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日记IV]住院保胎记

@ 六月 18, 2015

原文节选自《层林浸染》,感谢作者“墨南”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可能是个女娃》。】

快孕36周了,按照娃偏小一周的说法来讲,离足月也是越来越近了。想起十来天前的住院保胎,之间经历的困扰、不安已经过去。算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吧,见证了更多的人间悲喜。

一、转诊生产医院

2015年2月20日(大年初二),是我从社区医院转本到待产的黄河医院后的第6次报到。第一次,2月9日,是转到黄河医院后,黄河医院要求的5日内送达待产医院的最后期限。

那些天老sun正好入院切除腿部的良性脂肪瘤,我天天奔波于医院家和单位之间,好在当时已临近过年,工作已然无压力,去单位无非是点个卯。那天下午4点多我接送囝囝游泳前赶到黄河医院,当时妇产科门诊只有一位大夫,却有个急诊送来躺担架的病人,大夫无暇顾及我,让我次日再来。

于是我2月10日下午又抽空来医院,就诊于闫洁大夫,也许是下午吧,居然无人应诊空空荡荡,我心里还揣测了下妇产科怎么会这么清静啊,羊年效应已经显现了吗?

闫大夫四十来岁,是不是有口皆碑的大夫我不知道,我“投奔”于她完全是“正好”赶上的。选择这家二甲医院,仅仅是因为离家近且有产科,并没有“熟人”可关照,但我相信会和生囝囝时一样顺利渡过。也因为我第一胎的经历,经过近8年的时间早已过滤掉了一切焦虑和痛苦,只剩下了“生孩子就和下个蛋一样”的简单记忆,甚至认为这次也会一样顺利。

医生为我测量了血压胎心率宫高腹围等常规产检项目后,嘱我次日早晨空腹来院进行其它化验项目,首要先测血糖(我之前社区医院50g耐糖测试不合格并且没有进行后续复查,在产检本上有这一条高危记录),然后若无问题再进行其它项目检查。我因次日254医院有安排老sun手术,所以商量改为2月12日检查。

2月11日这一整日,我因担心血糖超标会有不少麻烦,特意提前一天没进食淀粉类和水果类食物。对于一个孕晚期代谢能力强大的孕妇,一天辗转波折于医院(老sun手术)、家、单位,这真是“前心贴后背”的一天啊!晚上去朋友家串门时,尝了一个酸菜水饺,感觉真是人间美味,也不知以前减肥期间是怎么熬过节食这个难关的。

2月12日,我一早由家步行至医院,行程约1.6km吧,孕期因为要接送娃游泳,没怎么走路过,好在之前坚持的底子还有,这之后我每次往返医院也基本上全部用走的。到达医院后饿着肚子先去验指尖血空腹血糖,谢天谢地,结果很快出来,5.0mmol/L还不算超标。大夫接着给我开了包括生化指标传染病HIV梅毒等一大堆指标在内的静脉血检验和尿常规检验。静脉血结果要次日才出数据,尿常规还没出结果,问题就来了,检验科的大夫看着试纸问我怎么酮体这么高?两个加号。我以前有次体检时也出现过这问题,我依稀记得这是和饥饿相关的一个指标。

当我拿着尿常规结果给闫大夫看了,她疑惑地问我,你还吐吗?(这个指标和孕早期妊娠酸中毒高度相关)得到否定回答后她也表示疑惑,之后就建议我输液补充体液,我掏出手机查了下,心里明白这就是饿的嘛,再加上一周前在社区医院转本时做的尿常规检验没问题,于是拒绝了输液,坦然走出医院买了套大煎饼果子,一天多了,终于能吃正经东西了,可是以前减肥“瓜菜代”的时候咋没觉得那么难受呢?怀孕时真是一顿也饿不得啊,尽管我这孕晚期的胃,被子宫顶起来感觉颇有些天天“堵”的慌呢。

接下来我抽空去医院取了一次验血结果,有几个指标略微异常,不过用囝囝大伯的话来说,血液需求量比孕前增加30%,这一点变化完全在正常范围内。我依稀记得医生曾让我大年三十(2月18日)那天去再次孕检,可到了三十那天,全家从河东折腾来我妈妈这边过年,我去到医院以后才发现日子搞错了,年初二那天闫主任才在,于是心安地回家包饺子去了。

事后我一直在想,32周至36周之间的孕检应该是两周一次的,按说我不用那么繁密地按照一周一次的频率去医院,先把转院必做的那些验血心电图之类的流程走完,也就是接下来按时去听听胎心什么的了,但是我显然去医院去得很勤了,不知道是不是黄河医院就这么要求的呢?而接下来年初二几天的让人不好的遭遇,更是成就了这个羊年新春期间的好大一笔灰色。

二、胎心快?宫内窘迫?

