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行

@ 六月 22, 2015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大树的眼睛》。】

人行天下,凭三样东西:钱包、身份、居留感。在早的老古时,另三样也可以行天下,阳光、空气、水。这是一句废话,然而可不是白说!

先人逐水草而居,缘于安全,水草丰茂可长庄稼,可饲家畜,得居食之饱。更早里,人从水中来,上岸,穴居,巢居,然后筑屋而居,聚屋成落,有了村庄、城镇。村庄城镇须有水居而成流,否则便是犯风水。老先人并非起初就是要走天下路、看天下景的,他们只是为了生存。所以,阳光可长万物,空气可化风雨,水可化血肉,成全丰衣足食的表情。

钱包、身份、居留感是后来派生的高级生活。渐渐的,那“老三样”便叫人淡忘了。似乎老三样是天生存在、名正言顺,你不说,它也在那儿。于是人们开始出离最早的依存,出离天空、大地,阳光、空气与水,开始神话,天南地北地想象,创造自己也弄不明白的景致、神物,时间久了,他们相信这也是天然存在的,你不说,它每年都在那里。

比如,出诗经的汉水,产生了游女,游女采荇菜,像邻家的小媳妇,这还不够,于是又赋采上古神话,产生了女娲,和她的夫君伏羲,据说还是“风”姓的,伏羲从母姓,姓风,女娲从夫姓,也姓风。“风”为古姓,乃中华民族第一姓,如今任、程、凌、包、栗、东、鲍、伏诸姓,皆源于“风”。在安康,见上述“姓”,须敬之礼之。风从云,云生雨,雨成水,水汇流。看安康以至汉江谷地、秦巴二山讲古秩事,无一不从水,水从龙,龙生九子,九子性各异,像乡间的大户人家,人丁兴旺,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于是各展风姿,世上也便风云变迁。

大家没见过龙,现实中就要编作,于是产生“龙舟”。龙舟是九子的化身,庙里供着并不下水的那条大龙,是老龙神,九子之父,所以每年需要祭他老人家,祭老龙头,用至贵至重之金粉为之点睛,睛动方龙象生。在早的那个民间艺术大师真正是了不得,他把神话物质化了,变成大家可以看、可以摸,也可以亲近的日常物。于是,划龙舟,耍龙舟,戏龙舟,赛龙舟、玩龙船,各样节目就出来了,这样的节目被古代群众艺术馆的研究馆员们编程、制式化,一路走下来,就成了今天的“龙舟节”:划气势,玩格调,竞本领,观气象,释情绪,寄意愿。

图片
汉江龙舟竞渡 图:西部网

汉江上的龙舟故事,要早于南方,因为汉江是我们中国人的三大故乡之一,另两大一黄河、二长江,这是有考古支持的。汉江更是“汉”的朝宗地,万流归“汉”,汉江温静豁达,更淑母性,是我们现代人的母亲河!于是夏商以降汉江事顺流而下,流递中原、江南,产生民歌、戏曲、茶事、神话,以至龙舟故事。在南方游走,感到许多风习与江汉相通,这就是根缘了。

世事变迁,临了,根上的东西变不了。所以汉江上的龙舟事,其实只是人们一代代骨子里的怀古,这是出离不了的血脉:大家把水作为最根本的情感基因符号记刻下来,幻化到与水有关的一切文化感知上,如农事,如风习,如禁忌,如文化形容。比如这龙舟活动,就是要一代代人记得水于我们人类生息的极端重要,人是水做的,水是人的故乡,每个人身上都无一例外地盘布着自己的河流系,大河小河,纵横交错,相通相达,人的各个器官都是水到达的一站,或起浪花,或聚势成潭,人的表情、心情、举止十分丰富,细想一想,都是水的外形。

五月端午做龙舟事,吃粽子,祭龙君,不是随便订制的程式,五月芒种,一年农事之大观,耽误了五月,天地不饶。于是祈求龙神保佑风调雨顺。大龙神端坐于庙,具体事还得小龙们来做。于是汉江里的划龙舟,一地与另一地龙舟各有讲究,外形外饰,划动的风格,细一看都是有异的:那正是按龙的九子禀性创新的,借用自人的各样性格,划龙舟其实是划我们老百姓自己的生活啊!

屈原是我们百姓心目中的龙君,所以配享龙舟端午事,夫子是至诚至敬之人,所以可以成神。祭屈子是民间大事,屈子名盛于水,于是必须有一条大江来配享,让一江好清水来颂扬,水之至诚至敬给屈子作旌表,何尝又不是我们老百姓之最高心灵秘诀呢!

龙舟行 二维码相关阅读
说说俺们乡下的豆子
骄傲的稻
做有意义的事
麦黄时节听布谷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