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2368期]非我族类

@ 六月 17,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6月17日。2004年的今天,庭审后的马加爵被押赴刑场,立即执行死刑。事后,大陆网民两极分化,有人支持马加爵的“报复”;有人痛斥其残忍。俗话说,不咬人的狗是最厉害的。很多例子都能证明,平时看起来沉默不言,乖巧听话的人往往能做出极端的事儿。值得注意的是,案发后中国共计动员约170万警力对马加爵进行抓捕。1700000:1,事实也证明,在中国,没有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只有共产党不想抓的人。

[1]一则轻描淡写的新闻

13:43,“@西安铁路公安局”发了条微博,内容是:6月17日6时,一维吾尔族男子持水泥砖块,在西安火车站售票厅冲砸正在购票的旅客,执勤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制止,在连续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开枪将其击伤,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目前西安火车站已恢复正常秩序。以往微博评论数为零的“@西安铁路公安局”瞬间火了,一大波网络评论员来袭(见图)。14:18,“@央视新闻”紧跟其后粘贴复制了这条新闻,一向政治很正确的央视去掉了原稿中“维吾尔族”四个字。这则轻描淡写的微博成为官方通稿被各大网站媒体转载。

网友“@柏林安然”称,警方向这名维族男子开了三枪后将其击毙。一名群众不幸中弹,腿部受伤。从该网友所配的现场图来看,警方远不止开了三枪。事发现场的警车侧面玻璃上有三个弹孔,官方公布的照片中,警车前引擎盖上有一个弹孔。对照通稿,不合理之处显而易见。首先,该男子并不是被击伤,而是被有意击毙。男子被击毙之处位于火车站站前广场上,此地与售票大厅有一段距离。事发地到底是在售票厅内还是在广场上?通稿没提;警方一共开了几枪?通稿没提;被男子持砖冲砸的旅客有无受伤?警方如何确定涉事男子就是维吾尔族人(知乎:为什么维吾尔族人外貌特征差别那么大)?通稿只字未提。

试想一下,若持砖男子是汉人,警方会如何处理?会在人流密集的火车站开枪吗?就因为男子不是汉人,警方才会格外紧张。自称目击者的“smil凯文老师”西安贴吧里发布了他亲历的全过程。该网友称,当时我看见靠近售票厅进口处有一男子手持一块白白的东西(官方说是砖头,我看不清),嘴里叽里咕噜的喊着听不懂的话,不让别人靠近他。这时正好有个旅游团从旁边走过,我听到导游大喊着,快点过,不要回头。然后我就跟在旅行团后面等着看热闹,等这团人过去后,男子已经被武警拿警棍围住了。随后男子试图用砖头攻击武警,然后就听到武警的警告声(具体说什么,没听清楚),完了就听见啪啪的两枪。放倒之后,我凑过去看见武警用警棍按在男子身上,在离他们6-7米的地方,我又看到了一伙维族人,有两个看起来十几岁的,三个二十个多的,还有 一个三十多的,其中的一个提着一个黑色长包,里面鼓鼓的,我马上意识到可能是砍刀之类的。但他们没有动手,而是站在哪里一直盯着尸体在看。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危险性,二话不说就跑开了。

该网友的帖子发布于16:13,通稿放出之后。明显是被官方有意引导网友才一口咬定男子是维族人,手持转头。但言语中透露,涉事男子最开始并无行凶本意,警方完全有能力在不开枪的情况下控制男子。但很可惜,警方并没有这么做,在男子被团团围住,警方手持警棍,多对单的情况下依旧选择了开枪,恶意击毙该男子。