初二(2月20日),一早起床,惊奇地发现水仙花开全了,幽香阵阵。天津如常地进入冬天后,极少降水,但是羊年从初一起就开始下雨,晚上因为气温降低还飘洒了寥寥的小雪,只不过夜里气温低,落在汽车上和草坪上的能暂时积存,落在地面上的很快就化掉了,囝囝同学大概是不能打雪仗了。

初二这天雨雪霏霏,天色晦暗的不得了。这个时节在北方下雨,只能说我越来越不懂得天气的无常与变化了(2月28日又飘起雪花了呢,后来听一位病友说,初二那天蓟县宝坻可是下来一场不小的雪呢,可见市区气温还是偏暖)。从自己家去医院的路上,感觉车还挺多的,按说初二是女儿回门的日子——“姑爷节”,路上有不少女儿都在回娘家的路上。我也打算趁去妈妈家时顺便把产检做了,谁知道我的灰色春节,也就从这天开始了。

先是例行测胎心率,乖乖不得了,一下子冲到了170+次/分。医院一般是用胎心仪读取5秒左右的一个读数,当时我的确听着胎心音的频率比平时来的急促,120-160次/分才是胎心速率的正常范围,大夫搭了一下我的脉搏,说我心率也偏快,加上上次开具的心电图检测,我刚好忘记做了,于是就去做心电图。在电梯里我忍不住就责难起老sun来,为什么头一天要和我为小事闹别扭?这时不管我是不是无理取闹,反正心情真是乱成麻啊,还是头一次出现胎心偏快的现象啊,这是什么情况呢?是说娃的脖子被脐带勒着,然后心跳咚咚的跳的很快嘛?是脐带绕颈造成的宫内胎儿窘迫吗?窘迫,听起来还是挺吓人的啊。尤其大夫放出“要是36、7周出现这种情况就直接剖了”这样的话,真是让人愁肠百转啊。

心电图结果拿到,上面又是写着一个“异常负荷”(其实应是轻微的供血不足,对孕妇来说也是正常),哎,更压不住心里的火了。大夫看了以后倒没说什么,就给我开了当日及接下来三天的吸氧和胎心检测。因是过年期间,黄河医院仅上午当班,这也就意味着我接下来几天都得跑医院来吸氧和复查胎心,想到难得的一家团圆的日子又凭空多了这些个插曲,不由得恶上心头。

只能一边通知妈妈我在医院的情况要她晚点做饭,一边吸氧,门诊有个氧气瓶,我上次吸氧好像还是顺产结束后吸过一次,这次也是同样的,除了觉得吸氧管的胶皮味道,并没感觉到所谓的在长白山天然氧吧的身心舒畅。好在吸氧后胎心复测降到了160以下,我算是安然地回家了。老爸老妈听了我的情况,不由得添了几分担心。作为不愿意给家里添乱的大闺女,我赶紧说了不少皮笑肉不笑的话,把话头岔开。

饭后,我为了不对囝囝食言,坚持去宜家家居逛逛,老sun有些反对我去这种人多嘈杂的地方,不过下着雨,他因中午喝酒了,还是我来开车,所以也就由着我把车开过去。这一天因为有雨,宜家并不算人很多,气氛又还刚刚好,全家乱七八糟地买了一堆用的东西和吃的东西。非常歉疚的是,因为我怀孕的缘故,很长时间没怎么带囝囝出去溜达,假期里的出游也被砍得一干二净,所以就算这样简单地逛逛商店,他也显得很兴奋。娃是个天真率性的好娃,一点简单的小愉快就能特别开心。胎心不好的事情我也基本抛在脑后,大家高兴地回家了。

接下来初三(2月21日)和初四(2月22日),我每天早晨自己坐地铁去医院吸氧和复测胎心,地铁二号线还算比较方便,20多分钟的路程,下车再走一个红绿灯就到医院了,医院不是一般的清静,好像就我这么一个半个的病人。最感动的是老妈天天骑车来医院陪我,甚至比我还先到一步。好在吸氧过后胎心还算正常,虽然不慢但至少不超160,我也就放心地回家给爷俩儿做简单的饭菜。

因为时间仓促,也因为自己身子越发沉重,虽然是过年期间,但饭食都很简单,但是就算咖喱素土豆这样简单的饭食,囝囝也格外捧场。初三下午还去公园溜达(用老sun的话就是通过运动来补充血氧),溜达完逛商场,电影院播映的片子乏善可陈,在必胜客吃了一顿颇为难吃的披萨。初四下午我更是兴致勃勃地发面包包子,虽然很久没做了,但是之前的心得都还记着,青萝卜馅儿的肉包子和老sun碎碎念的菜包子都做得极为成功。看着发的白白胖胖的大包子、捧场吃得不亦乐乎的爷俩儿,虽然外面天气欠佳,但家中气氛温暖融融,胎心过快的事情暂时抛在了脑后。

