学,他不住学校,住在了新华书店划给我老爹的宿舍里,每天都有溜进书店里,免费阅览群书!我很是羡慕我大哥的这个好福气,因为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新华书店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我老爹也不在新华书店了,他去了供销社,导致我没有办法免费看书了。

当时和我大哥一起蹭书的,还有一个姓王的孩子,是我大哥的同学。这个王同学家里很穷,穷得他连去中学食堂吃饭的钱都没有。我老爹经常把新华书店食堂里的大白馒头多拿出来两个,悄悄塞给王同学。

有年暑假之后,王同学的父亲因为没钱让他继续读书,决意让他退学。我大哥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我老爹,我老爹果断跑到了王同学的家里,和他父亲谈了一下。王父脾气还很大,对我老爹很不礼貌。我老爹说了半天,他也不同意让王同学继续读书。我老爹问王同学:“你自己当着你爸爸的面说清楚,你想不想继续读书了?如果你想,你爸爸不同意,我掏钱让你上学去!”

王父认为读书没用,不如种地,儿子读书之后,家里没人干活了,土地开始承包到户了,别人家都是一大帮人在地里干活,热热闹闹,他一个人在地里干活,冷冷清清,心里很不平衡。

王同学在我父亲的资助下,读完了中学,考上了大学,后来,还留校任教了。他现在好像是山东大学的一个教授了。

不过,王同学很少来看望他的恩主——我老爹,最近十几年,几乎没什么来往了。王同学,哦,现在的王教授和我大哥还算是好朋友,我大哥和他在山东大学附近还合作开了一个电脑卖场。

老爹说:“你看,我积累的善果,现在落到你大哥身上了。”

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二维码相关阅读
给爸爸的祝福
我和我爸
哥,咱爸染发了
爸爸帮我圆了16年前的梦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