虽然通稿轻描淡写,但最早发布的“一名维族男子”绝非手误,各大新闻网站紧随其后弹出的“警方在城南客运站查获上千件违禁物品 ”更是有意引导民众将男子与爆恐分子联系起来,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多方面的发声让事实更清楚明了,可惜,“@在西安”被消失,否则,我们会将更多目击者信息综合起来,一步步缕清该事件。说了这么多,其实该男子被击毙只因身份敏感(非汉族)、所处地点敏感(火车站)外加持有攻击性武器(砖)。对于网友后来提到不远处的维族人,来自警方内部的消息称,行凶者三人,一人被击毙,两人在逃,已通缉。逝者已矣,引用武侠剧里那句经典台词“只有死人才不会泄密”。此事,完。

[2]一件被踢皮球的荒唐事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最早是从雁塔区拆分出去的。1991年正式成立至今已经25年了,一个劲儿不断地扩张地界,拆房卖楼,却连最基本的学区问题都没解决。2014年就有媒体爆出,西安鸿基新城小区上百幼儿因为高新区和雁塔区踢皮球而无法上幼儿园(1996期之2)一事。按惯例,此事经曝光后当天就解决了(1997期之2)。原以为此事不会再发生,谁知这次又轮到丈八六路与丈八西路十字西北角的龙天名俊小区了。高新教育局称,此小区存在争议,需要开个专题会议研究。雁塔教育局却称,早在5月22日学区公示之前,高新区教育局就签字确认过。小区的指定小学为高新实验小学。西安市教育局相关人员又表示,雁塔和高新之间签有协议。原则是高新管委会安排学位、满员后还有未安排的学生,将由雁塔区教育局兜底解决,保证每个孩子有学可上。

谁负责拆的迁,谁拿的地,在谁的地界上盖的楼,户籍归谁管,谁必须要处理适龄儿童的上学问题。这还不简单吗?当然了。因为这不是一条龙服。拆迁的不管拿地,拿地的不负责盖楼,水太深。两边都有人受益,到了该付出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吃亏。于是这个事儿就这么发生了。未来,更多。

[3]一张与户籍有关的假证明

我是中国人,我在义务教育期间,有权在任何一所学校里读书。这,只是个神话。咱还是得切换到户籍上来。户籍原罪时不时就在e报里露一次脸,在此就不赘述了。这事儿是这样的。在西安做生意的湖北籍陈师傅把快要上小学的女儿接到西安同住,给娃在莲湖区一小学报名时被学校要求办理居住证明。本以为拿着身份证就能去办理证明的陈师傅一打听办理流程,彻底没辙了。身份证原件复印件、现在居住地的居住证明,房东的购房合同原件复印件、以及和房东 签订的租房协议…就算把这些都都备齐了,还得能过得了派出所那一关(2236期之8)。于是乎陈师傅就想到了办假证。拿到假证去学校报名时,顿时傻了眼,假证,太假了!一气之下,陈师傅报了警。这不,这事儿才叫我们知道了。这算是个冷笑话不?

[4]一位爱子又弃子的爸爸

因为年幼的儿子患有脑积水,高额的医疗费压垮了这个入不敷出的农村家庭。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后,无法承担后续的医疗费用的宝鸡市金台区蟠龙镇村民孙某于2014年7月8日将年仅2岁的儿子扔进麦田旁的旱井里。随后的四天里,孙某每天都去看看儿子是否还活着,听着孩子的声音由小变弱,直至死亡。庭审时,孙某说,他当时多次在井边看儿子时,心中也很纠结,他想让儿子活下来,又想到孩子长大会被人嘲笑,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他最终选择让孩子死。 近日,宝鸡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孙某无期徒刑。

一个病娃,拖垮一家人。勉强撑着把娃养大,家人痛苦,娃也跟着受罪。我见过类似的家庭,娃患脑瘫,十几岁了还坐着轮椅,吃喝拉撒全要人伺候,一家子人都跟着过不好。在这样一个没有良好医疗保障的国家,孙某的做法虽不人道,但却是一个解决他现有问题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毕竟人总是要往好过的,谁也不想因为另一个人,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亦或父母而痛苦余生。想来,孙某在那四天里经历的痛苦,必定是撕心裂肺的。