接下来,怎料又波折横生——初五(2月23日),我惯例来吸第四天氧,本以为熬过这次,就能回家安安生生地呆着了,没想到吸完氧后测胎心,竟然180!整个人都傻了,接下来让我左侧卧数分钟复测,还是180!大夫直接给我开住院单了。老妈陪着我的,她很快回家去取住院押金,我在医院里强作镇静给老sun打完电话后,办理好住院手续,就来到了黄河医院7楼的产科病房。因为还是过年期间吧?医院里非常清静(我是第6个病人),护士甚至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住单间,没到生娃的时候,也没必要享受这样的待遇,于是住的是七人间病房,可是开头两天还是只有我一个病号住着,五床也成了我接下来几天的代号。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住院了,胎心那么快,这还真成了横亘在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咋会那么快呢?真的是脐带绕颈2周把二宝的脖子给缠太紧了吗?医院虽然没有开放的无线网络,但好在手机流量很充足,静躺在病床上时,查找了不少这些方面的内容来看。

一般来说,胎动减少是宫内窘迫的重要表征,但是减少之前可能会胎动频繁,我过年前后这段期间确实胎动挺频繁的,平时活动干活的时候倒也不觉得,但是到了晚上吃完饭一切收拾打点好看电视静下来的时候,确实感觉动得很厉害。一开始还觉得胎动是很幸福的事情,有时候还招呼老sun和囝囝一起把手放我肚子上感受,但怎么也没有会想到会和窘迫啊什么的相关。

至于胎心率,120-160是正常值,我以往检查,无论是胎心仪测量还是B超,大夫一般给出来的数据时150+,倒也是偏快的。不过我也是后来做了20分钟的胎心监测和自己用胎心仪长时间监测之后才知道,胎心率其实不是一个恒定数值啊,而是有波动范围的,并且胎动时会加快甚至可能冲出160的上限达到180,而我通常情况的数值也是介于120-160之间的一个波动范围。可惜没人告诉我胎心不是恒定的而是变化的,而且我当过一次妈了都不懂这个事情,直到出院后,我自己买了简易胎心率测试仪进行更长时间的监测后,才知道这个胎心率波动的规律,大夫始终没有告诉过我。

刚住院心情很低落,老sun带着囝囝到医院来看我时,我俩甚至怀疑起这个老二是不是能平安降生了,也怪大夫说的很吓人:“你这个情况要是36周就直接剖了,现在这个月份剖出来没有意义”、“脐带绕颈是没法干预的事情,只能你自己体会胎动”…我本来一直想自己顺产的,生孩子这事情在我心里来说,无非就和下个蛋一样简单,没想到在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半月的时候,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插曲。住院能给予的治疗手段就是一天输一次液,每天500ml的Vc和500ml的钙镁酸钾葡萄糖,另外就是上午和下午各输半小时氧气,以及每天4次检查胎心了。

平时在家中,各种家务事推着走,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医院里一个人呆着,真的是山中日月长,难捱极了。尤其是前两天病房里就我一人,家人虽然都来看我,但我总把他们轰回去,都各自还有自己的事情:老妈得做家务做饭,老Sun还得带着娃补没完成的寒假作业,老爸一般负责跑腿给我送饭。我当时选择在黄河医院生娃的理由就是离家近,想想家人为我忙乎几天,因为近怎么也好混过去。哪里想到这还没有生,就开始先预演起来了。

好在从住院起,我的胎心,每次检查时,就不再超过160了。但每次一看见医生拎着胎心仪走进来就怪紧张的,简直就像高血压患者那样有“白大夫综合症”了——一见到大夫就血压升高,我这是胎心加速啊。静卧床上除了输液、上厕所、吸氧,无别的事情可做,睡眠依旧不好,在医院里也是半夜3点多就醒,再难入睡,直到早晨才能再迷糊会儿,可惜又开始测体温胎心查房了。

就这么一直熬到初七(2月25号),医院正式上班了,我也在医院“圈”了两天了。上午忽然就哗啦啦进来了好些个病人及陪床的家属,最初我好奇怎么一个大肚子的也没有,这不是产科住院部吗(实际是妇产科住院部)。 慢慢的大家熟稔起来,互相聊各自的病情,大概是住院期间唯一能排解心中焦虑无聊的方式,而且同为女人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一切征兆稳定,只苦于不能出院,听她们讲自己的故事,以及我讲自己的情况,成了这几日打发时间的唯一方式,也见证了妇产科病房里的人间悲喜。

[孕期日记IV]住院保胎记 二维码相关阅读
[孕期日记IV]意外到来的二宝贝
[孕期日记Ⅲ]楚姑娘出生记
[孕期日记Ⅱ]漠漠诞生记
[育儿日记]给囝囝过6岁生日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