[5]一种亡羊补牢的处理方法

6月10日,大风骤起。长安区绿园十字东南角升平大厦18楼上方外墙突然脱落,将一位路过的13岁男童砸死(2361期之82362期之7)。事发后有媒体爆出,涉事大楼在竣工后至今未办理竣工验收备案(2363期之3)。此事绝非偶然,大西安各个角落里都有这样外墙挂瓷的大楼,只是没砸死人而已。就因为死了人,西安政府才注意到此事,着手处理后续事宜。目前,西安24个各区县及开发区的相关单位中,有10个表示目前已开始或即将进行全区排查,并建立相应的政府职能监督机制。亡羊补牢,出人命才排查,早死去了?

[6]一类叫做“临时工”的人

2015年4月份,西安各区陆续进行中考体育这一项。直至今日,碑林区的部分考生仍未获悉体育成绩。5月份开始,未收到成绩的家长们就开始在学校,区招生办,市招生办多方打听原因,市招生办仅回复称,成绩异常,需静等处理结果。等了一个多月没等到结果的家长们将这事儿反应到了媒体上。今儿,《西部网》得到了陕西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的明确回复。三个字儿——临时工。该负责人称,由于本次体育考试首次采用全新的设备和仪器,个别操作人员不熟悉仪器操作失误才出现了成绩异常。具体怎么个处理法,没说。还是那句——静等通知吧。

[7]一则关于住房的冷笑话

天朝房屋产权70年,你还嫌少?2014年至今,未央区龙首村南区7号楼的70多户居民住的是心惊胆颤,若不是近日国内频频爆出房屋坍塌的新闻,他们的事儿媒体恐怕不会去报道。楼体错位、墙体裂缝,每天出门一路小跑,生怕墙体倒塌将自己埋在这堆钢筋混凝土里,就是这70多户居民们的日常。事发一年多,情况越来越严重,小区物业办雷经理却淡然地表示,早在2015年1月,他就将此事上报给了上级部门,半年过去了,却仍未见上级派人来检测。难道非要等出了人命才处理吗?谁叫领导不在这小区住呢?

[8]一张天价罚单

6月初,陕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收到了自新《环保法》实施以来,首张“按日计价”的罚单。79天,1580万元(2354期之4)。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这项投资高达82亿元的项目因二甲醚市场的长期低迷而严重亏损。目前该公司已将终端产品变更为甲醇,但暂未获得陕西省环保厅的批复。接到天价罚单后,陕西煤化能源在向长武县环保局递交的《陈述申辩书》中提到,陕西煤化能源是“经过6年建设、负债50多亿元的企业”。6月12日10:00,陕西煤化能源长武县二甲醚项目全线停产。

[9]一碗被改良的酸汤水饺

1

西安本地人对老孙家、贾三、春发生等本地知名企业是嗤之以鼻的,谁都知道这是专门糊弄外地人的馆子。但每次有客从远方来,还得带人家去这些地方吃吃喝喝,因为人家有名气。6月15日晚,“@无语O__O369”带人到南稍门德发长饺子馆品尝特色美食时被店家的改良惊呆了。他点了份酸汤水饺,服务员报价:饺子20元,酸汤3元。当时他也没在意,不一会儿,服务员端上来一盘饺子和一碗酸汤(见图)。对,你没看错,真的是一份酸汤,一份饺子。这就是本地知名企业。如此说来,今后的稀饭也能分开收费,一碗煮碎的大米和白开水就能收您两份钱。这生意要不要做的这么精?真是够够的了!

[10]看看新闻怎么说

西安警方在火车站击毙一男子事件发生后,上海东方卫视的驻陕记者赶往现场报道了此事。一目击者讲述了他看到了事发过程,与“@smil凯文老师”所说相差无几。事发后,西安火车站各个角落,均有特警持枪执勤…

[西安e报:2368期非我族类]史上今日
[西安e报:907期]转包的评卷工程
[西安e报:1273期]父亲的节
[西安e报:1638期]不专业(Ⅱ)
[西安e报:2003期]政府形象危机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